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朝鲜崩溃的情景

朝鲜的政权更迭不可避免。分析家不可能知道目前的领导层如何以及何时不再统治这个国家;人们期待它朝一个更仁慈的政权稳定、逐步地过渡,但是我们不能排除朝鲜突然崩溃的可能性。这只是许多情景之一,或许不是最可能的一种,但鉴于朝鲜继续发展其核设施,如对可能出现的崩溃处理不慎,则付出的代价必将非常高昂,因此必须对一切意外情况的发生进行规划。

行动概念


朝鲜崩溃一旦发生,美国必须准备好发挥主要和直接的作用。人们可能自然地认为朝鲜崩溃会使韩国的作用大于美国。但这是个危险的假设,美国必须预先与韩国、中国及其他各方谨慎协调,制定一个基本的行动概念,该概念应包括三项主要任务:

  • 寻找并获得核材料:放松朝鲜的核材料和/或核武器对美国的安全将是个噩梦,立刻将这一任务的紧急性提高到目前的伊拉克和阿富汗行动之上。寻找这些材料将会非常困难,因为局外人(以及大部分知情人)不清楚其数量,而且根本不知道核材料和实际设备的位置。这个任务可能与该行动的其他方面具有许多本质不同。
  • 恢复秩序并可能与朝鲜军队余部作战:如果朝鲜崩溃,美韩联军必须能够结束可能发生的混乱。他们需要击败朝鲜军队任何散兵游勇(抑或集结部队)在当地的抵抗行动或利用远程打击武器袭击韩国领土的行动。他们还必须抓捕朝鲜的最高领导层,除非已经通过谈判予以赦免。
  • 提供基本的商品及服务:朝鲜人民,包括大批流亡者和内部难民,将需要食物、医疗和住所。尽快提供服务至关重要,这既符合道义原则也有助于减少人民对外国军队可能的抵触情绪。

 军事人员将主要面临这些挑战,尤其是在开始的时候。然而,与前期相比,目前美国政府显然淡化了针对朝鲜半岛的主要军事方案。对此有几种解释。美国战略家因其他地方的行动、职责和困扰而疲惫不堪。整个美军中央司令部的决策者们被持续和潜在的军事行动搅得心烦意乱。美国地面部队的指挥官不可能考虑由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重点承担另一场行动,因为他们已经在其他地方投入过多兵力。而且,由于预计2012年美军/朝鲜半岛的主要防务职责将移交给韩国自己的军队,美国可能感到没有责任领导联合行动应对可能的意外事件。

美国的主要作用

然而这种想法没有建立在坚实的前提下。美国对拥有核力量的朝鲜赌注非常巨大;在稳定一个其境内不知何处有8至10枚核武器的国家时,如果以为我们可以依赖相对保守方式的单一联盟,这种想法是种错觉而且是不负责任的。未能做出适当规划令人难以接受。这可能要求美国军队在最后一刻以出乎意料的方式进入朝鲜——冒险重复过去的悲剧,同样的动力曾导致中国于1950年卷入朝鲜战争。与崩溃情景(或者以战争策划者的行话来说是“5029”)有关的挑战主要有四个:

  • 如上所述设计一个坚实的总体行动概念,适当强调尽快获得朝鲜的核武器——并同时限制所有交通工具通过陆地、海上和空中出国,并提供额外的防护层防止核泄漏(应同样关注生物和化学武器)
  • 精心打造分担行动责任的联合行动方案,并根据环境要求调整计划——既尊重首尔在此类行动中的领导作用,又符合华盛顿需要对行动施加重大影响的要求
  • 与中国建立紧密、持续和高水平的合作——既保证朝鲜与中国之间的边界安全,又可以避免中国军队与美韩联军接近时发生任何意外
  • 制订与北京与首尔共同遵守的原则,规定如何处理战后外国军队在朝鲜半岛的驻军问题,而不是乐观地假设他们会自然予以理解
  • 考虑到直接利益及上述一些挑战的长期战略性——以及可能与崩溃情形相伴的不确定、混乱及暴力的程度,如果认为美国可以用某种方式将稳定朝鲜的任务外包给韩国盟友,这种想法一开始就会破碎。

