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frican kids waving chinese flags
记录在案

专访美国“中国通”杜大伟: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地区的游戏规则颠覆者

14日-15日非洲联盟第25届首脑会议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今年下半年,中非合作论坛会议将在南非举行,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举办中拉合作论坛等新举措下,中非关系的发展方向在哪?

美国智库“中国通”、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日前在北京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中国的非洲战略正在改变。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地区的游戏规则颠覆者。 

曾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和金融特使、在世界银行工作多年的杜大伟认为,15年前,受中国增长的需求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中国非常关注非洲的大宗商品自然资源。在杜大伟看来,中国对非洲资源能源的投入也无可厚非,因为西方国家以及全球资本对非洲的投入大多在资源能源领域,这是由非洲自身的特点决定的。

“目前中国在非投资出现了新一波由私营部门推动的高潮。现在中国大批中型企业开始投资非洲服务业和制造业”,杜大伟说。

杜大伟告诉本报记者,虽然目前中国对非投资存量占外国对非投资的总量比重很小,不到5%,但中国对非投资的流量增长很快。

2009年至2013年间,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杜大伟在任期间他推动了中美之间有关经济与金融政策的对话,包括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他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中美在非洲的合作的议题将纳入本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七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中国无需将资源项目“占为己有”

日报:你认为过去十几年中国有非洲战略吗?未来十年里,中国的非洲战略是否会变?

杜大伟:中国的非洲战略正在改变。15年前,中国非常关注非洲的大宗商品自然资源,比如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铁矿石和南苏丹的石油天然气,这是受中国增长的需求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

同时中国几乎对每个非洲国家都进行过投资援助。中国的非洲战略核心是大宗自然资源的交易。许多资源交易并未取得良好的效果,中国企业发现在非洲开发矿产项目远比想象的困难。大宗商品资源价格持续走低,相关投资也就失去了吸引力。

中国非洲战略背后的出发点有点错了(a little bit wrong)。中国担心自身没有足够的铁矿石和能源供给。但其实全球铁矿石和能源市场很大,运行良好。只要有钱,就可以去国际市场购买石油而不用将资源能源项目据为己有。

目前中国在非投资出现了新一波由私营部门推动的高潮。中国大批中型企业开始投资非洲服务业和制造业。非洲是一个年轻的大陆,大量年轻人构成逐年增长的劳动力,大部分非洲国家经济势头良好。这将为非洲经济发展和中国投资者带来双赢。

日报:过去20年里,非洲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处于优先地位。如今,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促进与亚洲、欧洲国家的联系,建立中拉合作论坛推动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合作。在这样的新格局中,你怎样看非洲在当下及未来中国外交中所处的位置?

杜大伟:短期来看,可能会转移一定对非洲的关注,但长远来说,一带一路促进亚洲一体化,对非洲发展有利。

“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促进亚洲一体化,这样仅仅获取矿产、能源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亚洲一体化确实对中国经济发展十分有益。中国可以在陆上丝绸之路的中亚地区以及海上丝路的沿线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增长将促进中国与沿线各国的共同繁荣。

从短期来看,一带一路、中拉论坛等中国新的对外倡议对非洲有一点点的冲击。因为非洲地区吸引力来自自然资源。但从中长期来看,中国互联互通的倡议将使非洲收益。

非洲是世界的一部分,非洲有持续增长的人口和劳动力。亚洲的劳动力将达到峰值并开始下降。所以亚洲的优质投资机会将逐渐减少,这样的情况已经在欧洲和日本发生了。然而非洲仍是个年轻的大陆,未来几年里,非洲将吸引大批中国投资在内的外国投资。

中国对非投资与西方差别不大

日报:也有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实践为其他地区的合作提供了经验。比如现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基础设施与国际产能,都已在非洲实践过。中拉论坛也能看到中非合作论坛的影子。你怎么看?

杜大伟:就“一带一路”战略来说,有人认为“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习近平主席的地区构想,经由陆路打通西方世界。但我认为,许多中国领导人已经意识到海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更为重要。对于大部分贸易往来,海上运输要远比路上运输便宜。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非常英明。沿线的中国、东南亚、印度都是庞大的经济增长体。当然,这条线将自然地延伸至非洲。短期内,非洲或许不是一体化的首要目的地,但从中长期来看,非洲必将从经济一体化过程中获益。

日报:中国是非洲投资的后来者,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只占全球对非投资存量的5%,但国际舆论中却有中国正在征服非洲等论调。为什么?

