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ese_peasant
文章

贫民糜烟酒:“破罐子破摔”的经济学

坊间传闻有一位经济学家完成两篇里程碑式的研究论文后,便华丽转身挥汗健身房了——只因诺奖只颁给活着的人。几乎没有人会反驳,对更美好未来之向往能激励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但这个逻辑的背立面却很少被纳入到健康政策的讨论之中,即:若预期未来不如意,可能会导致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吸烟、酗酒、久坐不动和滥用毒品等。贫困人口的健康问题可能有更深层次的经济原因。

上海交通大学的朱喜教授和我在研究论文《平价医保有助健康生活: 理论框架及来自中国新型合作医疗的实证支持》中为上述观点找到了理论与数据支持。传统经济理论认为,提供医疗保险会鼓励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保险降低其经济成本。我们构建了新的理论框架,证明事实有可能正好相反,因为医疗保障让长寿的经济成本更低(未来更美好),民众有了更多健康生活延年益寿的理由。

我们利用中国新型合作医疗在各地推行的时间差来计量该政策对健康行为的影响。与其他医疗保险实验不同,它具有远期可信度,提供了模型成立的必要条件。结果显示,这项计划的推广使吸烟率降低了9%左右,并增强了人们对身体锻炼和健康饮食之重要性的主观认知。子女数和当地养老文化会对效应有显著影响。我们还用数据说话,排除了我们模型之外的其他解释。实证肯定了凄惨晚景和不健康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应对政策。

这种应对政策注定施行不易,因为对于贫困人口来说,要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并不容易。但这并不影响在设计健康政策时考虑“期望”机制的必要性。比如,各界正在关注香烟替代品,如电子香烟。根据我们的分析框架,替代的范围可以更广,比如,一个觉得未来悲惨的人,将会有意或无意地通过其他途径缩短寿命,而科技进步必然使其他途径更有诱惑力。Case和Deaton在他们著名的研究论文中证实了毒品和酒精中毒、自杀、慢性肝病和肝硬化造成了美国中年人死亡率上升。这些潜在的替代品可能会使控烟的成本收益分析更加复杂。

老生常谈,认识问题起源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在美国,收入与生命预期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广泛证实,可参见布鲁金斯学会的Bosworth和Burke以及斯坦福大学的Chetty等所做的研究。然而,现有研究忽视了不健康行为也许部分来自理性经济考量。脚痛医脚地应对这一贫富健康差距问题,也许并不能缩小福利差距。

我们的研究认为,通过建立社会保障网——例如补贴健康保险或养老保险——会让人们觉得未来更美好,并因此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信奉“认尔选择,给尔所选”的自由主义者或许并不认同通过大政府来拯救因自身选择而陷入困境的人。然而,更好的社会保障会令人对未来更加憧憬,减少短视行为,从而减少犯罪与其他社会不和谐因素。用经济学行话来说,就是社会保障的正外部性可能带来社会帕累托优化,让每个人都获利。

发掘隐藏的动机和机制是经济学家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我们的研究意外地发现,疾病防控中心和经济部门在促进健康生活上都扮演着重要角色。祝他们越演越好吧!

作者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