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两岸关系改善 对台飞弹反增

编按:本文作者卜睿哲(Richard Bush)曾于一九九七至二○○二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现任华府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文章指出,目前两岸关系虽然全面改善,但中国对台军事准备并未减缓,其背后原因仍不得而知,美国因此有必要继续提供台湾足以自我防卫的军事装备。

台湾与中国的关系中,从去年春天到今年春天,若干事情让人颇感兴趣。

我不是要谈马英九总统去年五月就职后,两岸之间的重大进展。这些进展包括两岸恢复对话机制;达成多项结论以扩大贸易、运输、财政、打击犯罪等合作;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参加世界卫生大会。这些重大进展,一改之前的氛围。之前十五年,两岸相互猜忌日深,导致北京和台北下决策时,总是担心对方的意图,而非寄望于合作。

要谈的是军事方面。尽管在政治及经济领域有进展,但是人民解放军以台湾为目标而进行的军事采购及部署并未减少。根据五角大厦去年三月及今年三月的中国军力报告,中国瞄准台湾的短程及中程飞弹总数,从九九五枚至一○七○枚,增加为一○五○枚至一一五○枚。增加的比例较以前略低,但仍引起质疑:怎么回事?

未针对马调整军事部署

解放军过去十年的建军,是因为马英九之前的领导人让中国觉得他们多少有意要让台湾永久脱离中国,因此中国觉得有必要维系足够力量,以吓阻这种对中国基本利益的挑战,并在吓阻失效时惩罚台湾。

解放军建军的若干装备具有多重用途,例如水面舰只、潜艇、第四代战机、网络战力等,不但可用以攻击台湾,也可用以扞卫中国在东海的利益。(但是这会令台湾的安全规画人士不安,因为他们的担忧没错,这些装备会用来对付他们,也会阻止美国驰援。)

北京方面没有调整军事采购及军事部署,很令人吃惊,因为如要回应马英九总统,这是最适切之举。尤其是,中国强化军事部署,是因为马之前的领导人的意图让中国感受到威胁,可是马的政策是和解,让中国放心。

我们想到几个可能的原因。第一是官僚体制:解放军的采购是五年一个循环,所以要到二○一一年,新的循环开始,才会针对马而有所调整。第二是担心:解放军和其它领导阶层不相信分离主义的威胁已经消失,他们认为独派力量仍可能重行执政,所以中国必须有所准备。第三个可能是本位因素:对于如何确保中国的国家安全,解放军愈来愈有其主见。

上述三个原因可能兼而有之,我们不知道。

台湾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中国在军事上未能调整,对两岸未来的安定有重要意涵,因为它会影响马英九政策能否持续。在竞选时,马的论述是:面对中国崛起,欲确保台湾的繁荣、安全、尊严,最佳途径是与北京交往。他的诉求如能实现,将可确保他和他的党在二○一二年连任。再者,马表达的非常清楚,要构建真正稳定的台海环境,中国的军事力量是个障碍。诚如他去年告诉纽约时报的,「当我们的安全受到可能的飞弹攻击威胁时,我们不谈和平协定」。

由于马英九的政策,中国获得了明显的战略利益,因为过去视为严重的威胁,如今已经减轻。讽刺的是,如果中国吝于回报,特别是在安全领域上,会削弱马的核心论述与政治支持力量。

台湾担心,中国强化军事力量会助长过去的负面循环重现。重新开始恶性循环,不会符合中国利益。

美应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作者

对美国而言,这个情况又有什么意涵呢?华府的基本目标是维系台海和平与安定。如果中国的军事力量造成台湾很强的不安,美国不相信这有助于美国的目标。台湾由于阻遏力量薄弱,将会受到胁迫及威吓,无法有信心的与北京协商。

如果北京的作为使台湾的不安持续上升,则美国经由军售及其它方式的安全合作以降低这种不安,也就很合理了。

我们当然应该提供真正具有吓阻力量的军备以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而非只具政治象征的军备(中国很容易分辨其中的区别)。的确,持续军售会伤害美、中关系,但我们是回应问题,而问题是中国自己制造的。

马总统的作为代表著一种战略机会,可以改变及安定两岸关系。但是机会必须要抓住,中国在某些领域已经抓住了机会,但在军事领域上,显然还没有。

中国想要进一步提升本身的安全感,就必须准备同时强化台湾的安全感。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