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tudents march along the National Mall during a protest against President-elect Donald Trump in Washington, U.S., November 15, 2016. REUTERS/Carlos Barria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TX2TU9E
记录在案

特朗普的颠覆和动荡不安的美国

编者按
“狂人上台”,“举世震惊,“美国变天”——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不是杜撰,而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一家香港报纸的头版报道。欧洲一些媒体甚至用更极端的字眼来表示对特朗普的厌恶。
在美国国内,很多城市出现抗议集会。曾经反对特朗普的媒体如《纽约时报》日前发表社论继续批评当选总统,称其“挑战了美国政治的每一条准则”,该报社论表示:剧烈狂暴甚至是掉以轻心的变革欲望,“已将美国置于悬崖之上”。
为什么特朗普能获胜?对美国意味着什么?特朗普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冲击?就这些问题,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接受了全球眼专访。本文转自全球眼微信公众号,原文分为上篇《特朗普的颠覆和动荡不安的美国》和下篇《特朗普上台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当选有三大原因

 

问:为什么特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

 

李成:特朗普当选,有三个主要原因。第一就是他在两年前开始考虑竞选之后,通过前总统卡特的一位民调顾问,对美国民众做了一个大规模的调查,问美国民众他们最痛恨的是什么。调查得出的结论是非常一致的,即美国民众最讨厌腐败。主要是政府方面的腐败,包括政府行政官员、国会议员,以及华尔街这些大企业高管的腐败,还有媒体或者是其他一些部门的腐败,如美国体育界,像阿姆斯特朗这些运动员通过不正当的手段,通过对权力的滥用取得优势,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还包括教育界等等。

 

反腐败是他的一个非常明显的政纲。实际上他对邮件门、克林顿基金会的攻击都是围绕着反腐败进行的。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前一百天治国计划,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内容是针对腐败的举措,包括取消美国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的无限任期制,对很多美国政府中的官员,比如说从政府退下来5年内不能从事游说工作的限制等等。

 

当然,特朗普这样一个强权的人,曾经扬言“不要再选了,就选我当总统”,他的民主观念非常薄弱,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否能够解决腐败问题是存疑的。而且,估计他会让不少华尔街的前主管出任政府要职。这会更使人怀疑其攻击对手腐败是否只是其选举策略而已。

 

第二个原因,他利用了美国社会各界的不满,提出了很多与美国现行政策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比如说反移民、反全球化、反公民权(包括女性权利、少数民族权利、弱势群体权利)、反精英,而美国过去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期里,这些政策都是美国的治国理念或价值观念的核心内容,这些他都反对,他反精英同时还反知识分子、反智。但是支持他激进政见的人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反全球化的人不一定反民权,反移民的人不一定反精英。

 

他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政纲来吸引不同群体,从社会的各个阶层取得支持。但他也同时得罪了很多人,这是他以后将面临的一个问题。

 

作者

第三个原因,他利用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萎缩,这个萎缩比较明显,实际上美国经济整体上还是非常强大的,但贫富差距越来越厉害。

 

很多人不了解,美国有45%的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的存款, 其中包括了一部分中产阶级家庭, 所以中产阶级的不少人也都希望改变,尤其是针对各种各样的腐败或是贫富不均,他们的呼声很高,比如说Obamacare(奥巴马医保),这个政策的确帮助到了一些穷人,但是损害了中产阶级的利益。对于有25000美元或者30000美元收入的家庭,算是穷还是富?但是Obamacare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只有真正的穷人才能够享受。所以特朗普利用了各种群体的不满来支持他的政纲。

 

社会的撕裂很难修复

 

问:“特朗普的时代”的到来,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李成:美国会处在一个撕裂、分裂的状态,不仅共和党本身不会团结在他周围,实际上在他的政纲里有很多东西,包括取消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任期制,会导致国会的很多人不支持他,包括共和党的人。更不用说反移民政策,这完全与美国的理念和利益相违背。

 

1980年代末,里根时代为了柏林墙的倒塌而欢呼,而今天特朗普的政纲理念就是要建立一个墨西哥隔离墙,这是非常非常可笑的。

 

