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a_family001
文章

独生子女政策的终结

从2016年1月1日起,所有中国夫妇都可以生育两个孩子,这标志着延续了长达三十五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终结。在过去三年中,结束独生子女政策的进程大体上分为三步:2013年3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与卫生部合并为新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八个月后,也就是2013年11月,中国宣布将政策部分放宽,允许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二胎。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据估计在新规下有超过1100万的夫妇符合生育二胎的条件,但截至2015年8月,却只有169万份申请,占符合条件总人数的15.4%。第三,也就是最后一步,在2015年10月,政府宣布从2016年起所有夫妇都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在最新的变化中,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减少对夫妻再生育的管控。在这一步中,一项更为显著的变化是,无论夫妻生育一胎或二胎都不再需要获得政府批准,只需要在新生儿出生后进行登记即可。虽然仍未解除所有限制,且官方语言仍使用“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说法,但彻底结束独生子女政策似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家庭将来可以自由选择何时生育以及生育多少孩子。

独生子女政策是在1980年推出的临时措施,其目的是控制中国人口增长,促进经济发展,以应对计划经济体制下资本、自然资源和消费品严重短缺的情况。然而,中国经济不发达的解决之策并非是极端的生育控制措施,而是国家放宽对经济控制的政策改革。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繁荣使上亿人口脱贫,近一亿年轻人走进大学,并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无论老幼,都可以追求自己的经济目标。同许多其它国家和社会一样,中国社会经济和文化的转变加速了其生育率的下降。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的生育率远低于更替水平,中国开始面临持续的低生育率所带来的日益增加的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下,继续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不像1980年仓促推出独生子女政策那样(独生子女政策只是基于对人口和社会肤浅理解所做出的政治决定),如今研究人员在呼吁结束独生子女政策中发挥了更积极和更有意义的作用。来自中国人口研究顶尖机构的学者在2001年组成了一个学术团队,他们致力于研究中国新的人口现实和独生子女政策持续的不良后果。在2004年4月、2009年1月和最近的2015年1月,他们三次呼吁中国政策制定者放宽并结束独生子女政策。在他们和社会许多其它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人口结构得到了优化,对人口增长和独生子女政策合理性的误解得以消除。

然而,这项政策的改变至少晚了十年。造成推迟的主要原因是,持续不断的人口控制已经成了政治官僚们政权合法性的部分来源。此外,中国民众已经被假定人口会无限增长的“马尔萨斯式恐惧”洗脑,并错误地认为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社会和经济问题都是由人口增长所致。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将被作为公共政策制定中最昂贵的教训被公众牢记。同一些中国官员的说法相左,上世纪70年代,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号召晚婚晚育少生,在独生子女政策推出之前,生育率就已大幅下降。在20世纪70年代初,在那些生育率跟中国持平的国家,虽然没有实行像独生子女政策这样的极端措施,但是其出生率后来也有所下降,有些达到了类似于中国的水平。独生子女政策虽然在降低中国的人口增长方面作用有限,但在其实行的35年内,却产生了数以千万的单孩家庭。中国目前有1亿5千万单孩家庭,其中约一亿家庭是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果。对于这些家庭,政策造成的伤害是长期性且无法弥补的。随着中国社会劳动年龄人口和老年人之间的比率下降,人口老龄化不仅对中国社会本身带来严重的负担,也为很多达到工作年龄的独生子女们带来了苦恼。此外,中国三十年来新生儿的性别比例一直严重失衡,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性别选择性堕胎及杀害女婴。所以,中国目前大概有2000-4000万的“剩男”。

在政策部分放开阶段,年轻夫妇们不温不火的回应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江苏在07年至09年所进行的先驱性的研究成果——中国目前的低生育率更多是主动选择而非政策限制的结果。在东亚其它地区,如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和中国香港,鼓励生育政策和亲家庭政策也并没能使低生育率有所上升。因此,中国终结独生子女政策也不太可能使出生率显著增长。

独生子女政策的实行显然不是自愿性质的。为了执行这一政策,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绝育和堕胎运动。单单是1983年,约2100万人出生,1440万人做了堕胎,2070万人(主要是女性)做了绝育手术,此外,同年还有1780万例插入宫内节育器手术发生。这些手术大部分是非自愿的。

我们的后代将会带着困惑和疑虑来审视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对许多人来说这一政策都难以理解——为什么所有的国家都在二十世纪下半叶面临人口快速增长的挑战,唯独中国走到了这样一个极端;为什么在一个基于尊重家庭、亲属和孝的社会,政府却强制执行了这样一项终止了至少一代人亲戚联系的政策;为什么中国在生育率已经大幅下降时实行这样的政策;为什么中国经过这么长时间才结束这项贻害无穷的政策。面对所付出的高昂代价,不仅需要从政治和公共政策制定上进行反思,学术界也应反思如何参与以及误导了公共政策的制定。

独生子女政策失败的教训值得好好总结,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自愿计划生育服务的重要性,尤其是它在减少和避免计划外生育,以及在改善妇女和儿童的生活和促进性别平等方面的重要作用。获得安全、自愿的计划生育服务是一项基本人权。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服务,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生育率是不可能迅速下降的。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也开始意识到妇女在生育决策中的核心作用,并开始关注计划生育服务质量问题。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束,中国需要对年轻夫妇们有一个清晰迫切的再教育计划,让他们对计划生育和卫生服务机构有一个完整的认知,并对他们的生育做出明智的选择。中国应继续提供免费和安全的自愿计划生育服务,关注其服务质量并保障妇女生殖健康。

原文来自 Studies in Family Planning

作者

王丰

前布鲁金斯专家

加州大学尔湾校区社会学教授

复旦大学讲座教授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