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报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配份额:原则、方针和现状

概要

在接下来数月中,成员国政府将再次重新磋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摊额和投票权份额——“支配份额”。本文重点讨论了理想情况下应对磋商产生影响的原则和方针。

本文的分析强调了基本原则,介绍了当前未被接受的观点,与正在进行的磋商并不一致。但部分参与者和观察员可能会发现,本文有助于退后一步,掌握问题的全局。此外,各国政府将最终发现自己受到驱使,按照更值得拥护、长远来说更具可持续性的方针来重新分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配份额。本文中的分析至少对一些短期选择的倾向提出了警示,以免这些选择加剧未来问题。

本文从相关原则开始,随后说明了客观衡量一个国家在全球政治、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相对地位的“摊额公式”的必要性。本文并未评判出任何一个明确可取的公式,但是提出了制定合格公式作为磋商的客观起点的重要理由。客观的公式是一个推定规范,优于置客观评估成员国相对地位于不顾的替代程序。磋商的最终成果应该是巧妙的公式算法系列和建设性的政治协定。

在可取的摊额方程式结构中,应包括以IMF成员国在全球总量中的分数份额表示的变量。比例份额变量和等级份额变量也应纳入其中。相比单凭经济规模来衡量,比例份额变量可以更好地说明成员国经济和政策的特征,定性更清晰。

最全面的各国相对经济地位测量标准应以国内生产总值或国内总收入为基础——以市场价和汇率来衡量,以购买力方来衡量,或以两者来共同衡量。GDP 变量是摊额公式中最重要的变量类别。而其他测量标准也与之相关。总体而言,金融活动变量应纳入其中(虽然在短期内可能会因为缺乏所有 IMF 成员国的充足数据而条件不足),在世界人口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也应纳入其中(虽然官方讨论未能认真探讨其可能性)。跨境经常帐交易总量在市价 GDP 中的比率(从分析角度来讲比现行不完善的“开放度”变量更适当的经常帐开放度衡量尺度)和跨境交易变率的比例衡量标准(按照市价 GDP 调整比例的变率标准差计算结果比率)这两个比率份额变量也值得考虑。其它概念性考察也可能会将不同变量纳入摊额公式。

本文以原则和总方针为背景,探讨了 2008 年 4 月达成份额改革方案时协定的现行摊额公式。2009 年 9 月的匹兹堡 G20 大会公报表示,“我们(G20领导)承诺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至少 5% 的摊额,我们将使用现行 IMF 摊额公式作为工作基础将摊额从过度代表的国家向代表不足的国家转移。我们还承诺保护 IMF 贫穷群体的表决份额。”但遗憾的是,并不存在使用现行公式作为基础来实现承诺的直接方式(无论这些说辞被如何解释)。按照现行公式计算,中国的摊额大幅增加,墨西哥、巴西、土耳其等国的摊额也大量增加,其他十几个新兴市场国家适量增加。但是印度、俄罗斯、巴基斯坦和秘鲁等国的摊额却有所下降。对于被划分为不发达和非高收入国家的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和俄罗斯等国,公式计算出的摊额减少总量达 3.09%。所有 G7 国家的过度代表率总量仅为 0.31 个百分点。对于截止 2009 年年底有资格从 IMF 减贫与增长贷款 (PRGF) 中借款的 71 个国家而言,公式计算结果为总份额减少 1.74 个百分点。

现行公式中含有“压缩系数”的任意数学表达式。如果将此表达式从计算中移除,则使用现行方程式计算所得的结果存在更大的问题。比如,计算出的 G7 国家的代表不足率为 2.35 个百分点!对于 71 个 PRGF 国家而言,如果用不带压缩系数的现行公式计算,就意味着更大的总份额降低——2.16 个百分点。

如果 IMF 的目的确实是大量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总摊额(至少 5 个百分点),那就难免得出“现行公式不足以作为工作基础”这一结论。如果目标是防止 IMF 最贫穷成员国摊额缩减的话,现行公式就指错了方向。毫不讳言地说,磋商各方必须废除现行公式,找出更好的方法来制定和说明他们的决策。

有一种可能性也许会从实际上废除所有公式,磋商出一个要求最大、最有影响力的IMF成员国达成共识的谈判结果。但这种做法可能在现在和未来破坏客观评估各国相对地位的推定规范的形成。

为了鼓励思考摊额公式可能做出的修改,本文举出了一个修订公式的示例,说明了使用这个公式所得出的结果。示例公式提高了与 GDP 变量相关的综合比重,降低了跨界交易总量(包括不成比例的变率和国际储备)的比重;加入了世界人口份额的新变量,并引入了经常帐开放度和比例变率的比率-份额变量。示例公式并不是一个推荐方案,只是为了促进深入思考如何改善摊额公式能力以实现 IMF 总体目标。

示例公式的计算结果和现行方程式的计算结果大相径庭。例如,G7 国家的过度代表率高达 4.72 %。而中国的摊额更大,印度、巴西和墨西哥的摊额大幅上升。78 个可以从 PRGF 借款的贫穷 IMF 成员国的代表不足率为 5.02 %(而不是 2.25 % 的过度代表率)。

示例公式在几个方面有所改善,但在其它方面仍然存在问题。对于大部分 IMF 成员国来说,计算出的摊额增加可能存在争议。毫无疑问,许多官方与会者都会认为,就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的摊额比例来说,示范公式得出的结果太高。
在即将进行的磋商中将要决定的摊额调整,以及由此引起的表决份额的变更,仅仅是 IMF 份额改革方案的部分重大主题。IMF 执行委员会的规模和组成成分,以及进而将成员国组织成选区选民,也同样重要。其它重要议题还包括预期摊额增长的规模和特别提款权 (SDR) 分配,以及协议中提出的理事会的执行。

本文的关注重点有限,也并未试图涵盖份额改革的其它方面。但其它方面也与本文中分析的内容有着紧密的相互关系。更好的摊额分配公式和程序是圆满解决所有份额问题的必要条件——必要,但不充分。

将于 2010 年进行磋商的国际社会应坦白承认现存摊额公式的不足,并试图就决定支配份额的改良方法达成一致。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