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记录在案

李成吁中美搁纠纷

中评社华盛顿7月10日电(记者 余东晖 郭至君)中评社华盛顿访问团上月拜会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就中美关系、中国智库发展、美国大选对华影响等话题询问了这位中国问题专家的看法。李成表示,中美纠纷应该搁置,双方应该更多地互相瞭解,避免误判。

首先,对于今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李成表示,从清单上来看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中美两国之间民间的推动力在增长,所占的比重也在不断的发展,这是好事情。但遗憾的是,这些积极正面的互动交流往往都不在新闻报道之上,人们看到的都是负面的消息,没有看到这些强大的、正常的、多边的、多层次的往来。S&ED是很高层次的对话,这个机制是很好的,这是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的最后一次,以后怎么样不清楚,但希望能给出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尽管这种机制不完美,但它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来弥补可能的分歧。而这个对话本身就是要把多领域联系在一起,在某个领域发生了摩擦那么在另外一个领域就要弥补淡化这些问题,所以才有了战略、经济、人文的双向交流,这是多层次、多领域、多方面的合作。

谈到南海问题,李成表示,这有媒体炒作的原因,也有中国变得更多元化、社会受到新媒体很大程度影响的原因,更有随着中国变成经济强国以后带来的必然的军事现代化发展的原因,以及整个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对外来的很多矛盾的分析。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是全方位的,不是一个一个来看问题的,即也许在这个问题施加压力是为了缓解另外一个问题,但是美国人对此很难理解,所以这里确实有一些真正意义上的矛盾和引起一些国家不安的因素,但这些可以商榷和讨论。

“有时候不同利益集团发出的声音并不代表最高领导人和政府,但是却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李成说。他也表示,这种纠纷是无底洞,应该搁置纠纷,因为毕竟战争的话对谁都不利,而且从根本来讲,谁能从战争中获利呢?还是利益集团和军火商,但是从国家利益上来讲,很难说这是美国的利益,更难说这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利益。所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应该搁置争议让历史来决定。国家领导人也应该有更广阔的视野来避免这种擦枪走火,而不是互相指责、继续升级,而是更多地有默契,这是非常重要的。

说到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策略,李成表示,首先,它在很大程度上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美国认为之前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中东,现在,两个战争结束,它必须要把策略进行调整。如果美国针对中国,亚太军力军费都应加强,但奥巴马第二任期时首先就要求削减军费,事实上,美国在亚太的投入并不是很多。美国重返亚太不是军事重返,而是希拉里作国务卿时提出的发展(development)、民主(democracy)、外交(diplomacy)三个“D”。奥巴马最近的一些动作——像是访问古巴、日本和越南——就是在宣扬其政治遗产:化敌为友以及反对核战争。

当然,李成表示,亚太再平衡跟中国有关系,但认为这是对中国的打压,是一种错误的解读。中美两国所创建的经济共同体都不能靠排斥对方而成功。但是现在遗憾的是,两个国家都出现了反全球化的声音,忘记了中美是世界上全球化经济发展最大的受益者。

李成一直有个观点,中美两国如果发生摩擦和战争,那是全球性的灾难,原因不是因为意识形态,也不是中美文化有极大的不同。中美有利益的冲突但是更多是相同的利益:反恐、核安全、全球气候变暖、全球经济平衡。那么,既不是意识形态又不是利益,就是误解和误判造成的一连串的问题。尽管现在两国有很多的交流和各种谈判的机制,但很遗憾还是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目前来讲,两国没有发生严重冲突,这也许就是我们的了解避免了这种误会,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有时候事情一旦发生是不可收拾的。再说,科技的发展超过了任何政府制定政策的节奏,这就带来了很大的挑战,这不仅是中美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球性的。”他说。

谈到中国建立新型智库,李成表示,这个概念是习主席提出来的,目前中国已经把建立新型智库规划到了战略发展的主要的一个部分,不过,强调了“新”也就是说要建立和以往不一样的智库。中国过去也有智库,社科院就是世界上最庞大的智库,但是这次强调的“新”新在什么地方?

