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报告

东海争端:中国的短期胜利和长期损失?

中日近期的紧张局势爆发于 9 月 7 日。当天,一艘中国渔船撞上了日本海岸护卫船,并被日方扣押。这一事件引起了持续整个九月的严重外交冲突。日本和中国(以及台湾)在该地区的领土和经济权利上存在分歧是争端的起因,并会继续引发紧张局面。

中国政府对此反应十分强烈,中止了两国的旅游合作,取消了拟定的高层会谈,并可能停止出口稀土矿物(中国方面对此存有争议),而日本则未能采取任何有效对策,最终迫于压力,在对该渔民进行正式指控前将其释放。对任何国家而言,领土争端和对其统治权的挑战都不能草率对待。毫无疑问,中国必须对日本扣押中国船只和公民的行为采取强硬立场,因为扣押行动发生于国际海域,在此海域,悬挂海商旗的船只应该得到尊重,理应返回到国旗所示的国家。

中国取得了短期胜利?

通常,在发生国际争端时,尤其是涉及到领土和国民安全时,如果一国采取强硬立场,对方可能会采取同样立场。然而,在该事件中,当中国政府采取强硬立场时,日本政府并未采取相应的强硬措施,比如对船长提出控告,以行使其司法权。而且,尽管日本要求就此事进行高层谈判,中国却觉得稳操胜券,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
 
当前紧急事件的处理结果令中国感到满意,因此中国的强硬立场在这件事上基本取得了成功。但有些人士分析说,尽管日本表面上外交失利,但它实际赢得了利益,或者说至少避免了更多损失。比如,该事件可以解释为日本执行其国内法律程序的结果,而并非是屈服于中国政府压力的结果。在冲突发生之前,日本海岸护卫队从未扣押过中国船只并依照日本司法体系进行处理。然而,在这次的整个事件中,日本依照国内法律处置中国船只和船员,藉此向世界表明,日本对钓鱼岛/尖阁岛周围地区可有效行使主权和法定管辖权。释放船长而不予以控告是一种法律行为,它意味着日本行使了其司法管辖权。按照法律界定,日本可以宣称,它对于钓鱼岛/尖阁岛的司法管辖权现在已成为既定事实,如果将来国际法庭插手此事,这将是影响裁决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日本成功地开创了一个重要先例。

长期损失?

尽管中国取得了表面上的胜利,其它长期趋势则可能对其不利。在中国面临的其他问题(如与日本的整体关系、南海的领土争端、与美国的货币汇率争端、商贸活动争端、甚至与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异见人士的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之间的分歧)上,其最近的强硬态度和行动是否对其有益尚不确定。世界上很多国家希望跟中国合作。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关系融洽,尤其与俄罗斯的关系正日益好转。然而,它和东盟成员国、日本和韩国(亦即其东亚邻国)以及美国的关系发展并不十分顺畅。

首先,渔船事件直接导致美国公开和私下宣称将根据《美日共同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对日本予以军事援助。9 月 27 日,奥巴马本人说日美联盟是“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石之一”。9 月 23 日,当被问及美国的安全保护伞是否会延伸到钓鱼岛/尖阁岛时,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证实美国将“履行盟国职责”。日本政府披露,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告诉其日本同僚,钓鱼岛/尖阁岛将处于《美日共同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之下,虽然对此美国方面只证实说,希拉里敦促中日双方展开对话,并表达了快速解决中日争端的愿望。

即使没有美国的公开支持,日本首相菅直人领导的新内阁出于两种原因,也将对中国采取较强硬的立场。首先,日本公众对释放中国船长的强烈不满乃是情理之中,所以新的日本领导集体在任何类似情况下都将显示强硬态度。更重要的是,他们吸取了前两任内阁的教训。菅直人的前任鸠山由纪夫尝试了新的方法,试图在美日联盟中维护自己的主张,并努力与中国营造更紧密的关系,但他很快就辞职了。另一方面,强硬派小泉纯一郎却牺牲了中日关系,完全倒向美国,并执政五年以上。首相菅直人和外务大臣前原诚司意欲追随前自由民主党首相小泉纯一郎的路线,而不是其唯一的民主党前任鸠山由纪夫的道路。撇开国内政治不谈,如今在日本,“中国威胁论”的声音可能比以往更为强大。

而在另一阵线,在去年 6 月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上,当南海和南沙群岛的主权争端浮出水面之时,八个利益相关国支持美国而非中国,他们对中国施压,要求达成合理的解决方案。9 月末,中日紧张局势处于高峰之时,奥巴马总统与东盟十国领导人会面并共进午餐。这是美国总统和所有东盟领导人的第二次会面,而且是首次在美国本土进行。他们达成共识,畅谈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和自由通航权,并赞成在南海问题上尊重包括海洋法在内的国际法。这是中国长久以来所不希望看到的。
在这种情况下,采取民族主义方法或依赖硬实力的铁腕外交政策无益于中国的国家利益。纵观国际政治史,新生的强大竞争者出现并开始影响现状之时,其它国家自然会开始权衡这个新生力量是自身利益和现有世界格局的破坏者、推进者、合作者还是施惠者。而且,其它国家对于新来者造成的任何损失反应都非常敏感,而较少关心从中获得的利益。对于中国可能提供的任何帮助,邻国少有感激之情,而是更加疑心中国可能心怀鬼胎。考虑到这些形势和偏见,中国应该加强对话与合作之类基于软实力的途径,而非施行硬实力对外政策和外交路线。

美国卷入是否会恶化中国对其邻国的态度?

当然,美国和中国都期望维持东南亚的和平与稳定。尽管钓鱼岛/尖阁岛事件与《美日共同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有着潜在联系,而且美国声称南海海域的自由通航权与美国利益攸关,但实际上美国和中国几乎不可能就此领土问题产生直接对抗。即使在中日之间爆发敌对行为之时,美国将钓鱼岛/尖阁岛纳入同盟保护伞之下,奥巴马总统也并未就列岛的主权问题表明立场。按照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高级负责人杰弗瑞•巴德的说法,在 9 月 23 日的纽约会谈中,奥巴马总统和温家宝总理并未提及钓鱼岛/尖阁岛问题,但巴德说,美国希望通过外交协商处理该事件。

中国面临的所有国际关系问题都与美国利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和中国都是泱泱大国,足以影响全世界各个部分。但正因如此,两国利益的密不可分乃是情理之中。怀疑美国参与所有事件和总是对美国心怀疑虑是违背事实与情理的。认为美国始终是事端的幕后操纵者因此中国除了对抗美国之外别无选择的观念毫无事实根据,且对中国的利益并没有好处。事实上,温家宝总理和奥巴马总统在 9 月 23 日的高峰会谈中达成了共识,认为美中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并且分歧能够通过对话和深入的相互理解予以解决。

出于最诚挚的关心,我作为第三方给出的建议是:在当前阶段,中国最好将其与美国的经济冲突以及与日本和其它国家的领土争端视为互不相关的事件,分别进行处理。同时,中国必须和东南亚诸国以及其它邻国进行更多对话和接触,努力传达出一条信息,即中国由衷希望避免损害邻国利益。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