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记录在案

中国人口政策需及时调整

编者按:专访原文及视频刊载于2011年9月21日的财新网

中国近3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否需要调整?对于有学者呼吁中国立即放开可以生二胎的政策,也有人担心人口增长会因此反弹。这种担心是否杞人忧天?中国的人口政策应采取怎样的调整步伐呢?

王丰 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人口学家

财新记者龙周园: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说法是,中国人口众多。但从今年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来看,我们的生育率水平是比较低的,1.5左右。根据您的调查研究,中国人口减少的趋势有多严重?

王丰:如果我们把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也就是我们讲的这个平均替代水平,要拿这个作为一个指标的话,中国在20年以前就已经达到这个拐点。也就是中国已经有20年的时间,我们平均每对夫妇生育子女的指数已经是低于2了。那这就是一个拐点,那这个拐点很重要,因为它意味着生育率不能维持在这个水平之上或者这个水平上的话,从长远来讲,人口数会减少。那这个减少的过程,是通过人口老化。

中国最近4月份公布的一次人口普查,我们国家的平均妇女生育子女数估计是在1.5以下。如果需要两个孩子来替代一对夫妇的话,平均生育率只有1.5的话,长远来讲,一代人就要少四分之一。

过去十年,学者、包括现在政府部门都承认,我们现在的生育水平在更替水平之下,只是某些主管部门认为高一些,现在他们也改变了,也往下调了。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的人口司,包括美国的人口普查局,也都将中国的生育数往下调了。所以这是一个共识,在人口学界,这属于一个共识,但是我们的政策反应十分十分迟缓。

财新记者龙周园:是的,这给中国的经济、社会等方面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那么您也一直主张中国开放二胎。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人们的生育意愿很低,假设中国立即开放二胎,能否力挽狂澜?

王丰:中国现在立即开放二胎,这是我觉得不仅是学者的共识,而且我觉得已经晚了。因为我们现在有大量的研究表明,长时间内使中国的生育水平能维持在2,这恐怕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而且我们讲全面开放二胎的话,其实短时间内,这个上限还是在生两个孩子,当然这是一个过渡,如果大家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我的估计是中国很快会转入鼓励生育的政策。

因为现在80后、90后,问问他们,有多少人想生两个孩子,有多少人想生三个孩子。有的人是想一个孩子,你把生三个和生一个的一平均,就是生两个孩子。但想生三个孩子的人是很少的,几乎没有。

财新记者龙周园:您希望现在中国的政策不仅是开放二胎,而且要出鼓励生育的政策?

王丰:很快应该出,因为马上大家会意识到,真正生孩子的人是不想生孩子的,所以这需要看周边国家的经验,就都是这种情况。

财新记者龙周园:有人担心,一旦开放生育政策,人口会暴涨,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就是有没有依据证明生育不会大幅反弹?

王丰:我觉得要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这个事情光喊狼要来,这个没有人能知道,它会不会暴涨。这个只有通过事实、试点、实验来看。但是我们现在连试点、试验都开放不了,所以有关部门对这个政策的思考和调整,是远远滞后于这个时间,没有与时俱进。

另外,我们要看现有的例子。比如说跟中国经济情况相似、文化相似的周边国家,政策没有了以后人口是否会暴涨,比如说泰国。泰国从80年代之后,它没有中国的政策,它现在生育水平和中国是一样的。看看伊朗、穆斯林国家,现在的生育水平也是在2之下。

作者

王丰

Former Brookings Expert

另外,我们中国也有很多成功的地区,有800万的人民生活在当初一胎政策没有推行的地方,这些地方过去30年来,人口增长率都低于周围地区。在河北的恩施,这些地方他们都允许生两个孩子,实际上也都达不到生两个孩子。所以我们有很多证据。

我们在江苏做的跟踪研究也是,可以生两个孩子的妇女当中,有城市户口的,有农村户口的,多数是农村的。三年时间内,只有6%的妇女可以生第二个孩子、生了第二个孩子。去问大家,他们给的原因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原因,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些证据来讲的话,不会有生育的反弹,都是拿来吓唬人的。

现在整个世界的大势是担心人口老化和低生育率,而不是80年代的历史性的人口增长,所以现在整个大势已经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想扭转人口负增长,想提高生育率,我们能做的也是很有限的。但现在关键是我们现在还在作茧自缚,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政策是,明明这个车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我们不是在踩闸,我们踩油门,这个油门继续踩得话,我们就会翻车的。

财新记者龙周园:风险还是很大的。刚才你也提到了在人口学界其实是对这种人口负增长达成共识了,具体分歧是开放步骤会怎样,有的学者就提出,想从独生子女这边开放二胎。对这样的逐步式的开放建议,您是怎么看的?

王丰: 从原则上来讲,我是不同意的,我有我自己的道理。但是从策略上来讲的话,我是可以接受的,这显得很矛盾。为什么这样说呢?

从原则上来讲,我们意识到,独生子女的家庭不是完美家庭,是不得已的,或是个人的决定,或是政策上的决定。我们在制定独生子女政策的时候,知道这是个临时政策。而且政府来管老百姓自己生几个孩子,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这本身就是一个过时的事情。

所以现在应该把生育率的权力完全交给家庭,政府没有必要干涉,而且我们要是不全面开放的话,还会继续造成新的独生子女家庭。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政府是不应该管生育,而且全面开放二胎起码是没有疑问的。

但是从政府操作来讲的话,还是有自己的担心。就像你刚才讲的,有的人说会有生育高峰,会出现反弹,或者我们不知道下面具体怎么操作。而且我们还有很多具体执行部门,它昨天还罚了款,今天你就让它鼓励生孩子,它怎么做,所以这需要一个过渡。

作为一个具体执行改变,从一个小的口子开始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只是一个起点,绝对不是一个终点。所以从原则上来讲是行不通的,但从策略上来讲是有道理的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