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pec_policeman001
记录在案

中美领导人会晤将成APEC重头戏

      10日至1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来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两国领导人将就中美关系和重大国际与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作为全球顶级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对美国对华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近日,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美国前中东和平特使马丁·因迪克及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来华就中美关系与中国学界和政界展开交流。在中美领导人会晤前夕,李成博士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展望即将召开的APEC会议以及未来中美关系走向。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访华是奥巴马重要机遇


新京报:时隔13年中国再次举办APEC会议,一些媒体将此称为“APEC外交”。举办APEC会议会在多大程度上增强中国的国家软实力?


李成:13年前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不可同日而语。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在地区和全球性事务中,无论是在反恐、气候变化,还是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国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举办此次APEC会议本身就展示了中国的实力,这个实力不仅仅是经济实力,中国国际地位影响力增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举足轻重的作用都会在这次APEC会议中显示出来。


新京报:作为APEC会议东道主,习近平主席已经邀请蒙古国、老挝等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东道主伙伴对话会,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李成:中国邀请这些国家参与,在全球性、区域性和周边性外交上都有战略考量,可以使中国在此次APEC会议期间展示多方面的多边外交。


新京报:你认为APEC会议期间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李成:APEC会议期间有很多议题,最受关注的当属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10日至1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来华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将是奥巴马对中国的第二次国事访问,APEC会议和全球经济发展的前景都离不开中美两国的参与和合作。


新京报:11月4日美国举行中期选举,在这之后参加APEC会议并访华,对奥巴马来说有何意义?

作者


李成:美中关系离不开两国国内政治、经济因素的影响,我们应该清楚了解美国对外政策的背景和考量,才能知道奥巴马最想得到什么。今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取得领先,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需要考虑剩下任期内应该做什么,能留下什么政治和外交遗产。


目前,奥巴马在一些外交政策上面临争议,例如在中东、乌克兰问题上。外界原本认为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是奥巴马的重要遗产,但这两个问题出现戏剧性逆转。鉴于此,此次访华对于奥巴马来说是个机会,但他最想突破的应该还是在经济领域。

“习奥会”将关注反恐


新京报: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会晤中会涉及哪些议题?


李成:中美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必要,特别是在反恐方面。我认为中美领导人会晤时在反恐合作领域会有很多互动。无论是“伊斯兰国”还是其他一些新兴恐怖组织,对中美构成一些共同的挑战。目前国际恐怖主义出现新现象,这与2001年“9·11”事件时很相似,两国都意识到在反恐领域相互合作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APEC是一个经济合作组织,经济议题在这次奥巴马访华过程中会占到很重要位置。中美两国领导人会在全球经济复苏、中美经济互相开放等领域进行探讨。


新京报:自从去年“习奥会”后,一些分歧造成中美关系出现摩擦,此次中美领导人会晤会为两国关系带来怎样的转机?


李成:如何处理好美中关系是非常大的考验,正如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需要从中美关系共同利益上来加强这种合作。因此,双方都有意愿希望借助此次APEC会议以及领导人会晤来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此外,目前国际反恐、经济和能源新形势,使得中美两国有很多共同利益,鉴于此,中美关系应该会出现转机。


新京报:你认为中美关系还存在哪些制约因素?


李成:中美两国有很好的合作前景,但也有一些问题会给两国关系带来障碍,其中最主要还是因为中美两国民众对彼此的误解。


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决策者需要增加对彼此的了解,因此两国领导人的互动和外交官的互动都是非常有益的,这种高层对话能避免两国走极端和发生一些危机,目前种种迹象表明,两国领导人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新京报:布鲁金斯学会一直对美国对华政策有重要影响,对于此次APEC以及两国领导人会晤,布鲁金斯学会向美国决策层提出哪些建议?


李成:11月5日,我们召开一整天会议,邀请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和现任奥巴马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卡洛琳·阿特金森进行演讲,话题包括经济全球化和再平衡、能源环境、区域性和全球性战略稳定,特别是区域大国间关系,这个会议在奥巴马访华前召开有很大影响力。


同时,我们每天都要接待来访的中国学者和官方代表团。我本人也和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因迪克来到中国,并与中国外交部相关负责人会面,希望能够在反恐和能源合作上有更多突破性进展。

中美都在推进反腐


新京报:APEC面临一些挑战,一些分析人士认为,APEC已被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边缘化,你如何看待APEC与TPP的关系?


李成:无论是TPP还是APEC,或者是未来的经济机制设想,都应该建立在双赢共赢基础之上,而非排斥对方。我们是处在全球化经济时代,任何排斥对方的经济机制注定会失败。你很难想象全球经济没有美国和中国的参与会怎样。因此,我不认为TPP是替代APEC,相反是促进,而且与中国合作符合中美两国及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新京报:今年8月,美国APEC高级官员王晓岷透露,反腐将成为中美借助APEC平台力推的一项核心工作,如何看待中美在反腐问题上的合作?


李成:中美两国领导人都很重视反腐问题,美国近年来在加强追查海外的偷税、漏税问题。但是,中美两国在多大程度上进行长足性合作目前仍是比较复杂的问题。另外,抓捕外逃官员、收缴外逃资产等合作是技术性问题,需要一定时间探索。


新京报: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中国成功召开了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国领导人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理念,如何看待未来中国的发展?


李成:中国处在一个机遇与挑战共存的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在发生很大变化,经济结构也在调整。中国政府在大力反腐,以往向官员行贿的企业会受到冲击,中国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会产生一次很彻底的洗牌。


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将依法治国作为会议主题,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司法工作者将不断在法治问题上提出见解并发挥更大作用。欧美和亚洲一些国家在法治过程中都有着同样的历程,有时很漫长,但都有助于法治国家的建设,中国也一样。

声音


中国软实力 举办此次APEC会议本身就展示了中国的实力,这个实力不仅仅是经济实力,中国国际地位影响力增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举足轻重的作用都会在这次APEC会议中显示出来。


反恐合作 中美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必要,特别是在反恐方面。我认为中美领导人会晤时在反恐合作领域会有很多互动。无论是“伊斯兰国”还是其他一些新兴恐怖组织,对中美构成一些共同的挑战。


民众交流 中美两国有很好的合作前景,但也有一些问题会给两国关系带来障碍,其中最主要的还是中美两国民众对彼此的误解。——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

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本篇采访原文发表在新京报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