美国如果没有墨西哥人的帮助,不会有自己的繁荣,有很多低下的工作是美国人不愿意干的。其移民政策不仅是针对比较底层的移民,也影响到很多高科技的人才,他们对特朗普的排外倾向很反感。对在美国的外国人进行的调查表明,其政策离心力非常大,因此美国各个阶层的群体都会有人反对它。

 

无论怎样,全国大约有一半的人会反对他,而且有一些人是非常强烈地反对他,包括非洲裔、墨西哥裔,很多知识分子,而这种反对不会那么快就消失,而且很有可能激化。这是美国国内的动荡的原因之一。对于这种动荡不安,特朗普有两种办法来应对:第一种方法,他会很谨慎,给美国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第二种方法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许诺要大刀阔斧地改变很多东西,他可能通过一些建树性的东西来改变,这些建树性的改变可能会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

 

问:他的头一百天施政计划能落实吗?

 

李成:我觉得很难,非常难,有些事可以做成的,有些他马上做,比如TPP的谈判可能就不谈了,环境保护的投入不投了,他会终止 Obamacare了,上面这些可能马上做到。但是是否能够重振美国经济,是不是会受到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和利益集团的阻拦,这些都是我们不知道的。而且在外交方面,他没有经验,有经验的共和党大佬多数又不支持他,他做事情有时候非常专断。民调显示有超过60%的人,包括投他票的人都说他的脾气很糟糕,没有管理国家的行政能力。

 

一种声音是他得到了民心,另一种声音是失望。

 

问:特朗普在胜选演讲中表示,美国人民应该弥合创伤重新团结在一起。经历了如此激烈的选战,社会的撕裂能弥合吗?

 

李成: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牵涉到价值观念的冲突,这个冲突非常激烈,不是用几句话,几个行动就能改变的。

 

与八年前的选举相比,八年前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因奥巴马的获胜为美国感到骄傲,但现在,很多人认为美国正在走下坡路,而且觉得这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2000年戈尔和小布什竞选总统的时候,大家对小布什并没有那么大的反感。但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的一些政策,包括反全球化、反移民、反民权都是很大的障碍,这些人不是同一批人,但是这群人尤其是美国的非洲裔以及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对这些东西是不会忘记的。而对于反全球化政策,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全球化获益最大的国家,反对全球化的政策,最后伤害的还是美国,这个情况是特朗普修复不了的。在短时间内,他的某些政策会得到一些人的支持,但是另外一些人会强烈反对。

 

他颠覆了美国的价值观

 

问:美国人选择特朗普,是选择了一个新方向?

 

李成:是,但是否是深思熟虑的理性选择,还是像英国脱欧一样,选完之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一个问题。变化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不见得是好事,这需要一个过程。他对女性的攻击,对少数族裔的攻击,对伊斯兰教的攻击,在美国都是不允许的。如果你是一个教授或是一个公司的总裁,这样做会被解雇、撤职。但他居然通过这样的理念成为了总统,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么?!

 

问:特朗普要把他的那些颠覆式的计划和承诺都兑现,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李成:任何承诺的事情要变成政策,他都会得罪很多利益集团,他在得到民众、不同的群体支持的同时,也会同样受到很多社会群体的反对。有些事情,比如反腐败我觉得是好事,反精英也不无道理。但是反全球化、反移民、反民权我看不出这是好事情。这是跟美国长期以来的政治价值观念相悖的,完全颠覆的。特朗普带有很强的颠覆性,他把所有东西都改变了。

 

这就告诉我们,任何社会的发展有时候不会是直线的,而且价值具有多元性,有些价值观念,很多时候不能简单地说它必然是好的,因为我们处于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而美国存在“非黑即白”的价值倾向,这是非常糟糕的。特朗普很明显地利用了很多人的不满,尤其是低教育程度白人男性的不满,并且成功了。这种逆反以后是有可能返回,但是它已经为未来四年定了一个位。在一定程度上讲这是非常遗憾的,但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很多国家都经历过这种事情。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处在不同选择阶段,到了一定的时候会有一个反复。

 

问:就像钟摆一样?

