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g7_2015_merkel
专栏

终结化石能时代,倒计时开始

当人们的关注逐年淡去,G7,七国集团峰会,也会冷不丁爆点猛料,把人们的目光和兴趣重新收拢,让人们看过来,看过来。刚刚在德国巴伐利亚结束的G7峰会就牢牢地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不是因为安倍竭力鼓噪的南海问题,也不是令奥巴马纠结的乌克兰危机,更不是欧洲人担忧的希腊债务,而是让默克尔一举成为环保英雄的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宣言。七国一致,庄严宣布,在本世纪内终结化石能时代!

如果说瓦特蒸汽机的运用是工业革命的标志,那么这个工业革命就是化石能时代的开端;迄今为止的全部工业时代,都是化石能时代。这个时代今天仍在延续。经济全球化大潮裹挟着工业化大生产从发达国家冲到欠发达国家,以煤、石油和天然气为主体的化石能之火正在燃遍地球每一个角落。去年一年,烧掉的化石能相当于1820年至19××年的总和。今天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呈现化石能时代的特征。这是一个蓬勃发展、蒸蒸日上的化石能时代。然而,就在此时,丧钟敲响,留给化石能时代的时日已经确定。敲钟人正是开启了、享受了、挥霍了,同时也屡屡受害于化石能时代的始作俑者——今天世界上最发达工业国。

化石能时代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时代。如果说对火的运用是人类文明的肇始,人类对化石能得心应手地利用的确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文明。经济学家常常激动地宣称在短短的200年间,人类创造的(物质)财富是以往全部时代的总和。化石能的利用使许许多多包括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甚或是家常便饭。人类也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省出来时间可以全球遨游或者宅在家里上网打游戏。最为实在的,是化石能的利用催生了近代的粮食生产的“绿色革命”,从而供养了数以十亿计的人口。

然而,化石能又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糟糕的时代。借助化石能和大型机械,人类毁掉了地球上大部分森林,从而导致生态系统中大量生物物种灭绝;拖拉机、农药和化肥的使用使粮食生产所倚赖的农田土壤板结、退化甚至毒化。天空中弥漫的污染、河流中流淌的脏水,追根溯源似乎都能找到化石能的蛛丝马迹。也是由于化石能的燃烧,人类正在改变地球的生物化学循环和整个气候系统,不断升高的气温、剧烈增加的极端天气、快速融化的冰川、急速上升的海面,所有这些的背后都有化石能作祟。

人们对化石能的情感的确十分复杂。化石能与财富、荣耀、腐败甚至罪恶纠结得如此之深之广。在这个时代,财富与化石能之间往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个人中总少不了那些石油生产国和石油大亨。在加利福尼亚这个美国最富有的、以高科技创新闻名于世的州,最赚钱的不是苹果、谷歌或者英特尔,而是雪佛龙——一家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石油公司。按照这个逻辑到布什总统的老家得克萨斯州,找到的最赚钱的企业,当然也是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在中国,拥有了煤炭石油天然气,似乎也就拥有了财富的基础。我常常想:像安徽的淮南、陕西的神木和内蒙古的鄂尔多斯这些城市,假如没有煤炭该是怎样一种光景?中国的反腐在能源系统成效斐然,是不是也跟我们这个化石能大时代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呢?

应了狄更斯的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个令人生爱生恨的化石能时代终究是要过去的。这一点,我们从来也没有怀疑,只是永远也不愿提起。其实,这个事实就像皇帝的新衣那样一目了然。一个又一个天真直率的小孩说了多次无果。终于,皇帝今天自己醒悟,发现了新衣的真相,并把它说出来了。G7就是那个皇帝。

化石能时代终结不终结,或者何时终结,为什么G7说了算?是啊,就算G7是皇帝,他也不是神仙。他的话就那么灵吗?G7的这次共同宣言,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国家的一个政治宣示。它彰显的是一种共识。这个共识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反映了世界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方向和潮流,更重要的是,它为发达国家的政策制定提供了基础。最终,必然影响到包括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世界经济和技术发展的方向和模式。值得引起全球的政治家、企业领袖和技术精英高度重视。

回顾一下国际气候变化谈判过程可以帮助理解G7宣言对中国的影响。20年前,中国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并开启了一年一度的缔约和履约谈判。按照公约规定,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不需要承担减排义务,不管是强制的还是自愿的。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崛起,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承担减排义务的压力加大。纵使中国有千条理由,仍无法平息国际舆论。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大会上,中国为达成《哥本哈根协议》发挥了关键作用,并迅速承诺到2020年,自愿降低碳排放强度40%—45%,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至15%,通过植树造林增加13亿立方米木材蓄积量。5年之后,中国进一步宣布到2030年左右碳排放总量达到峰值,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20%。随着今年年底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的临近,要求中国更高承诺的声音日益增加,期望值正在调高。以发表《斯特恩报告》闻名全球的英国著名经济学家斯特恩勋爵撰文,认为中国能够比目前声明的2030年提前5年达到碳排放峰值。中国承受的压力进一步加大。从过去20年的谈判过程看,全球目标和国际压力终究会对中国国内的目标和政策发生深刻影响。站在不同的角度,你可以说我们在节节让步,也可以说是大势所趋,顺势而为。无论具体如何,一旦G7的宣言成为全球政策目标,对中国经济、技术和社会的影响绝不可小觑。

有人觉得G7的宣言不可太当真,毕竟到本世纪末还有长长的85年,早得很呢!仔细想想,并非遥不可及。如果化石能果真在本世纪退出,今天出生的婴儿将在其有生之年亲眼看到!这对今天的企业和政府的规划意味着什么?及早谋划,战略布局。毕竟多数与能源相关的基础设施,如发电厂,规划寿命几十年之久。如此看来,85年并不遥远。

其实,对于化石能时代的前景,中国的认识十分深刻。恰在一年前,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专门研究中国能源安全战略,并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非化石能源的全面发展是中国能源革命的核心内容和重要目标。弄潮儿们说,这一次,中国要领先一把。

两个世纪前的化石能源革命开启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人类历史的工业文明时代。21世纪,化石能时代的终结之日,莫不正是生态文明兴起之时?

终结化石能时代的大幕已经拉开,倒计时正式开始。相信也好,否认也罢,我们能够选择的只是有准备还是无准备。


本文发表在7月17日的《中国经济时报》

Q

Qi Ye

Director, The 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