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S. and Chinese flags are seen before Defense Secretary James Mattis welcomes Chinese Minister of National Defense Gen. Wei Fenghe to the Pentagon in Arlington, Virginia, U.S., November 9, 2018. REUTERS/Yuri Gripas
记录在案

智库的重点是研究,不应是过多的会议

6月19日,“2016中美公共外交论坛” 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本文由凤凰国际智库记者根据现场速记整理而成。

对于智库,我主要讲三个观点:第一个,如果中美经济相互依赖是两国关系的压仓石,中美学术交流就是两国关系发展的坐标仪,两国智库的沟通应该是中美关系的报警器、缓冲带和减压器。在过去二三十年时间,中美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仓石,包括1989年以后美国商界不断游说保持良好的中美关系。但是随着中国的发展,美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和盈利方式与90年代,包括与五年前、三年前都有很大不同。对于各国企业来说如果不及时相应调整,会面临一系列的困难。近年来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放缓也使竞争更为激烈。所以一定程度上讲值得商榷的是,经贸或者美国经济的企业实体还是不是主要的推动力量?

中美两国学术交流也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对于量化研究的迷恋和对于历史、人文、语言研究投入的减少。美国最近十年大量投资被削减,尤其是在语言投资上面,包括西班牙语和法语——美国两个最大的语言投资有很大削减,所以这就告诉我们了外语现在的困境。

同时由于美国学术界对于量化的研究过度重视,所以造成经济学越来越数学,政治学越来越像统计学,国际关系学也沉溺于理论模式,好象跟现实世界关联不再那么密切。所以造成了中国通的后继无人,在现在40多岁、50多岁中国研究专家当中很难再看到有对中国的人文、历史这么扎实的的研究人员,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除去与民间外交的重要性在加大以外,美国智库在中美关系发展中作用更为重要。

第二个,我一直在讲中美关系如果失控,发生冲突,甚至战争,不是由于两国的意识形态不完全相同,也不是因为利益不同,我认为是误解、误读、误判。中美两国由于国内政治的复杂性的加大、由于社会利益集团的多元化、由于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所以各自在国际体系中地位的演变、相互间的误解、误读日益频繁,而误判的后果会相当严重,两国智库的交流与合作在这方面能够起关键的作用。特别是2013年以来,由于中国领导层的远见和政策支持,中国智库正处在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目前有些问题,但是总体发展是具有历史性和前瞻性的,反映了中国国际区域政治或者区域经济和影响力的不断上升,是中国崛起的表现。

但是有些问题我觉得应该进行一些探讨,比如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的政治氛围,中美两国智库的交流将会是极其有限的。我觉得美国也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在中国由于NGO法律(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的建立,在美国由于对华人和华裔各种各样的歧视,所以造成两国交流存在非常大的障碍。同时两国智库都要更积极的了解对方的观点和观念。再有,智库的重点是研究,不应该是过多的论坛或者是圆桌会议,当然这些也重要,尤其是在中国智库早期发展过程当中。但是他始终必须注意到这些并不能持久,持久的应是多方面、多学科、跨学科的研究。此外,中国智库在研究和阐述国家利益的同时,我认为也许讲利益讲的太多,而忽视了价值观念的阐述。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念是什么?它跟普世价值的关系又是怎么样?这一点并没有完全表述清楚。而如果这一点不表述清楚的话,中国的国际形象始终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最后一点,我认为智库的重点应该是智而不是库,应该有更多的思想家。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奇迹和社会发展奇迹必然是在一个非常活跃的思想界的动态发展中产生的。正像一个中国学者所说的,一个伟大的民族和一个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思想,其实我们更应该反过来说,一个民族和一个时代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有伟大的思想。

原文来自

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