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 woman sorts scaffolding poles at a construction site near recently erected office and residential high-rises in Beijing, China April 20, 2017. REUTERS/Thomas Peter - RTS1342V
Order from Chaos

欧洲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观点不一

陆克
编者按

陆克(Philippe Le Corre)认为,欧盟尚无针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统一政策。欧盟一些国家和城市特别乐于接纳中国投资者,而另一些则更加谨慎,希望中国保证遵循国际标准,而不是仅仅追求其地缘战略利益。本文最初由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表。

“一带一路”峰会结束了,但中国叙事才刚刚开始。在中国国有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一位西方父亲向女儿讲述“一带一路”倡议(BRI)睡前故事:“中国的理念不仅属于中国,更属于世界。”然而,世界—特别是欧洲,对于这一概念仍有诸多保留。

在中国看来,大多数的“路”和“带”通向的是拥有5亿人口的欧盟消费市场,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富有的消费市场(尽管英国脱欧以及英国6500万消费者的离开所带来的影响尚待观察)。在上周(5月14-15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上,中国坚称要与欧盟共享“增长、发展和互通(growth, development and connectivity)”,并“在具体项目方面进行更紧密的合作”,但是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于尔基·卡泰宁(Jyrki Katainen)提出了不同观点。他在北京的讲话中表示,任何将欧洲和亚洲联系起来的计划都应遵循包括市场规则和国际标准在内的若干原则,并应成为既有网络和政策的补充。欧盟议员去年投票反对中国基于世贸组织(WTO)法律提出的“市场经济地位”申请,欧盟对中国的保留态度在这一事件中彰显无遗。申请一旦通过,将减少中国在反倾销案件中可能受到的惩罚。问题的症结在于钢铁: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涌入世界市场,并威胁到了欧盟委员会认为对其就业、经济增长和竞争力都至关重要的工业基础。

尽管围绕市场经济地位的争论仍在继续,中国在东欧和中欧的影响力一直在稳步增长。2012年,中国创建了“16+1”机制,这是中国总理与16国领导人通常每年一次的会晤平台,其中囊括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和波罗的海国家等欧盟成员国,以及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和黑山等非欧盟成员国。这一框架已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启动平台(2015年以来,至少有一半的国家已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并帮助中国建立(或在某些情况下重建)与东欧国家的密切关系。在布鲁塞尔方面表达出一些不满后,欧盟委员会最终被认可为“16+1”合作的观察员。

“一带一路”主要基础设施项目在欧洲正开始成形,而这并非不存在争议。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正在建设一条连接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和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高速铁路。作为欧盟成员国,匈牙利目前正在接受调查,因为这一项目相关公开招标可能存在违反欧盟透明化要求的情况。

另一个可以反映中国在欧洲进攻形势的重要基础设施是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自2016年起,希腊港口已被中国远洋运输集团(Cosco)控制,该公司获得了港务局51%的份额,随着大量投资进入,2021年以后有望再获得16%的份额。这一思路很容易理解: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和苏伊士运河的扩建,中国将得以到达地中海,并将比雷埃夫斯作为中国企业和货物的平台。中远集团意欲将比雷埃夫斯变为欧洲最大的集装箱运输港口之一

2016年,中国在欧盟的对外直接投资达到350亿欧元,较上一年增长77%。东欧和南欧的一些非欧盟成员国家,通常除中国资本外别无他选。但西欧则对中国有着不同的、更微妙的看法,因此他们有决心保护那些影响欧洲长期战略独立和(或)安全的敏感技术。

布鲁塞尔方面还为欧洲企业享受互惠互利以及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感到担忧。尽管经过了数年的谈判,双方仍没有达成双边投资协定,欧洲企业也发现在中国做生意越来越困难。中国欧盟商会(EU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常年对外国企业在中国遭遇的困难表达不满,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也有同样的担忧。

然而,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欧盟并没有统一的政策。欧盟一些国家和城市特别乐于接纳中国投资者,而另一些则更加谨慎,希望中国保证遵循国际标准,而不是仅仅追求地缘战略利益。虽然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代表欧盟出席了上周在北京举行的会议,但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都没有到访。在成员国中,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希腊和波兰总理出席了会议,其他国家,包括德国、荷兰和英国,则由财政部长或经济部长作为代表出席。法国在埃曼努尔·马克龙总统当选后刚进行政府换届,因而派遣了前总理出席。

平心而论,“一带一路”倡议对欧洲来说是机遇,但它主要还是一个中国项目,将帮助中国在未来数十年里扩大其在广大欧亚大陆的影响力。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的“合作伙伴们”将有多大的控制权。在过去几年中,通过创建“16+1”机制等新实体,以及鼓励欧盟成员国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举措,中国已经展现出其分化欧洲人的能力。2015年,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就此与其他欧盟成员国(以及美国)拉开距离,这迫使其他成员国立即采取行动。

尽管互通既是中国概念也是欧盟概念,但不难理解为什么某些欧洲领导人不愿全权授权中国投资欧亚大陆的基础设施。总而言之,欧洲和中国有着相似的目标:保护就业、促进经济增长、维护社会稳定。但他们可能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实现这些目标。

翻译:魏伊彤

校对:安静

Check out our other foreign policy blog, Markaz, on politics in and policy towards the Middle East. Read all the Order from Chaos content »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