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北韩的核武悖论

2009年5月25日,当世界被南韩前总统卢武铉不幸死亡的消息深深震惊时,北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或DPRK)实施了第二次地下核试验,招来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尽管北韩已经在几个星期前公开宣布将进行核试验,但事件的发展比外界分析家的预计要快的多。北韩选择的时机可能与其实施强硬措施对抗南韩总统李明博领导的现政府有关,李明博抛弃了此前两位总统主张和实施的“阳光政策”。但北韩核问题包括第二次试验的根本原因和逻辑应该以更宽广的视角加以考虑。北韩有关其必须加强核威慑力量的主张在最近发表的声明中得到了充分解释。

2009年4月29日,在联合国安理会(UNSC)通过一项全体一致的主席声明谴责北韩本月初发射“卫星”的行为后两个星期,DPRK外交部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称联合国安理会应立即道歉并撤销其关于北韩的决议。声明警告称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不立即做出道歉,DPRK将被迫采取进一步的自卫措施,包括核试验、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并决定建立轻水核反应堆,而且作为第一步,立即开始发展可以确保自己生产核燃料的技术。在同一声明中,DPRK宣称“通过六方会谈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愿望已经破产,局势正走向战争的边缘。”

这是北韩政府首次发表有关进一步实施核试验的正式声明。尽管威胁声明在北韩对外宣告中司空见惯,但是这次的核警告不仅仅是一种陈词滥调的重复。北韩官方报纸《劳动新闻》同日的评论称:“把DPRK所采取的关键措施视为边缘政策和对某方施压的行为是一种非常狭隘的观点。”

在很大程度上,该声明再次突出显示DPRK在2006年首次实施核试验后继续发展核武计划,并成为一个独立核武国家的强烈政治愿望,也显示其已经做好了技术上的准备。事实上,北韩几天前曾宣布通过在宁边核设施回收使用过的核燃料棒,它已经重启核活动。

毫无疑问,联合国安理会的主席声明促使北韩发表了进一步实施核试验的官方声明。北韩继续进行核武器计划的问题,不应仅在联合国安理会与北韩之间或在六方会谈(北韩声称已经退出会谈)的范围内加以讨论,而应在一种更广泛和战略性的背景下予以观察和理解。在此背景下,可以说北韩正在不顾一切地被迫(部分原因在于自身认知)寻求一种有效方式以保证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生存。

在这一点上,北韩核问题与伊朗核问题相比非常独特,因为平壤具有双重目标和目的。除了安全和政治目的,获得外部世界持续的经济援助成为同等重要和必不可少的目标。换而言之,北韩核计划的目标既是为了形成强大的军事威慑力,也是作为获得持续外援的砝码维持其非常虚弱的经济。这种独特的范式对解决核问题僵局具有自相矛盾的双重影响。当结合美国的灵活态度时,它有利于促进六方会谈取得进展,但它同时也鼓励了平壤的强硬派反对无核化,从而使美国的态度变得强硬。

具体而言,DPRK核计划追求的双重目标对最终外交解决该问题具有双重影响。一方面,它为DPRK和国际社会带来希望,认为通过谈判可以最终达成协议,尽管双方充分意识到这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只因为它们可以在此过程中获益。另一方面,至少对于北韩而言,此类谈判的结果不应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不仅因为DPRK不信任美国及其他各方,而且因为北韩的双重动机使得平壤做出与各方签署最终协议的决定极其困难,甚至完全不可能。在这种背景下,即使DPRK乐意接受一个令其满意的安全协议(近期内不太可能达成),它仍然希望对其虚弱经济的外国援助即使不能永远不断,也应该持续尽可能长的时间。

在这种独特状况下,DPRK发展核武器的强烈政治意愿似乎合乎情理。以下五点有助于解释为何这个国家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坚持拥有核武器的主要原因。

1.防卫

首先,正如DPRK频频声称的,其核武器计划是美国自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以来对DPRK采取的长达50多年“敌视政策”的结果。尽管DPRK没有明确解释它为何感到这种“敌视政策”,但结束朝鲜战争的正式和平条约以及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似乎是DPRK重新定义其对美国政策看法的最低要求。2009年3月8日,北韩外交部发表一份声明,抨击“美国对北韩推行始终如一的敌视政策”。按照声明的说法,这种“不变”和“持续”的美国敌视政策的实质是“消灭【北韩的】意识形态,推翻其制度,而这两者都是其人民选择的。”该声明得出结论称DPRK别无选择,只能“加强核威慑,这点它已经澄清过。”

2.缺乏选择

第二,北韩长期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这限制了其政策选择并驱使它追求核武器。在冷战期间,DPRK不但面临敌人的敌视而且遭遇自己阵营中的沉浮。在后冷战时期,北韩所处的国际环境甚至更加恶劣,因为它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进入一种微妙的新时期,来自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安全和经济支持变得不再令人满意、可靠和可持续。新的国际环境迫使DPRK更加独立。尽管DPRK发展“主体”(自主)思想作为其独立精神的政策表现得非常成功,但是,在安全和经济上独立的实践不像预期的那样容易。强调独立自主带来“先军”政治(军队优先政策),而先军政治使得核威慑变得非常必要。

3.不均衡的发展

第三,朝鲜半岛深刻变化的力量平衡迫使DPRK不得不发展核武器。当DPRK的经济生产力常常面临自然灾害和体制性停滞时,南韩的“汉江经济奇迹”不仅深深伤害了DPRK的国家威望,还使得其国家安全和经济竞争力更显脆弱。为了弥补在朝鲜半岛低位政治上的不利地位,DPRK必须证明其在高位政治上的优势,从而在未来朝鲜半岛统一时对首尔保持有利地位。

4.经济发展

作者

第四,平壤认为振兴其体制性停滞的经济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成功发展核能力。从有利于北韩的角度看,没有什么比“核武牌”更有效,既可以赢得国际社会的注意又可以获得大量经济援助。由于北韩经济需要持续的外国援助,要DPRK就其核计划与美国达成最终协议,即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将是极其困难的。因为此类协议可能意味着外援的终止。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放弃核计划换取更多经济援助的主张在北韩的长远战略考虑上毫无意义。

5.强盛大国的抱负

最后,DPRK领导层长期抱有的成为强盛大国的野心使拥有核武器成为必然。在北韩的观点看来,现代历史表明整个朝鲜半岛长期被欺凌并成为强权争霸的牺牲品。DPRK认为自己是整个朝鲜半岛的合法代表,它拥有政治意愿和能力成为一个强大的军事力量,不仅能够保卫朝鲜半岛的和平与安全,而且还可以与地区和全球舞台上的其他核大国平起平坐。

以上五点表明,只要DPRK内部或外部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北韩核危机将会继续。既然北韩核悖论已经成为一个政治、安全和经济死结,很明显它已不可能通过仓促、无诚意的和变化无常的外交努力加以解决。布什政府对北韩采取的自相矛盾的政策令许多国家对美国的真实意图迷惑不解。随着奥巴马政府表现出强烈的追求世界无核化的政治意愿,现在应该是国际社会彼此紧密合作,以更冷静的头脑、和协调一致、一贯、耐心及持续的态度解决北韩核危机的时候了。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