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活动

在跨国威胁的时代构筑国际秩序

Bruce Jones 演讲: 这个项目开始于18个月或者24个月前,当时的设想是在美国政府换届之前讨论一些问题,看看美国的政策是怎样支持当前国际秩序基本结构的。在二战后的美国外交史上,无论是在布林顿森林体系还是联合国中,对于维护基本国际秩序和制度,美国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在后冷战时代,美国外交政策学术圈对国际秩序和国际结构的兴趣似乎消失了——这表现在,无论是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关注本身还是在这一方向上投入的研究基金都减少了。通过观察世界大事和分析了它们的本质之后,我们认为,新总统奥巴马将加大对某些问题的关注,这些问题包括:美国在全球扮演的角色、当前我们所面临挑战的性质,以及在构建国际秩序和机构的过程中美国政策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进行这个项目是为了提出这些问题,然后本着一种解决问题的务实精神来应对它——也就是说不仅仅从美国国内的角度思考和求证,再向公众卖掉这些结论。事实上,我们创造了一个国际化的咨询机制,目的是为了给我们的思考和结论提供信息,尤其是获得来自于美国国外的参考。

这个过程因此包含了两个部分,一个是为这个项目而专门成立的国际顾问团,一个是美国顾问团。后者是一个两党性质的组织,包括奥尔布赖特、伯格和其他很多人都在里面。国际方面,我们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深学者和官员来一起思考这些问题和挑战的本质。我们有从非洲、欧洲和亚洲来的成员,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是我们在中国的顾问,他非常积极地参与了这个项目。

这个项目建立在五个前提上。第一个前提是,我们目前面临着一系列跨国威胁,和冷战时代或者冷战第一阶段相比,这些威胁同国家权力与国家秩序的关系是完全不同的。其不同体现在一系列与非国家性参与者(non-state actors)联系日渐紧密的议题上:包括气候变化、经济依赖、跨国恐怖主义、核武器扩散、经济对和平的威胁、生化危机等等。我们认为这些威胁本质上讲是长期积累而成的,并非某一单个因素所决定,它们同时还创造了一种深刻的安全依赖性。虽然我们还没有从安全领域阐释依赖的想法,但经过分析后的跨国威胁告诉我们,安全领域中确实存在一种深刻的相互依靠。美国国内的安全目前深深地依赖着全球安全,反之亦然。第二个前提是,安全的互相依赖性和安全挑战的本质,决定了回应这样的挑战必须通过深刻、广泛和密切的制度化合作。第三个前提(虽然它似乎更像是一个从研究中获得的结论),我们合作处理这些威胁的制度安排,在美国外交思想中将发挥比通常臆想的更重要的作用。不过,这些制度安排还没有达到足以迎接深层挑战的高度,因而需要改革和再造,同时,也需要和当前的政治权力平衡结成一致。第四个前提是,改革当前国际合作机制的道路,必须依靠美国政策和权力的介入,有时候则是美国的领导。这一阶段,美国的政策和权力必须与其他处于上升期的主要大国合作,它们必须使自己适应保持克制,适应国际合作机制的发展。 

显示活动记录全文 »

与会人员

主持人
崔立如 Liru Cui

嘉宾
Carlos Pascual

嘉宾
Bruce Jones

更多信息

Get a weekly events calendar from Brookings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