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专栏

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G-20合作的后续步骤

世界产出及就业最严重的收缩还在后头。金融风暴可能会持续下去。为缓解危机的影响进行政府合作以及避免以邻为壑的政策非常必要。4月2日在伦敦举行的G-20首脑会议是各国领导人达成一致行动共同应对危机的关键机会。

不进行合作将会进一步削弱信心并加剧危机。1933年,同样在世界性经济困难时期召开的伦敦世界经济大会的失败提醒人们,如果各国领导人不采取合作行动将会导致灾难性后果。

必要的合作有两种形式。既然大火已经肆虐,现有的消防队必须对付短期的紧急问题。但是,因为已有的消防站、设备和消防管理安全法规并不充分,所以需要努力重建以确保在中长期更好地应对火灾。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只将精力集中在紧急的问题上,而将重建协议推迟到以后。然而,没有对未来重建消防站和管理法规的可靠承诺,则无法达成如何扑灭目前紧急火灾的协议。G-20领导人在计划4月2日举行的会议时,应该将重点放在采取一致行动解决迫在眉睫的危机上,同时应关注加强政府间长期合作的具体承诺。

如果他们具有远见,G-20领导人将加强国际机构的权力和职能,作为其合作的渠道。目前,最重要的需求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稳定论坛、以及承担监管金融机构职责的组织(例如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此类加强措施对所有国家均非常有利——无论大国还是小国,富国还是穷国。但是很少有政府做出坚定的承诺。尽管一个有效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于支持它实现自身目标和促进繁荣是必不可少的,但美国一直没有行动。欧洲人全神贯注于维持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不成比例的过多投票权和执行委员会席位,而不是促进建立一个更强大、更有效的机构。新兴市场国家,如中国、印度、巴西和墨西哥也不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视为有利于其根本利益的机构。然而,这些国家的目光都是狭隘的。它们即使不是完全忽略,也是轻视了适当加强国际机构能够促进所有国家集体利益这一事实。

国际机构并不总是能够有效发挥作用。它们没有被授予充分的权力实施多边监控,而且在行使它们拥有的有限权力时信心不足。它们的分析能力不够强大。对于当今世界,它们的管理具有重大缺陷。尽管具有弱点,然而它们能够并确实起到积极的作用。在目前的危机中,国际社会别无更佳选择,只能依靠这些机构并尽快增强其职能。

所有国家需要进行集体谈判以支持近期行动和长期机构改革。实际上有些必要的改革是一种零和游戏。例如,许多发达国家的投票权份额,特别是欧洲国家的份额必须降低,使代表份额不足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和巴西的份额得以增加。但许多其他方面的必要改革是正和游戏。最显而易见的是,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大国可以共同协商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稳定论坛和其他机构,这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将是互惠互利的。

本说明的剩余部分确认了可以成为该集体合同首付款的具体短期承诺。从伦敦峰会的视角来判断,每一部分均是4月2日峰会公报的短期“可交付成果”。 

G-20领导人应达成:1)宏观经济政策一揽子合作计划,特别突出财政刺激方案。该一揽子计划应包含一项财政刺激方案,针对每个拥有财政扩张政策空间的国家而执行。每个国家的方案应根据其国情而作出具体规定。同样重要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负责监督具体方案的实施并明确识别那些不能充分做好份内工作的国家。各国领导人应承诺他们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控拥有“牙齿”。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控的可靠承诺是各国领导人可以采取的一个充满希望的措施,用以增强对协作政策能够减缓短期产出及就业紧缩的信心。该承诺也是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各国长期宏观经济及汇率政策多边监督的入门费。

各国领导人应协商2)监控各国承诺的对应协议,以避免以邻为壑的政策。世界贸易组织,或许还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获得明确授权,定期报告各国影响跨境交易的全部政策。无论商品及服务贸易还是金融交易,对那些倾向于制订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国家,应该予以点名批评并让其感到羞愧。G-20领导人必须真诚表明他们支持这种监控,即使其自己的国家受到批评也不会破坏这种国际报告制度。

G-20领导人应该3)紧急紧急计划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提供额外资金来源并要求修订其条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更多的大量资金满足短期紧急情况及中期需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渠道及限制性条款需要改变。这种需求对于低收入国家以及一些净资本流入严重短缺的新兴市场国家尤其迫切。

