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World leaders pose for a family photo at the 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2016 (COP22) in Marrakech, Morocco November 15, 2016. REUTERS/Youssef Boudlal - RTX2TRG3
Order from Chaos

全球气候治理:领导力转变与中国角色

Mengye Zhu齐晔
编者按

本文英文原文发表在《中国日报》欧洲版,中文为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翻译。

在未来美国政策尚不明朗之时,中国可以在气候行动上起带头作用。

“落实”是第22届马拉喀什气候变化大会的关键词 。今年10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7个代表团中有113个通过了《巴黎协定》,而这些国家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的80%。

与此成就相伴而来的是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未来如何详尽而坚定地实现《巴黎协定》中的目标,以及完成《京都协定书》中遗留的任务。马拉喀什毫无疑问是后巴黎时代一个崭新的开始。

作者

气候融资是此次大会的焦点,在国家角及边会上都得到了广泛讨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最不发达的、最脆弱的国家对此表示了深切的关注。虽然发达国家2009年已在哥本哈根承诺从2010年到2020年每年给予发展中国家1000亿美元的援助,以帮助他们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但是迄今为止每年仍有400亿至700亿美元的资金短缺。而这仅是《京都协定书》框架规定下的资金问题,在《巴黎协定》的框架下,世界还面临着更艰难的挑战。

去年巴黎气候大会之前,以欧盟和美国为主导的发达国家与79个非洲、加勒比以及太平洋国家秘密建立了“雄心联盟”,但是中国与印度被排除在外。这个集体在谈判接近尾声时“异军突起”,强力推动将2100年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1.5度以内作为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计划,而不是之前协议达成的2度。这就是为什么《巴黎协定》最终文件上规定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 摄氏度之内而努力。尽管这个协定对气候变化脆弱的国家最为有利,但是在此次马拉喀什大会上,气候融资难题将这一雄心拖入困境。而特朗普的胜选则更添愁云。

值得注意的是,气候领域的领导力正由西方世界逐步转向东方。大家普遍期待中国在COP22中起到主要领导作用。特别是因特朗普当选,气候领域处于悲观的情绪之下,这种期待显得尤为强烈。

值得注意的是,气候领域的领导力正由西方世界逐步转向东方。大家普遍期待中国在COP22中起到主要领导作用。特别是因特朗普当选,气候领域处于悲观的情绪之下,这种期待显得尤为强烈。实际上,在过去多年里,中国在气候变化议题上一直积极地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从2011年起,中国向非洲及其他处于弱势的国家投资了超过10亿美元。去年《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中国承诺建立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并在3年中提供200亿元人民币。这将会为发展中国家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培养和能力建设在内的各类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此次马拉喀什大会,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高级别论坛上再次重申这一承诺。该论坛是此次中国角最重要的活动。应邀参会的马拉喀什大会主席、联合国官员以及十几个发展中国家的部长级代表都分享了他们对南南合作的看法和观点,并肯定了中国发挥的积极作用。

将气候变化议题纳入南南合作之后,中国拓展了对外援助的内涵。那些贫弱的国家急需资金、技术和专业人才来适应气候变化并发展绿色经济。因此,传统意义上的对外援助领域,例如扶贫、医疗健康以及教育等,也可划为气候变化议题的一部分。

对外援助是各国外交政策中一项重要战略。大国通过对外援助项目在全球治理中寻求更大的影响力。因此,气候资金的短缺为捐助国提供了影响气候议程及其他国际事务的良机。中国在这一竞争中能发挥许多优势。一方面,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对经济发展的需求更具同理心。另一方面,中国也更愿意以合作的方式进行援助。这也形成了中国“援助+投资”这种不同于西方的对外援助模式。

然而,国际上对于中国对外援助模式的意见两极分化。一些人认为中国没有“附带条件”的方式是高效且双赢的。但另一些人则直接批评道,以经济驱动的援助是新殖民主义。

无可争辩的是,中国对欠发达国家的影响与日俱增,而西方国家也对此越来越关注。这背后的原因不只是担心中国会削弱被援助国家的民主进程,更为重要的是,西方国家也担心自己会从这些援助项目中失去既得优势。

马拉喀什之后一个难以忽略的问题是,特朗普是否担心美国失去这些既得优势?他在竞选中声称他会停止美国对于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的资助,可能会削减美国总统奥巴马最初承诺的30亿美元资助。但究竟他上任后会怎么做还有待观察。

无论如何,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正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领导角色中国领导力的改变不可避免地会对美国的全球形象和影响造成压力。世界唯有希望,作为一个自称成功的投资者,特朗普能够认同奥巴马的看法,即气候投资是“一项明智的投资”。

Check out our other foreign policy blog, Markaz, on politics in and policy towards the Middle East. Read all the Order from Chaos content »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