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为财政部监管系统性风险的方案欢呼三声

在通过险阻重重的起步阶段之后,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 Geithner)逐渐适应了其角色。主要的证明是他为大幅减少金融系统性风险推出的财政部六部分方案。

该方案有六大关键部分:

  • 指定单独、独立的“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
  • 对“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SIFIs)“调高资金和风险管理标准
  • 将一定规模之上的对冲基金订定制规定
  • 进行对金融衍生品柜台(OTC)交易市场的全面监督、保护及披露
  • 加强货币市场基金(MMFs)监管
  • 迅速设置监管濒临破产的主要系统性金融机构之权威

从眼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中,我们可以得到许多教训,其中之一当然是市场本身不可能有效处理系统性风险,市场也无能面对因多家大型、复合型金融机构同时或几乎同时濒临破产或彻底破产而对金融体系造成的威胁。对于此类机构,我们确实需要新的、更好的监管规则,包括以更好的方式处理其财务困境,而不是在一个周末间仓促寻找合适的买家或担保其大量甚至全部债务。财政部方案的这六大元素如果落实为法律条文,未来将大幅减少单个或多个主要系统性金融机构破产现象,并避免纳税人在保护其债权人时遭受损失。

想当然,会有一些批评的声音。有人会说我们不需要一个单独的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寄望这样一个监管机构能够防止未来的危机是不实际的,或者认为我们将这么多权力集中到单一的监管机构手中是不明智的,而且会阻碍创新。针对这些抨击,我们有几个回应。

其一,即使是评论家们现在似乎也承认需要制订特别和严刻的规范,以确保“主要系统性金融机构“的偿付能力和流动性,其破产可导致广泛经济领域的灾难性后果。一旦做出上述让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是单个监管机构制订这些规范有意义,还是现有多个监管机构制订规范更有意义?两案相比,将监管权授予一个多监管机构联合体,或根本忽视系统性风险问题,财政部选择了单一监管。这选择大概是因为这样将有利于减少不一致性及冲突观点,简化关于系统性风险性质及如何实施监管的问题。我认为财政部的做法正确。

将太多权力集中于一个单一机构,人们对此容易产生的反应是意识到该问题的范围过大:对经济造成系统性危险的金融机构,应该由一个拥有重大权力的政府机关予以制衡。毕竟我们授予总统各种权力以便对付涉及国家安全的威胁。为何经济安全——被大型私营公司所威胁——被认为应有不同考量?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担心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的权力过大,国会就应该行使其监督职责,确保这种权力得以妥善执行。

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会阻碍有益于社会的创新吗?可能会,但是我们应该记住:大型金融机构所创建和推销的“住屋抵押贷款证券”是引发本次危机的重要源头。利用强大的监管,切断这种社会破坏性创新,或者更好地减缓此类创新对大型金融机构的冲击,将是对现状的重大改进。此外,重要的是,必须牢记我们经济中的大多数根本的创新是由新公司或创业公司推入市场的,而非不是来自地位巩固的大型公司。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将不会监督这种较小的金融公司, 也就不至于有碍创新力发展。

财政部的方案反映出另外几个合理的政治判断。首先,该方案提供充分详细的具体目标,以便告知公众和国会,关于政府对于该领域适当改革的观点,避免陷入起草具体法律条文的麻烦,而将法律条文交由国会起草。在这一方面,财政部的系统性风险方案,比其倍受指责的首次银行援助方案更加详尽,这是件好事。但是还不至于具体钜细靡遗,而将财政部运作卡死——比如哪个机构将成为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对于该主题我将在同为今天发表的补充文章“监管系统性风险”中详述),或者何种组织属于系统性风险监管的范围——这必须通过立法协商得出结论,以及(或者)由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本身制定。

其次,财政部没有推出企图“一次解决“金融系统中全部错误的全面改革方案,这是个聪明的决定。财政部提到其系统性风险计划推出后,随后将推出保护消费者和投资者的计划;消除监管结构鸿沟的计划(可能会包括对财政部选择的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的名单);以及如何实施金融监管的国际合作的计划。这些主题本身都非常复杂,需要进一步的思考和协商。

将提供系统性风险计划当作第一步,财政部将重点放在目前最关紧要的问题上:即如何防范眼前的灾难重演。人们可能认为这不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政策制订者们不久将必须处理其他一些大型、复合金融机构的破产问题,因此他们越快被授以全权处理,越能以更有序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效果就会越好。相较于一开始就面对一个较大的改革计划组合,先考虑较小的改革计划组合更可能得到国会支持;国会很可能愿意授权,希望与其他方案一起处理系统性风险。另外,其他国家最为关注的是:如何落实金融监管以防止系统性风险;财政部的系统性风险方案向世界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美国也深有同感。

最后,对于国际合作,财政部的系统性风险计划切中全球合作的敏感核心。细读财政部的声明的言外之意,会发现政府采取的态度是:美国将独自处理系统性风险,而不会等待某些重大国际协商会议来解决该问题,更不会将该工作交给尚未建立的全球监管机构。然而,财政部同时也发出信号,表示将会听取其他国家关于该议题的意见,而且将与全球协商处理如避税天堂和洗钱之类问题,这些问题显然需要国际合作。财政部采取的方式将会缓颊来自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批评,他们的不满当然是有道理的,毕竟,美国先前的失败政策的的确确导致次贷危机演变成一场金融大灾难。

当然,在财政部的系统性风险计划落实为法律条文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政府站在正确的起跑点上,可以预见随后的其他金融改革计划将会有良好前景。

作者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