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金来源的最佳途径无疑是扩大总配额。新借款安排(NAB)的扩大也值得一试。但是这些理想的变化无法立即采用,因为它们必须经过天长日久的谈判并伴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管理方式的重大改革(以下第4点)。

但是在近期,G-20领导人只有两种可行选择。一个是要求在现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程序下批准3a)数额巨大的一次性即时特别提款权(SDR)拨款。其规模至少应为2000亿美元。作为临时措施,巨额SDR拨款可以立即实施,而不必修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任何条款。(这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票数的85%多数票。)就立即扩大全球流动性而言,SDR拨款是一种不完善的、迟钝的工具。拨款的最大部分,约三分之二将流向对其很少产生或根本没有直接利益的国家。尽管如此,其仍将对整个世界产生毫不含糊的积极影响,因为世界金融和经济体系面临严重的危机,SDR拨款的效果可产生实质性帮助而且可以作为促进短期信心的一种方法。

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资源的其他短期选择是3b)增加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定成员国的双边借款。最近来自日本的1000亿美元特别借款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希望从其他高储蓄国补充类似借款的一个最初例子。这种方式可以有助于提供即刻资金来源。但个别国家的特殊借款至多是一种临时措施。一个主要困难是其他几个双边借款候选国(中国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可能有理由证明,它们不愿提供贷款,除非提升它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权,以便更好地反映其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

鉴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额外资金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治理改革之间必然的紧密联系,G-20领导人应保证4)重启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获得财源及全方位治理改革的国际谈判。协商全面改革的承诺首先是重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消防站而不仅是对付今年的火灾。但是这种承诺对于鼓励各国为今年的灭火战斗进行必要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大国的积极参与)。尽管经过三年谈判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于2008年4月就一揽子改革计划达成一致,但这些改革是保守而不充分的。关于该一揽子计划的更多政府及立法考虑应该延期。取而代之的是G-20领导人应该促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各国财政部长、代表及工作人员于明年重启谈判。各国领导人应制订明确的时间表,并要求在2009年秋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前取得明确进展。

将要协商的一揽子大胆改革计划应在总配额规模上提供重大增长(至少增加一倍);审查并扩大新借款协议下的借款安排;完善成员国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短期流动性贷款机制贷款的条款;修改成员国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其他机制的条款;纳入经过改善的准则作为决定配额和投票权份额的基础;修改执行委员会和成员国选举人的组成,将执行董事的数量减少到20名以下;去掉禁止选举人分裂投票的规定;将许多关键决定要求的特别多数票从85%降到80%;保留2008年4月系列改革计划中做出的将基本投票增加到三倍的决定;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多边监督及对世界经济包括汇率实施宏观监督的授权;以及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实施此类监督的分析能力。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在明年得以协商全面改革的可靠首付以及增强短期信心的一个措施,G-20领导人应宣布5)达成如下协议:今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领导人选拔将仅取决于个人业绩,并考虑来自所有国家的候选人。领导人选拔应要求双重多数投票赞同(与批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协议条款修订的要求相同。)该协议将废弃长期存在但现已不适用的惯例,即欧洲国家政府指定欧洲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而美国政府指定美国人担任世界银行的行长。(美国和欧盟联合声明重申此协议可能与G-20公报同时发表。)

最后,4月2日的公报应重申以下承诺:6)改革负责促进金融机构谨慎监管(监督与管理)合作的国际组织。4月2日会议之前已经没有充分的时间用来协商该领域健全、具体的措施。总之,大多数此类措施是关于重建消防站和设计更佳消防安全法规的长期任务。一个可以采取的直接措施是拓展对金融稳定论坛的国家参与并重组谈判桌席位结构。国家参与同样应在以下组织内予以扩展:巴塞尔银行监督委员会、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国际证券监管委员会组织和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改善金融标准和谨慎监管的主要职责事实上在于各个国家。但是G-20领导人应通过可靠措施使各个国家加强合作,制订一致的世界最低标准并对这些标准进行监管和执行,为履行2008年11月的协议建立基础。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