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世界需要建立多边机制约束各国中央银行货币政策

对于金融危机发生的原因,我认为问题的根源不在于监管的缺陷。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可能会有不力,但这不是导致金融危机的系统风险。我认为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中央银行没有受到监管的约束。在全球智库峰会的开幕式上,基辛格博士就提到,金融危机的发生表明当前经济已经全球化,而政治仍然是本土化的。

货币政策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是要保证我们实体经济中资本得到有效的利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各国的货币政策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导致了资本价格,也就是实际利率,严重扭曲。

        各国的中央银行最终受到本国政府及政治的影响,包括受到本国选民的影响。但是,本国选民都是今天活着的选民,将来要出生的选民没有投票权,其它国家的居民也没有投票权。所以,当今民主制度的这个缺陷导致了各国中央银行只为一部分利益团体,也就是在场的选民负责任,而不对更广泛的全球的共同利益及将来的选民负责。
       
        全球金融危机后,各个国家实行的刺激经济政策,包括美国的零利率政策和其它国家大量发行货币的政策,都有可能造成将来更大的资产泡沫。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去考虑这些全球金融可持续稳定发展的根本问题的话,我们将要付出的代价会非常非常严重。

         怎么样才能约束各国的中央银行呢?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经验。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创新。它的成功之处在于约束了各个主权国家制定贸易政策的权利,一个主权国家对任何一个国家降低关税,就必须对其他所有国家降低关税,并且永远也不能再把关税提高,这些多边国际原则保证了全世界有一个稳定的自由贸易环境。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稳定的全球金融可持续发展环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要约束各国的中央银行。我认为中央银行应该遵循几个基本原则:一是稳定的汇率;二是稳定的实际利率(名义利率-通货膨胀率)。实际利率对真实世界的资源配置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正是因为实际利率的剧烈波动才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实体经济内的重复建设和浪费及金融体系内的扭曲及投机。

相关内容

        中央银行还应该限制投机性的短期跨国资本流动。另外,我们要正确看待通货膨胀问题。通货膨胀可以是消化历史债务的一个工具,但必须受到约束。在温和通胀的政策实施过程中,必须保证实际利率是正的,必须保证工资与通胀挂钩。要保证温和通胀在消化历史债务的过程中,不能影响实体经济资源的配置。

(作者:肖耿,前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