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资本市场如何为就业服务

资本市场存在个人的风险及回报,也存在社会的风险及回报。股市泡沫破裂以后,如果个人投资者手上还有股票,那他们的财产就会遭受损失,这是个人层面的风险。

但是他们的损失可能换来崭新的行业。比如美国的高科技泡沫带来了网络和IT产业,导致了生产率的大幅度跃进和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美国次贷问题至少使中低收入的人能住上好的房子。这是社会层面的回报。发展资本市场的目的就是为了鼓励投资者承担风险,也鼓励社会承担风险。整个社会如果不愿承担风险,就会像过去计划经济一样没有创新和改革,因为改革就是一种风险,当然风险是有回报的。

  社会的风险和回报是我们应该认真考虑的。目前中国股市牛气冲天,老百姓积极入市。既然老百姓这么愿意去投资、去资本市场承担风险,那么这些上市公司拿到投资者的钱后去做了什么?也就是说,我们社会通过一个机制把钱集合起来,又去创造了什么,给后代留下了什么?这是需要仔细考虑的问题。

  我认为中国制定政策时最重要的出发点应该是就业问题。按照农业部数据,农民工平均工资是每月120美元。农民的货币收入应该比这个水平更低,否则农民工就不会出来打工。因此,中国还有4.8亿的劳动力每月收入不高于120美元。这意味着中国还有很多劳动力没有充分就业,或者说就业效率不是很高。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剩余劳动力”。“剩余劳动力”这个词容易造成误解,实际上这些人并不是闲散人员,而是他们的就业是不充分的。同时我们也知道,中国出口远远大于进口,有巨额经常项目剩余,这意味着存在资本剩余。资本剩余和劳动力剩余的同时出现是不符合古典经济学的。在古典经济学的生产函数中,只要投入劳动和资本就会有产出。这其实是过于简化的描述。实际上,劳动力和资本的结合需要中介,最重要的中介就是金融业。

  资本市场的功能是把资本放在最有效率的项目上,从而雇佣劳动力,解决就业问题。政策制定者不应该担心股指是向上走还是向下走,而更应该关注资本市场的社会风险和回报,看资本市场能不能把剩余劳动力和剩余资本结合起来创造就业、能不能把最好的投资项目筛选出来并淘汰不好的项目。

  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可以感到,中国很多地方需要大量的投资,有很好的项目在等着投资,比如交通、环境、能源、教育、医疗等。但是同时,很多没有效率的投资大量存在,多到让我们感觉过热了。这样,没有效率的投资把好项目挤出去了。中国金融体系的管制太多,好的项目上不去,不好的项目管不住,社会风险巨大。这个问题应该尽早解决,否则当股指升到太高时,解决这个问题时因个人回报和风险所造成的不稳定因素会制约对于社会风险和回报的处理。

  资本市场最重要的任务是处理风险,把好的项目挑选出来,让资本和劳动力相结合。但是处理风险是非常难的,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有完美的方法来处理风险。我们现在既然要让个人、企业去处理风险,就不应该允许单方向风险的存在。单方向风险的例子包括:人民币只升不降,股指只上不下,房价只涨不落。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是无法处理风险的。正因为风险是单向的,所以现在很多普通百姓在对企业和股票投资并没有深入了解的情况下就能投资炒股赚钱。这是不正常的。

(作者:肖耿,前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