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 2010”军演

上个月,中国和日本因东海海域发生的事件和领土争端产生外交摩擦。当此之际,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问了亚洲。就在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部门都忙于盖茨的亚洲之行时,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地区再次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觉得无聊,对吧?只是几个毫无共同点的国家组成的松散集团再次发起的一次小型演习?或许您错了。华盛顿方面必须重视上合组织此次演习,因为虽然该组织称这只是一次反恐演习,但是也反映出了一种多国紧张局势以及这些国家的民族愿望。美国正在这一地区寻求建立合作关系,因此,华盛顿方面必须牢记这一点。

9 月 8 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一次外交关系委员会演讲上简述了奥巴马政府处理国际关系的方法。希拉里指出,美国正在寻求“建立一个持久、有活力且涵盖了联盟与合作关系、地区组织及全球机构的关系网络,用以帮助我们应对当今的挑战……【这一网络】能够轻松确定共同利益所在,并将其转化为共同行动。”今年早些时候,希拉里在东西方中心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称,“美国不参加【地区组织】,显示出美国对这些组织的不尊重,也显示出美国缺乏参与地区组织的主观意识……我们还看到了一些新生组织,包括……上海合作组织,我们希望能够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多个这样的组织中去。”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希拉里演讲后第二天,上合组织就启动了“和平使命 2010”演习。演习从 9 月 9 日持续到 25 日,为期两周。此次规划性和操作性军事演习在哈萨克斯坦马特布拉克训练基地进行,报道称,来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的 5000 余人和各自设备参与其中。

关于“和平使命 2010”军演,美国决策层应注意以下三点:

1. “和平使命 2010” 军演证明,北京方面及其合作伙伴确实对通过上合组织强化军事能力、反恐能力等深感兴趣。

上合组织自 2001 年成立之后,就一直有评论家认为中国在上合组织中的首要关注是拓展在中亚的经济发展机会,而俄罗斯关注的则是国防安全问题。这种观点明显是错误的。毋庸置疑,中国在这一地区的确寻求经济利益,但是如果说中国毫无兴趣通过上合组织发展国防安全力量,则有失偏颇。根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参加此次军演的飞机(四架轰炸机和两架战斗机)是从中国境内飞向哈萨克斯坦的演习基地。参加“和平使命 2010” 军演的中国军队副司令说,此次演习是中国空军首次执行跨境任务。他告诉记者,虽然目的地在飞机飞行范围之内,但空军希望借此机会练习空中加油,“以确保圆满完成任务”。一位前印度官员在一份地区报纸上评论此次演习时说,这样的任务其实“在更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在中印发生冲突时对抗印度。”

此外,中国军方发言人总结到,此次通过铁路向哈萨克斯坦运送近 1000 名兵力和大量物资的经历是“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宝贵经验”。他说,两国之间铁路轨距不同,因此,在运输过程中,还需不断更换列车和装卸设备。

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成员国没有兴趣通过上合组织演习增强国防实力。根据中国电视报道,和平任务 2010 军演首次将夜间作战演习列入上合组织联合军演,对每个成员国而言,这种夜间作战能力无疑都极为有用。过去一个月间,伊斯兰教激进主义者对塔吉克斯坦进行了多次暴力袭击,这毋庸置疑地突显了塔吉克斯坦对此次军演的关注;而今年早些时候,吉尔吉斯斯坦也经历了严重的国内动乱,总统遭到驱逐。很难说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参加军演的目的是为了展示与反恐相关的军事实力。2007 年,俄罗斯曾通过和平使命军演向外界展示和宣布其重型轰炸机再次开始定期巡航。

2.哈萨克斯坦是“和平任务 2010” 军演的东道国——一个月之前,这个国家刚刚主办了“北约草原之鹰 2010”多边维和演习,有力地证明了其继续在该地区发挥平衡作用的能力。

在2007 年上合组织和平使命军演中,哈萨克斯坦称没有法律规定允许外国军队穿越其国境,强迫中国军队绕行约一万千米后才到达俄罗斯的车里雅宾斯克演习基地,与那时相比,哈萨克斯坦现在的思想可谓“脱胎换骨”。根据哈萨克斯坦国防部的资料,上个月的上合组织军演中,来自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三支各 1000 名兵力的部队和来自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的两支各 150 名兵力的部队使用马特布拉克基地的演习设施完成了车辆、飞行和行军演习。

尽管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得以主办上合组织多国军演,哈萨克斯坦仍然希望维持其多边外交政策。“草原之鹰 2010” 军演包括了来自哈萨克斯坦、英国和美国的部队。哈萨克斯坦还曾主办 2006、2007、和 2009 年的草原之鹰军演。这对美国而言可谓吉兆,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在今年早些时候同意授予美国向阿富汗运送军力和武器时的领空飞跃权。

3.乌兹别克斯坦是唯一没有参加此次军演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暗示塔什干方面在国防规划方面仍然不愿意向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让步,而且对西方国家如何看待此次军演颇为敏感。

乌兹别克斯坦是 2001 年最后一个加入的国家,从而使该组织由上海五国发展为拥有六国成员的上海合作组织。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始终对上合组织保持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通过主办上合组织常务反恐委员会(地区反恐机构)和成员国首脑峰会,塔什干方面一直希望显示其领导能力,但是又始终不愿意支持上合组织的其他活动(比如多国军事演习)。

2006 年,乌兹别克斯坦在其领土上主办了上合组织成员国“东部反恐 2006” 军事演习,在此之前,塔什干方面从未参加过任何上合组织军事演习。2005 年 5 月,乌兹别克斯坦爆发了安集延暴乱,美国强烈谴责了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对暴乱的残酷镇压行径,塔什干方面则反过来驱逐了驻扎在巴德的美国军队,自此,两国关系开始恶化。但是,乌兹别克斯坦长期以来并未完全融入上合组织,只是在上合组织举行“和平使命 2007 ”与“和平使命 2009 ”时派出了政府观察员。据《哈萨克斯坦今日报》报道,去年,乌兹别克斯坦议会批准了上合组织 2007 军事演习合作协议,但是将塔什干方面的参与限制在观察范围之内,因为该国法律禁止向其他国家派遣军事分队。俄罗斯地面部队发言人在谈及此事时称,在“和平使命 2010” 中,乌兹别克斯坦“在任何方面”均未参与其中。

似乎华盛顿方面目前已经确信塔什干方面对“持久自由行动”的后勤支援在很大程度并不需要上合组织盖章批准,但是仍应警惕乌兹别克斯坦变幻无常的忠诚感。

那么最本质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和平使命 2010 军演”显示了上合组织不断发展的军事集中优势,但是同时也反映出了该组织内部的政治和军事紧张关系,华盛顿方面在该地区内寻求建立合作关系时应予以注意。此次演习还显示了上合组织对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这“三大邪恶势力”的一致、持久关切,而美国在鼓励参与地区组织的过程中完全可以以此为基础。本月,国防部长盖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恢复美中军事合作。同时,他计划明年访问北京,这将成为美国与上合组织讨论双方共同关切点的良好机会。华盛顿方面如果能够意识到上合组织成员国内部的共同(以及分化)关切点,则在未来与上合组织及其成员国建立现实且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时将益处良多。

作者

J

Julie Boland

Federal Executive Fellow,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