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a's Vice Premier and head of the Beijing 2022 delegation Liu Yandong waves as she is welcomed upon her return at the airport, along with Beijing's Mayor and President of the Beijing 2022 delegation Wang Anshun (C) and China's Minister of the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Sport Liu Peng (L) in Beijing, China, August 2, 2015. Beijing was chosen by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to host the 2022 Winter Olympics on Friday, becoming the first city to be awarded both summer and winter Games. Picture taken August 2, 2015. REUTERS/China Daily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 RTX1MS6M
专栏

十九大前夕看中国妇女干部现状

编者按

李成表示在世界许多地方男性主导政治领导的现象受到挑战的今天,中国公众可能会对中国政治精英的性别失衡给予更多的关注。The original English piece appeared in China-US Focus. 中文翻译来自中美聚焦

随着林郑月娥上周末当选香港首位女特首,“大中华区”三部分(大陆、台湾和香港)当中如今已有两个由女性领导。三连中是不可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可预见的未来由一位女性领导,得出现奇迹才行。然而,在世界许多地方男性主导政治领导的现象受到挑战的今天,中国公众可能会对中国政治精英的性别失衡给予更多的关注。

作者

中国共产党准备在今年秋天举行的第十九次党代会上进行五年一次的领导人换届,所以分析中国女性领导的代表性尤为重要和及时。在376名中央委员中,约七成将离任,以便给新人让贤。中央政治局及权力遮天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也会有同样高比例的更换。当此重要关头,中国精英政治中女性领导的现状如何?前景如何?最高领导机构中女性领导的比例会在十九大增加吗?哪位女性新星正走向中国政治的顶层?

1949年建国以来,中国当局总在宣称中共十分关注妇女问题。然而在党的领导层中,妇女的代表性一直可以忽略不计。除了1973年的十大和1977年的十一大,妇女占中央委员总人数中的比例从来没有超过一成。只有少数女性进入过中央政治局,其中大多还是最高领导人的夫人,如江青(毛泽东夫人)、叶群(林彪夫人)和邓颖超(周恩来夫人)。在中共历史上,从来没有女性进入政治局常委。

本届政治局(2012年十八大组建)至少包括两位女性——副总理刘延东(1945生)和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1950年生),这也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的首次。即使如此,中央委员会(包括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译者注)中女性比例还是从第十七届的10%下降到第十八届的8.8%,中央委员中女性比例下降更显著,从上届的13人(6.4%)减少到本届的10人(4.9%)。

由于年龄限制,至少有一位(刘延东)或两位现任女政治局委员将在十九大后退休。其他八位女性中央委员中,前司法部长吴爱英(1951年生)已经退休,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1957年生)和全国妇联副主席宋秀岩(1955年生)都是有共青团背景的团派干部,她们一度都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但由于不利的派系身份,她们现在鲜有机会继续高升了。

其他四位委员所在的领导岗位都不是传统的政治进身之阶,她们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王侠(1954年生)、中国文联党组书记赵实(1953年生)、中国作协主席铁凝(1957年生)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胡泽君(1955年生)。而且,赵实和胡泽君也是团派干部,这使她们的上升机会更加渺茫。

在目前的中央委员中,十九大上唯一有可能进入政治局的女候选人也许是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1954年生)。李斌是满族人,早年曾在吉林省当教师,后任吉林省副省长和安徽省省长。在国务院的25位部长中,李斌目前是唯一女性。人们普遍认为李斌是李克强总理的门下。

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23位女候补委员中,有些人已经只有象征性职位,一人(前北京市委副书记吕锡文,1955年生)最近因贪腐指控被清除。这些候补委员大多在同一省份或同一部门工作多年,这意味着她们的位置不利于快速升迁,升得快通常需要更频繁地转换岗位,要有更多的领导阅历。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湖南省委副书记乌兰(1962年生)2016年任现职前,曾历任内蒙古自治区共青团委书记、区政府副主席和宣传部长。新被任命为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的夏杰(1960年生)曾在黑龙江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和统战部部长(她主要是获得了时任省长栗战书的提拔),之后她出任河南省委组织部部长。新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咸辉(1958年生)之前任甘肃省常务副省长。有趣的是,所有这些女领导干部都是少数民族。

在中国31个省级政府中,目前没有女性担任省或市的党委书记,而这是进入政治局的最重要阶梯。任省长的只有两位女性:前面提到的咸辉,以及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布小林(1958年生),后者也是少数民族。布小林并不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23位女性候补委员当中。

随着习近平即将开启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第二任期,许多人预计他会任命大批亲信和志趣相投者担任国家领导职务,以继续巩固他的权力。不意外的是,这些经验丰富且具备良好条件的政治新星绝大多数是男性。这倒不是说习近平和他的团队完全忽视培养有前途的女领导干部的必要性。例如,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前中国电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1966年生)最近就被任命为江西省鹰潭市委书记、市长。曹淑敏曾推动建设中国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技术上所谓的“时分长期演进”,或TD-LTE)。2017年1月被广泛报道的一则消息称,习近平曾接见曹淑敏,称赞她为中国网络空间发展作出的贡献。由于新获得管理中等城市的领导经验,曹淑敏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扮演更重要的领导角色。类似的例子还有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1963年生)。过去十年,陈旭一直是这所享有盛誉和权势的大学(也是习近平的母校)的高层领导,她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国家领导层。

由于中国领导层中可供选择担任更高职务的妇女干部储备有限,第十九届政治局中女性领导的人数不可能有实质性增加。曹淑敏和陈旭今年秋天最多成为中央委员会委员,体制规则与规范会阻碍她们更快地晋升。虽然随着时间推移,中国的党国体制成功包容了更广泛的背景和观点,但在女性领导提升方面,中国仍落后于全球趋势。除非习近平和中共领导层优先考虑积极的体制改革,现在着手解决这一问题,否则女性领导不足将成为未来中国党国体制的一个明显缺陷。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