Skip to main content
Visitors take a selfie in front of lantern decorations installed to prepare for Spring Festival celebrations in a temple fair at a park, in Beijing February 6, 2015. The Chinese Lunar New Year on Feb. 19 will welcome the Year of the Sheep (also known as the Year of the Goat or Ram). Picture taken February 6, 2015. REUTERS/Stringer (CHINA - Tags: ANNIVERSARY SOCIETY TPX IMAGES OF THE DAY)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 RTR4OKYL
报告

应对人口老龄化,中国开始起步

通常说,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以上时,国民的健康支出开始增加且人均寿命开始延长,出现人口老龄化趋势。在完成农业和工业现代化后,大健康产业迅速发展,将人类带入健康长寿的第三财富波。我将其解释为,要按照人口老龄化的需求和约束条件,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的活动及其供求关系的银色经济(杨燕绥,2015-10-08,《中国老年报》),实现有备而老。

cover of report_Yang

1.中国社会的“未富先老”和“未备先老”现象

中国在1996-2000年间进入老龄社会,60岁以上的人口超过总人口的10%,当时,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仅为3,976美元,而同期进入老龄社会的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23,356美元;并且,中国尚未完成农业现代化和工业现代化,社会化养老保障制度很不完善,包括:养老金结构、医疗和护理服务的供给和老龄人口的购买力等。这种现象在中国社会被称做“未富先老”。

杨燕绥

前布鲁金斯专家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

更重要的是“未备先老”。中国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30年之后,已成为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然而,中国却不能像发达国家那样通过引进移民来改善人口结构,也未能及时建立提高劳动人口年龄的动态调整机制,改善老龄人口资产结构的分配制度,以应对姗姗来迟的人口老龄化战略。

现今,中国劳动人口年龄偏低【16岁-45岁(艰苦岗位)/50岁(女职工)/55岁(女白领)/60岁(男职工)/65岁(高级公务员和科教卫人员)】并且正规就业参与率仅为50%左右。在进入老龄社会的初期,中国拉开了国营企业减员增效改革的序幕。由于服务业非常不发达,几千万国营企业的冗员需要政府安置。其中一部分人提前退休了,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47岁,几十年工龄的社会保险缴费却没人买单。这在当时属于权宜之计,但这个人群没有被封闭管理和照顾。中国的公共部门和企业至今仍然沿用提前退休来解决组织绩效问题,将问题留给了社会和后人,并未真正改善组织管理。他们还有一部分人失业了,两年后有些人领到了低保,并等待领取养老金。因此,那些仍然具有劳动能力的人提前退休并领取低保救济不仅理直气壮,而且受益颇多。在一些城市里出现了贫困家庭的“啃老”现象,城市的建筑业和服务业似乎只能由农村人来做,农村很快就陷入土地荒芜、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众多的境地。值得一提的是,在1960-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结束后,吃饱饭的中国家庭在1963年有一个生育高峰,当年人口增长了0.3%以上,这个人群中的女职工在2010-2013年间(即50岁之前)出现了一个退休高峰,以至于2014年中国社会保险计划内的赡养比不足3:1,社会保险基金出现当期资金缺口,支付增长率持续高于收入增长率。如果减去劳动人口中的在校生、大量的低收入人口、失业人口和60岁以前的早退休人口,会发现中国在事实上已经提前进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和社会政策薄弱,导致中国代际赡养的实际负担远远高于统计赡养比。

接踵而来的社会问题是:企业社会保障税费负担重,加之个人账户被做空失去了年轻人的支持,逃保断保降费基的现象很普遍。国家规定的养老保险费率占工资总额的28%,实际征缴率却不足18%;政策主张社会保障全覆盖,但非正规就业还在发展,青年逃费、中年早退打工的现象很普遍。“五险一金”计划的费率高、征缴难;基金管理绩效差、收益低、被挪用等;覆盖不足、待遇不公、持续性差。清华大学中国老龄社会和养老保障发展指数一直徘徊在0.500-0.600之间,代际利益关系问题日益凸显。突破口似乎应从延迟退休开始。被关注的50岁女性人群是大姐还是大妈,是去工作还是去跳舞,是“中国式大妈”现象的尴尬。

2.制定延迟退休政策政府给出时间表

近期,在中国社会和网络中,关于延迟退休的议论很热,大多数网民反对延迟退休,主要理由是担心延迟退休吃亏、大龄人员就业难、挤占青年人的工作岗位等。中国政府已采取如下措施:在2014年,将机关和事业单位女职工的退休年龄延迟到60岁;2015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在2017年出台延迟退休方案,从2022年开始延迟退休并延迟领取养老金。具体方案仍在拟定过程中。

然而,延迟退休并非孤立问题,同时还涉及劳动人口年龄和促进就业、工资增长、社会保险缴费、养老金结构等问题,需要一系列综合配套措施。一是立即启动“50+”行动计划,帮助传统产业转移富余人员、帮助大龄就业困难人员实现向服务业转移就业,解决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就业结构问题,避免出现延迟退休和青年就业的冲突,逐渐提高劳动人口年龄和国民就业参与率;二是调整养老金结构和参数,适度降低企业和职工的缴费负担,多交多得,提高社会保险政策的激励性和基金管理绩效,确保公共养老金保基本、职业和个人养老金激励就业与参保,逐渐提高正规就业比例,为社会保障制度持续发展开源;同时,从供给侧改革关注改善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从需求侧改革提高老龄人口的购买力,推动医养服务业的发展。

总之,在中国,以口号和文字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局面已经结束。在“十三五”计划期间,中国将实实在在地制定和发展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和措施,而这个突破口即延迟退休。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