杜大伟:媒体总是倾向夸大新发生事情的重大意义。中国与坦桑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的合作协议可以追溯到50年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在非洲的投资都相对很少,在过去15年前才开始增长,这些新现象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力,也引人审视。

但在我们的研究中,将中国对非投资放在更大的图景中来看,中国投资仅仅是非洲吸引的外资中很小的份额,而且投资方式也与西方投资非常相似。中国对非洲自然资源领域的投入与西方投资者如出一辙,全球投资者对非洲的投入都主要聚集自然资源和能源领域。

中国改变了非洲的游戏规则

日报:中国投资会改变非洲投资的游戏规则吗?比如带来新的投融资模式或合作方式?

杜大伟:我认为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地区的游戏规则颠覆者。中国对非洲的能源、矿产提供了大量需求。尽管最近能源价格大跌,但是乐观来看,还是会有好转,因为中国巨大的需求量还在,这为非洲带来了很多实惠。中国的金融能力足以支持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领域的大量投资。所以说中国是非洲的规则改变者恰如其分。

当我们谈论中国的投资份额如此之小时,我们是从投资存量来看,而不是流量。大部分西方国家的投资存量的基础是数十年近百年。但是从逐年的投资流量来看,中国对非投资的重要性十分明显,中国对非投资的份额也正在逐年增加,中国正在成为非洲非常重要的融资方。

日报:有人认为投资于贸易相比,存在巨大的难度差距。中国投资者走进非洲仍要做很多功课。你如何看中国对非投资的增长趋势?

杜大伟:中非贸易额非常巨大,中国对非投资发挥了适度但积极的作用。我认为中国在非投资将继续增长,因为很多非洲国家都提供了十分有吸引力的机会。越来越多的中国私营企业在世界各地投资,中国对非投资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比例将大大高于西方国家的非洲投资占比,而且西方投资中流入非洲的比重很小,而中国企业似乎对风险的忍受能力更强。

日报:非洲未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撒哈拉以南非洲将有哪些机遇与挑战?

杜大伟: 首先面临的问题是非洲大陆50多个不同的国家同时存在。有一些非常成功的国家,比如莫桑比克、乌干达、坦桑尼亚,这些国家发展得很好,尤其是南非。同时,也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很糟糕。比如刚果在25年里的人均GDP增长为负。非洲大陆两极分化很严重。

很多国家需要进一步一体化,打破壁垒和关税,促进贸易并从中受益,这将大大吸引中国等外来投资。一旦非洲地区完成一体化,它的内部市场将是巨大的。但是如果国家之间还有许多壁垒,那么整合将困难重重,对投资的吸引力也会下降。

中美非洲合作纳入S&ED

日报:未来非洲发展过程中,中美两国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杜大伟:首先,对目前非洲某些领域冲突的解决是中美两国合作的契机,比如正在南苏丹发生的冲突。中美两国都拥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因而有责任维护和平、阻止战争。

此外,非洲是世界的组成部分,拥有促进整个世界经济增长的劳动力。IMF的最新报告清楚地显示,过去20年里主要劳动力增长是在亚洲,但未来20年,主要劳动力的增长会在非洲。因此,资本、技术也将从中国、美国、欧洲转移到非洲,将为非洲经济腾飞打下基础。

非洲国家自己也要做好自己的作业,比如继续制定友好的经济政策,改善投资环境。中美两国将从不同层面共同努力,确保不同类型的资本平稳转移到非洲。这将惠及非洲、中国和美国三方。因为亚洲的劳动力驱动已经不足,这也是中国企业纷纷“走出去”的原因之一。

日报:英国、法国已经尝试与中国一起在非洲展开合作,中美未来在非洲是竞争还是合作?

杜大伟:据我所知,中美在非洲的合作将在本月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进行讨论。比如,美国在贸易便利化、区域一体化政策等“软件”建设上有优势,而中国擅长基础设施建设等“硬件”的建设。非洲国家将在中美合作中大大获益。

该采访原载于2015年6月16日第一财经日报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