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报告

美中清洁能源合作:未来之路

执行纲要

自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美中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合作成为影响美中关系进展的主要议题之一。这一转变反映了两国的内部发展,也使将在2009年12月召开的哥本哈根会议的前景更为模糊。

除了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要性发生剧变,到目前为止,双方的具体合作协定并未大幅超出在2008年6月签订的《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协议》的范畴。两国首脑将于11月在北京会晤,并在12月联合国哥本哈根大会上再次会晤。在2009年最后的几个月是将2009年前九个月中创造的能量转化为具体动力的关键时期。

在接下来这段时间美国国内的排放限额和交易法规的立法会将是一大影响。反对此项立法的势力将矛头指向来自中国的潜在竞争,用此作为其论点的一部分来反对法案通过。而中国则密切关注这一法案的命运,希望以此测试美国是否会在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中扮演领导角色。而奥巴马政府认为,与中国就清洁能源展开认真合作有助缓和反对排放限额和交易的呼声,这些呼声是出自中国在能源合作成果的迷思。但总体而言,要通过排放限额和交易立法,让总统在哥本哈根会议前签署议案,将会十分困难。

2009年7月,美中两国就气候变化、能源和环境签署了一项合作备忘录。而合作备忘录本身就是一项远大的抱负。如有可能,两国元首应于11月在北京会晤时就清洁能源方面的合作签订双边协议。如果协议阐明了合作的指导方针、说明五个清洁能源领域中各个领域的优先事项、规定实施任务和程序,那么这份协议将可大力推动双方合作。

哥本哈根会议可能无法就各国的二氧化碳减排此目标而达成全球协议。因此,中美政府应该开始重新建构可使哥本哈根会议获得成功的标准,以避免削弱未来的谈判动力导致会议明显失败。

事实上,如果与会各方就未来协议的结构达成一致,哥本哈根会议将取得巨大成功。但各国必须在一系列复杂的困难问题,比如透明度、减排能力、验证、执行和公平度等方面成功达成一致决定,但至今连具体国家目标的基础方法亦尚未确定。

美中两国可以利用其在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上的合作,通过多方管道来促进哥本哈根会议的成功。它们可以共同努力,按照上文所述重新调整“成功”的标准。美中两国在气候变化的方程式中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如果双方能够就清洁能源合作达成双边协议,即可增进哥本哈根会议的动力。最后,中美两国还可以利用其在主要经济论坛上的影响力来促进双方共有的认知,双方的共识很有可能一直持续到正式的联合国缔约国大会期间,有效促成大会谈判。

美中双方机敏巧妙的合作将可使对哥本哈根会议的预期更易实现,会议本身也会因此而更为容易地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之前为达成完满协议奠定基础。但是,要达成这些成果,就需要中美双方的最高领导层的正确领导,同时还需要两国国内政治的有效管理。这一议题至关重要,但遗憾的是,就目前来看,成功的机会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作者

李侃如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外交政策项目和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