 

李成:是的,就像一个钟摆,可是动荡太厉害了,会把整个钟都毁掉。不管怎么讲,它都反映了美国政治当中的很多弊端。这样一个人能够取胜,是有民粹主义机制在起作用。民主相对而言有它好的地方,但民主有时候也会导致极端的民粹主义的倾向。

 

未来有非常多的不可预测性

 

问:有一些评论人士好像对特朗普上台并不感到特别惊讶,他们认为这对美国也未必是坏事。

 

李成: 真正有战略思想的人,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是很多的。现实就是如此,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情况,美国未来有非常多的不可预测性,令人有很多担忧,而且这种担忧马上会影响市场,不仅是近期,而且是未来的一长段时间,市场会发生波动。

 

问:你对美国感到绝望吗?

 

李成:当然没有。如果有什么经验教训的话,这也告诉我们要比较谦卑地来看一个政治制度的优点和缺点,它的不确定性和它可能带来变化的突发因素。这在任何国家都存在,因为人性是一样的,在建立政治制度的时候,要考虑方方面面,要考虑价值的多元,要不断地改进自己的社会和政治。

 

所以我不能说对美国是绝望的,我觉得现在正处于一个考验期,这种考验和最后的冲突最终能否让美国回到一个正路上来,这需要多少时间,或是否会在歧途走得很远,这些应该是我们的关注点。

 

将带来困惑、焦虑、甚至混乱

 

问:特朗普入主白宫会对世界造成怎样的冲击?

 

李成:将会带来大范围的困惑、焦虑、甚至混乱 。首当其冲是日本,日本非常紧张,因为他要撤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考虑美日条约中日本承担的义务,而且他不愿意美国为了很多其他国家承担太多责任和军事负担。

 

不仅和中国的贸易会出现问题,和其他国家也会出现问题。许多学者认为美国是可以从TPP获益的,他都不会做。他是一个保护主义者、孤立主义者。目前世界上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在上升,但是否有道理、是否是未来美国变化的主流还不清楚。但是他上台后采取的一些举措马上会波及全世界。

 

同时很多美国的外交政策人士担心他对核威胁不了解,是非常草率的人。据报道,他曾问到“我们有这么多核武器为什么不用几个”这样的话,这不是笑话,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

 

他会在朝核问题和伊朗问题上有新的调整。这意味着会有很大的变化。同时他的中东政策会有变化。在他任内,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能会有所修复。

 

问:反过来会对美国造成怎样的影响?

 

李成:特朗普希望改变的是整个世界的秩序,是带有革命性的。就像他的国内政策具有革命性一样,他的对外政策也具有革命性。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衰弱就像一个国家的崛起一样,不是直线,也不一定是注定的,如果你的领导人犯错误,就会加剧、减缓,或是修正这样一个情况。所以现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特朗普是在修复还是在加剧,我认为是加剧,也许在小地方修补,但更大的是加剧。

 

整个过程是在不断变化当中的,不是直线的,因为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它会有很多牵制,不仅在美国是这样,在任何国家都是这样,它有时候会反弹。

 

实际上特朗普就是对美国以往政策的一个反弹,有一些是非常合理的想法,但更多的是令人惊讶的,不可思议的。例如,他要去建那个墨西哥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无非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

 

问: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教授史蒂芬·沃尔特认为,时至今日自由社会深陷麻烦,自由世界的秩序在崩溃。特朗普的崛起是不是印证了史蒂芬·沃尔特的观点?

 

李成:任何国家的发展都不是孤立的。第一,美国陷入麻烦会波及很多国家,他会把全球的政治经济秩序都搞乱,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剧分裂。举个例子,美国最终是利益集团来决定的,目前来讲,利益集团还没有准备好怎样来应对特朗普,但是他毕竟有些政策损害了它们的利益,他最终会重新返回的。但会使这个世界更为混乱。

 

第二,他的某些政策虽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一旦实施会马上造成世界的动荡,包括对朝鲜怎么做、对伊朗怎么做、对中东怎么做、对委内瑞拉怎么做、对ISIS怎么做、对中国怎么做。他的政纲如果施行,对整个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体系的冲击非常大。

 

他的班子缺乏资深中国问题专家

 

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中国有何影响?

