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xi_jinping012
Order from Chaos

德法对华战略:这并不是一场选美比赛

陆克May-Britt U. Stumbaum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展开了计划已久的中国之行。不过,与英国首相卡梅伦承诺充当中国在西方世界的最强支持者不同,德国和法国的领导人则强调,中国和欧盟之间更加全面的政策协调,会为中国和欧盟乃至国际秩序带来最大的长远利益。

贸易无疑是一个重要议程。默克尔的商务代表团签订了价值数十亿欧元的贸易大单,中德签订的130架空客订单更高达155亿欧元。与此同时,诺基亚公司和中国移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与德意志证券交易所也分别签署了协议。奥朗德参观了位于重庆的中国最大的污水处理厂之一——唐家坨污水处理厂。中法领导人在污水处理的联合经营上已达成共识,首要针对中国西南地区的市场。在核能领域,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同意与陷入困境的法国阿海珐集团进行协商,未来可能会推动后者的资本增长。

不只是贸易

但这次访问并不像官媒《中国日报》所报道的那样只是德法领导人为了获得商业利益而进行的“选美比赛”。在默克尔和奥朗德抵达中国之前,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和法国驻华大使顾山(Maurice Gourdault-Montagne)联合发文,对德法领导人访华的目的进行了更加清晰的阐释。他们强调了中国在德法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性——其实很显然对整个欧洲的外交政策来说也是如此。他们写道:“我们仍将与中国保持战略伙伴关系”。他们概括地指出,中国和德法之间在许多问题上利益一致,包括气候变化、俄罗斯的挑衅行为以及叙利亚冲突。

这次访问并不只是德法领导人为了获得商业利益而进行的“选美比赛”。

更加紧密的经济合作和“现代化伙伴关系”是中德和中法关系的核心。德法都希望中国能承担更多的国际职责,当然他们也拥有各自谈判的筹码。德法的首要工具就是贸易(尽管这种依赖是双向的)。中国需要德法的技术来推动自身的现代化发展,包括“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一计划借鉴了德国2013年提出的“工业4.0”计划。

但是德法领导人把经贸伙伴关系视为建立其他合作的驱动器,特别是政治和外交方面的合作。叙利亚和欧洲难民危机是默克尔和中国总理李克强探讨的核心问题。例如,李克强总理承诺支持寻找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方法,并且于上周参加了在日内瓦举行的叙利亚和谈。

对于奥朗德来说,气候问题是他与中国领导人对话的重点,尤其是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称COP21)将于四周后在巴黎举办。法国总统称中国对此次会议的支持尤为重要,他将气候问题与商业和经济联系在一起,说道:“中国的支持至关重要。应对气候变暖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我们要思考如何保护这个星球。与此同时,这对于‘绿色增长’也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今年六月,中国承诺要于2030年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的目标。

“伙伴”和“支持者”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区别。

在目前阶段,中国无论是在气候相关的承诺亦或参与解决国际争端中均进展甚微,尤其是相对于未来将面对的挑战而言。中国尚未成为美国和欧洲所希望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但中国也并非毫无作为:中国建立了一些替代机构,例如金砖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来制约西方国家在诸如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中掌握特权。

欧洲战略

尽管欧洲内部存有多种声音,但德法采取的全面战略是与愈发强大的中国进行合作的一个更加有效的方法。在某些问题上,中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采取双边倡议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是在其它诸如贸易政策和南海安全的问题上,从欧盟层面解决的方法将更为有效。这也要求欧盟内部要加强政策协调。


者,这对习主席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习主席很明白“伙伴”和“支持者”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区别。对欧洲国家来说,与其试图成为中国在西方的说客,抑或取悦那些支持敌对中国的老脑筋,不如加强与其他欧洲国家以及中国的紧密合作关系。长远来看,与中国建立一个真正的全面关系将带来超出短期贸易收益以外更高的利益。尽管德法的策略并不完美,但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作者

Check out our other foreign policy blog, Markaz, on politics in and policy towards the Middle East. Read all the Order from Chaos content »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