李成对中评社指出,新在以下几点:一;跟以往的智库不一样,更多元、与全球有更多的连接,二;有各种各样的偏重点从而有效地为政策决策服务,三;用新的媒体和网络空间来传播和影响政策;四;可能会是一个中国特色的“旋转门”。当然,他表示,中国智库的发展还在早期,一定会有一些问题,包括低范围的、无效的雷同、形式主义、只做会议不做研究等等,这些问题是可以理解的。大浪淘沙,有很多智库会被淘汰,但也有很多好的智库会适应形势,为中国的政策服务,为中国真正走向世界,成为世界上真正的强国服务。这样的智库会应运而生。

“事实上,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政府那样重视智库的发展,这本身是好事情,我本身是很乐观的,当然有人说是一窝蜂,智库热,但我认为这是国家强大以后必然会出现的。”他说,“美国的强大与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复杂性、社会的调整、民间知识分子作用的提高、跟对政治政策不同的新的理解都是有相关的。所以中国现在是紧跟世界潮流,在一定程度上还走在了前列。”

说到中国特色的旋转门,李成表示,这和美国的有些不一样,中国更多的是一些领导干部退休后到智库工作,像是曾培炎、戴秉国、李肇星等等,但是中国从智库回到政府部门工作的人相对较少,所以以后要着力培养年轻人进入政府,他相信十九大以后会出现更多从智库选拔人才的情况,逐渐形成智库向政府输送人才的渠道,这与中国的国际化以及对一些专业的重视是有关系的。中国现在更多地是从政府“转出来”,但今后不能只有一面转,两扇门要同时打开,这是今后发展的方向。

关于美国总统大选以及假如特朗普当选是否会对中国更好的问题,李成表示,这是个复杂的问题,不能够故意脱离实际情况来肆意评论,也不能以短时间的现象概括长时间的影响,也不能以双边关系的互动而忽视很多全球问题带来的挑战和影响。再说,一些无法预测的事件都会左右我们。

李成对中评社表示,希拉里对中国的女性议题和人权议题等有所批评,引起中国人的不满,但是有一些对华政策她是带着良好的心愿去进行的。也许在南海问题上她的一些话说过了头,但领导人说过话的情况总是有,但我们不能只看一面,中国对希拉里是有误解和不准确的分析的。

而特朗普是个商人,他这种颠覆性的言论和变化并不一定是对中国有利的,因为中国认为自己是现行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革命者。美国人对他的估计也不甚准确,当然现在评论还为时过早,但是他已经成为一股很重要的力量,至少在表面上,他掀起了一股反全球化、反移民、反公民权的潮流,但是居然会有40%甚至以上的人支持他,他也已经成为共和党的提名人。

李成分析,支持特朗普的人有低学历的白人,有反对华盛顿、华尔街等当权派的人,所以桑德斯的有些选票是会移动到特朗普那边去的,因此,继续讲他一定会输也是不负责任的。如果他当选,对华政策一定会调整,但是他所坚持的反全球化、反公民权的一些理论,会对美国带来很大的冲击,和美国的价值观背道而驰,因此令人惊讶和担忧。

李成也说,也许特朗普做的这一切是为了赢,美国人对于现在的选举政治和既得利益有反感,他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如果从零和角度看问题,那么特朗普当选也许对中国有利,但如果从双赢角度来看,美国的灾难会给中国带来无法想像的问题,中国现在是上升的国家,但是它需要国际空间的一个和平的环境。

李成是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及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同时也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他还领衔编纂由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出版的桑顿中心中国思想家系列丛书,也是美国国会美中工作小组学术谘询委员会成员、外交关系学会成员以及由杰出美籍华人组成的精英组织百人会的会员。李成出生并成长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上海。他于1985年赴美国留学深造,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亚洲研究专业硕士学位,后于普林斯顿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

布鲁金斯学会是美国上千家智库中最负盛名的一家,以“高品质、独立性、影响力”闻名并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球第一智库。学会重点研究外交关系、全球经济和美国国家治理,为美国政府决策提供意见,并为政府输送高品质的人才。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成立于2006年,主要聚焦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美国、中国邻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并就此提供前沿的研究与分析。

原文来自中国评论新闻网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