 

李成:首先,过去三四十年间中国和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下属主要外交官员的互动是非常密切的,但是眼下和特朗普的人几乎没有交往的经历。他会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尚不明确,因为他的班子里几乎没有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目前几乎一个都没有。

 

处理中美关系,双方官员间需要一个了解的过程,要有一个对话的机制。为什么美中关系经历过很多风风雨雨,也出过很多问题,但并没有出大事,不管是在布什时代,还是奥巴马时代,或是之前的克林顿时代,都有不少互相有一定了解的官员在从事交流工作,有管控分歧加强合作的许多交流机制,在某一个领域的合作就会避免或缓和在其他领域的问题和冲突,对话要比不对话好,但特朗普与中国的对话机制是怎样的大家都不知道。

 

第二,他的上任100天计划,包括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也许将来会调整,变得缓和一些,但是整体是不会变的。他可能会对中国采取包括经济制裁的措施,他不会在很多领域当中考虑中国,所以如何变化还不清楚。

 

特朗普有些话不能当真,但是贸易战和把中国认定为货币操纵国是有可能会去做的。比如说对中国加关税45%,这是他说的,可能不会加45%,但是较大幅度加关税是有可能的。

 

问:有一种观点认为,预计特朗普会把美国弄得很糟糕,因此他当选美国总统对中国有利。还有人从政治衰败的角度去观察美国大选。您怎么看这样一些观点?

 

李成:有人认为美国乱七八糟一塌糊涂是好事情。但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有时候会波及其他国家,他会造成很多很多政策的混乱,尤其是在核安全上,控制核武器不当,会造成世界性的灾难。更不用说全球环境保护的条约会被终止。

 

不能简单地说美国出问题就是中国的机遇。中国所处的历史阶段是在上升,但并不是说美国出现问题就会使大家都认为其他的制度好。这是一个非常动荡不安、世界重组的时期,西方价值观受到冲击,但并不是说另一种制度有很明显的优势,因为都是不断变化、波动的。曾经有人说美国的制度好,不用担心,即使出现了一个独裁者,它也会自我调节。我是不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但这也是对美国民主的检验——它是否能够和平地进行权力过渡,是否能够有机制改变一些政治狂人或是非理性主义者的对外对内政策,这些我们并不清楚。也许我们对特朗普的认识有错误,但是至少他要修复美国人对他的信心,修复美国人对总统职位的尊敬,要花很大功夫,在短时间之内是做不成的。

 

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在不断改正自己的问题,不断进步,但是中国的崛起也不是直线发展的,有时候我们要以非常平静的观点来看很多问题。没有一本教科书可以教给我们什么是正确的答案。现在由于社会媒体的变化,科技的变化,人们知道很多事情发展的速度都加快了,但是人们又往往方向不明,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

 

特朗普的现实主义和其对中美关系的积极意义

 

问:中国的不少学者常说,中美关系坏也坏不到怎样,好也好不到哪里。 你同意吗?

 

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持有这种观点一来是很危险的。二来又由于被动而失去良机。对于前者,当中美“贸易战”,“货币战”已迫在眉睫,在东海、南海的军事对峙日益明显,说中美关系坏也坏不到哪里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而这里我更要探讨的是后者。中美关系在21世纪的今天其实是有得到加强和良好发展的机会的。这主要是因为中美两国有太多的共同利益,如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基础设施的更新、反恐、反核扩撒、能源安全和网路安全等。美国各界对于中国应该是朋友、是战略对手还是敌人的讨论始终是美国外交政策思考的关键内容。对于特朗普当选新总统后对美中关系的负面冲击和对双边关系的不利面我在前面已经谈了很多。但我们不能忽视另一种可能性或不同的解读。

 

由于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他会有商人的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视角,他的意识形态不强,比他的前任要现实得多。而更主要的是他相对不在乎官僚体系和媒体对他的限制。

 

他的独断独行的风格,对大国关系和对外国领导人私交的青睐,有可能使他把中国当成朋友而非敌人。他以往对中国的批评和强硬态度或许会有戏剧性的变化,这也是人们常说的“尼克松去北京”比喻。

 

未来特朗普会选择怎样的对华政策,我们无法断定。但中国领导人和学界探讨这种可能性并相应地积极应对无疑是眼下的上策。

 

本文转自全球眼微信公众号, 采访:风雷,录音整理: 娜娜。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