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a_solar_panel
专栏

中美两国2020年后减排目标的比较

作者:王海林、何晓宜、张希良(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

2014年APEC会议期间,中美发表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公布了各自2020年后的减排目标,这一声明的公布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那么,为达成声明中的目标,哪个国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呢? 王海林博士及其同事的研究表明,作为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保持较高速的增长过程当中实现碳排放达峰,中国远需要比美国付出更大的努力和行动。

中国和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也是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2011年全球总共排放了313.4亿tCO2,其中中国占25.5%,美国占16.9%。2014年APEC会议期间,中美发表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公布了各自2020年后的减排目标,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这一声明的公布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那么为达成上述声明中的减排目标,哪个国家需要付出的努力更多呢?

 
我国未来单位GDP的减排目标将高于美国

美国到2025年在其减排目标分别为26%或28%情景下,单位GDP的CO2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幅度分别为50.5%和51.8%,年下降率分别为3.45%和3.59%。而我国未来可能的强化低碳发展情景,单位GDP的CO2排放强度到2030年比2005年下降64%,年下降率为4%。以单位GDP排放强度下降幅度衡量,我国未来单位GDP的减排目标将高于美国。

中国未来能源替代的速度和规模将远高于美国

美国“清洁电力计划”是其实现2025年减排目标的最主要措施,但其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远不及中国。中国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例将达20%,届时非化石能源供应量约为11.60亿tce,比2011年净增8.92亿tce,年均增速达8.0%。美国2011年非化石能源供应量为4.38亿tce,到2030年将达5.5–6.0亿tce,净增长量不足2亿tce,年均增速仅为1.2%–1.7%。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供应量将是美国的2倍。

中国达峰时所处的发展阶段将远早于美国峰值时所处的发展阶段

 

在CO2排放达峰值方面,中国实现CO2排放峰值时所处的发展阶段要早于美国达峰值时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美国能源消费及相应CO2排放均在2005年已达到峰值。中国在强化低碳发展情景目标下可在2030年左右实现碳排放达峰值,且峰值时人均CO2排放约8t水平,低于美国CO2排放峰值时的人均排放19.5t的水平。
中国2011-2030度电CO2排放强度年下降率需远高于美国

2030年中国发电量需求将达8–10万亿kWh,为中国2011年发电量的2倍,年均电力需求增加量为2.8%–4%的水平,分别由煤电和非化石能源发电来共同实现;其中煤电在发电中的比重将下降到约60%左右的份额,这意味着非化石能源供应量将保持更高的发展速度,年均增速达到约8%的水平。届时每度电的CO2排放强度将下降约35%,年下降率达2.2%,而美国同期则只需下降约20%即可实现其电力部门的减排目标。

上述几项指标的比较更突显了中国2020年后的减排目标是非常宏伟且极具挑战的。我国提出CO2排放尽早达峰值目标,需要中国在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实现跨越式发展,在经济保持较高速的增长过程当中实现碳排放达峰,该过程早于美国等发达国家CO2排放达峰值所处的发展阶段;中国提出的新能源和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即要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实现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年均约8%的增长水平,这在人类历史中是绝无仅有的。在单位GDP碳排放下降强度以及电力部门减排努力等方面,中国也需要比美国付出更大的努力和行动。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政府不仅要统筹好全局,全面完善和落实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规划,将CO2的减排目标逐级分解和细化到各省、市中去,而且要持续推进新能源技术的普及和推广,倡导更加低碳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在这样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将会早日实现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的跨越式发展。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