如果主要任务仅仅是恢复朝鲜的秩序,而不是击败朝鲜军队陆空联合进攻,尽可能依靠首尔似乎是有道理的。韩国在数字上可能拥有维持朝鲜稳定的能力。朝鲜是个中等大小的国家,在人口上比伊拉克或阿富汗稍少。其人口估计接近2500万。这需要50万部队来维持稳定。韩国现役部队拥有该数量的士兵,另有 800万预备役和准军事人员。此类令人安心的计算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国防部明显倾向于认为韩国军队本身基本可以做到这一点。

复杂的战术和战略挑战

但是该问题比单纯的维和任务更加复杂。首先,即使在明显崩溃的情形下,朝鲜百万大军中的一些可观军力可能会反击韩国。崩溃可能带来朝鲜多个派系力量的争斗,而非全国范围政权严格意义的、完全和即刻的瓦解。大量的韩国军队可能因此在每个村庄和每个城市陷入无休止的战斗。

仅仅基于整体武装力量要求的计算还忽略了时间范围。韩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在朝鲜领土扩展并建立统治——而我们又能提供多长时间?事实上,在发现并控制朝鲜有关核设施的行动中,速度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在整体5029战争计划框架内,对美国军队的要求视具体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如果问题发展特别迅速,可用的美国主要战斗部队当然只限于驻扎在半岛内的数量,可能还会有驻扎在冲绳的一些海军。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启动自己的预备役军队可能比任何美国本土部队的反应更为迅速。但即便如此,美国特种部队在帮助搜索核武器过程中的作用也非常巨大(假如他们能够非常快速的飞越大洋)。他们不但能够与韩国军队合作,且甚至能与拥有核材料并处于大部分朝鲜军队包围下的朝鲜机构合作;如果这是获得危险材料的唯一可行方式,首尔和华盛顿可能与此类拥有核武器的朝鲜机构达成交易。寻找核材料将需要情报搜集和分析等主要工作。

这种崩溃情形的变异可能包括朝鲜逐步陷入内乱之中——在此情况下及在有目的和相关的时间范围内,美国很可能选择从美国本土部署相当数量的军队。明确描述此类不同情况在这种努力中非常重要。

假设美国军队能够快速部署重大力量,下面的问题将是——他们应该做什么,以及他们应该去向何方?而这是所有问题中最令人烦恼的问题。在美韩联盟内部将出现重大挑战,而与中国合作时甚至会产生更大的挑战。

因为阻止朝鲜可能携带核材料的车辆的重要性,协调美国和韩国军队,避免友军开火事件和其他灾难发生至关重要。另外,为阻止朝鲜人员流动,联军可能会经常互相开火。许多军队还必须通过快速空运去巩固边界线。这意味着当他们通过空中运输时,朝鲜空军可能仍然具有攻击能力,从而可能发生空战。诸如敌我识别和领空协调等问题会比伊拉克战争困难得多(首先因为,在伊拉克战争中,长时间的空中打击先于联军在地面或空中有目的的行动;其次,在伊拉克中部、西部和北部的行动中,美国依靠的大部分是自己的兵力)。

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合作甚至更加重要。如果美国能够在朝鲜政权真正倒台前将军队部署到主战场,这个地方也许就是冲绳,这里的美军可能比韩国驻军更胜任攻取朝鲜北部的任务。利用两栖作战和空中打击能力,美国可能比韩国实施更快速的部署。但这也可能马上产生一个问题,即北京对于美国军队再次接近其边界到底会作何反应。

如果没有核忧虑,这个问题可能不必面对;朝鲜北部只需放在一边,等待韩国率领的联军向前推进,攻占城镇和军事设施。但在目前情况下,必须尽快封闭该国所有边界。如果美国军队部署到中国边界,则必须考虑几个主要问题。我们必须了解中国是否开入朝鲜北部建立缓冲区并处理人道主义问题,而不是在其自己的领土上——至少应快速及清晰地与北京进行沟通。或者为避免那种可能性,我们可能需要取得法律依据——如果不能取得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解释为何美国军队有权占领朝鲜部分领土而中国军队不能。我们还可能需要迅速承诺,美国军队将随后尽快从朝鲜领土撤出,即使统一在首尔政府下的朝鲜半岛需要保留美韩联军。其他一些问题还将出现并需要予以注意。所有这些问题必须经过讨论——在可能的危机或战争之前讨论,因为到时将会太晚而无法确保顺利处理并安全解决朝鲜崩溃后出现的复杂而微妙的问题。

作者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