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ark and xi
记录在案

中韩在很多方面比中朝走得更近

曾经有人建议,韩国总统朴槿惠访问华盛顿、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面时,最好对她参加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的事只字不提:别解释,也不需要道歉。这多少反应了很多人眼中的一个尴尬局面:韩国是美国重要的盟友,但是朴槿惠却和中国走得很近,同时又和日本保持距离。

中日韩三国首脑峰会即将在暂停3年后重开。东北亚局势似乎有所缓和之余,中韩与日本却依然为历史问题各执一词。同时也别忘了善于制造新闻的朝鲜: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不仅有朝鲜大阅兵,还有领导人金正恩的最新发型。

BBC中文网专访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波拉克(Jonathan Pollack),与他聊聊话题不断的东北亚局势。

问:朴槿惠刚就任时,媒体称她为“亲美领导人”,但是现在,媒体更愿意说她“亲华”,您怎么看她对韩国与中美关系的处理?

波拉克:我不认为这两点是矛盾的。韩国与美国有正式的同盟关系。我并不认为朴槿惠与中国改善关系,就要以与美国的关系作为代价。

问:在朴槿惠参加中国大阅兵、韩国加入亚投行等事上,美国会不会对韩国作出的选择不太高兴?

波拉克:这是两件非常不同的事情。一些美国官员对于她决定去参加中国的阅兵不太高兴。另一方面,我与一些美国官员聊起这件事时,他们都十分能理解为什么她会参加中国的阅兵。美国的利益与韩国的利益并不完全相同,人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我个人看来,她参加阅兵想要达到的一些目标,是值得美国鼓励的,比如增加与中国政府的沟通管道,以便于讨论朝鲜半岛问题。在亚投行问题上,美国没有很好地处理这件事。韩国是在欧洲国家之后才决定成为亚投行的创始国的,他们只是跟随其他人已经作出的决定。在很多问题上,我们已经不再活在一个零和世界,这是韩国作出很多决定的依据。

问:美国考虑在韩国部署战区高空防御系统 (THAAD)的问题呢?

波拉克:THAAD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是媒体制造出来的,特别是韩国媒体。我听美国官员提到,两国政府间目前并没有积极讨论THAAD。THAAD需要长期的讨论和谈判。据我所知,在美国国防部的预算中也没有写入THAAD。我知道中国对此有一些顾虑,但是THAAD无论如何只是击落进入韩国境内的导弹。当然韩国在地理上(比日本)更接近中国,这可能是中国的忧虑所在。我认为韩国已经不断向中国解释,任何韩国要为自己的防御做的事,或者与美国的合作,都不是针对中国,而是针对朝鲜。

问:朴槿惠是否在努力不要激怒中国?

波拉克;我认为从韩国政府的一些公开声明来看,他们希望安抚中国。但是这并不等于韩国要为韩美关系降温,而是因为韩国毕竟要与中国面对面相处。中国可能对任何与他们临近的防卫系统都不会感到高兴,但是我必须说,即使THAAD需要被部署,也不会影响中国期待与韩国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决心。

问:您如何看韩国和日本之间争吵不断的关系?

波拉克:很明显(日韩之间)这不是一个舒服轻松的关系,尽管两个国家都是美国重要的盟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会那么亲密。两国之间的矛盾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从美国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在东北亚,防御同盟关系是各自与美国的双边关系,而不是一个多边关系。我认为在韩国,人们对把这个关系进一步发展为与美国和日本的三角同盟关系感到厌恶。

问:中国与朝鲜似乎也面临一些僵局,但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刚刚访问了朝鲜,这对朝鲜半岛的局势意味着什么?

波拉克:我认为中朝关系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我对刘云山访问平壤并不感到非常惊讶,特别是朝鲜的高官也去北京参加了中国的大阅兵。习近平给出的信号是非常明确的,他不赞同很多朝鲜的行为,并且明确反对朝鲜发展核武的计划。但是朝鲜看起来并不打算顺应中国的意思,而是有其自己的国家政策。中国的问题是,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限制与朝鲜的关系,或者至少不要显得对朝鲜太慷慨。我认为中国正在为这个问题纠结。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要和朝鲜翻脸,但是中国在试图重新定义中朝关系。也许中国与韩国之间的部分合作,是有意在某种形式上惩罚朝鲜,但是习近平需要决定如何才能维护中国的利益。中国对朝鲜和韩国的策略有了明显的不同,中国内部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朝鲜内部大概也意识到了。

作者

L

Lei Xuan

Washington Correspondent, BBC Chinese

问:您的意思是中国与韩国走得更近了?

波拉克:在很多方面,中国与韩国走得更近了。两国之间有了更多的经济交流,不止是贸易,还有投资。学生交流也有非常显着的规模。也许有一些朝鲜学生在中国学习,但是规模十分有限。因为我认为朝鲜非常小心不要被中国抓牢。甚至包括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都会多少加剧中国对朝鲜的政治影响。这对朝鲜来说是个很深的顾虑。

问:您认为人们是否已经找到了方式来应对金正恩——一个被描述为难以预测的领导人?

波拉克:金正恩既难以预测也可以预测。从战略上,判断他的方向是容易的,但是战术上,他经常让大家意外,他不太可靠。他经常不经商议就采取行动,这是中国很在意的事情。我认为让中国感到沮丧的地方就是,中国与金正恩之间没有一个可靠的、可以预测的关系。

原文来自BBC中文网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