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记录在案

老龄化的中国如何走向富裕?

新华网华盛顿9月20日电(记者王丰丰)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人均寿命不断提高,人口结构也在发生巨大变化。新任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人口学专家王丰认为,中国政府、社会必须尽早行动,才能应对快速老龄化带来的一系列经济、社会等问题,引领中国走向富裕。

王丰说,中国在50多年时间里,实现了国民预期寿命从大约35岁到70岁的飞跃,是个了不起的成就。不过,这同时也对尚处在经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构成一大挑战,经济增长潜力、社会保障体系以及家庭结构都面临压力。

“中国人现在的预期寿命和美国相差不了几年,但人均收入大概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在启程前往北京就任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前,王丰日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家中通过电话告诉记者。

首当其冲的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后劲。王丰说,中国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7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迅速增多,同时,20岁至24岁的年轻劳动力逐渐减少。这将导致本可用作投资的资金用于支出消费,对经济会产生“不可避免的长期消极影响”。

中国政府显然认识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国务院新闻办公室9月10日发表中国第一本专门阐述人力资源状况和政策的白皮书。发布这本白皮书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说,中国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和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挑战这样一个两难的局面”。

除影响经济发展潜力外,老龄化也在冲击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首先就是养老金。王丰说,若不及早行动,养老金“空账”问题可能越来越严重。

此外,医疗系统与医疗保险体系也会受到巨大冲击,全社会的医疗开支会迅速上升。根据美国研究人员对医疗保险机构赔付支出的相关研究表明,老年人的医疗费用高于年轻人,投保人生命最后一年中花费的医疗费用更占到医保机构支付医疗费用的20%左右。

王丰说,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医疗费用已成社会开支的一个重大负担。他打算在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组织力量,多做一些相关研究。

王丰认为,老龄社会其实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对整个人类社会而言有很多好处。能活得更长让人们更愿意投资和学习,推动了20世纪的社会经济发展。对21世纪而言,面临的挑战在于人们没有经历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社会上出现如此多的老人。

对中国而言,这个过程进一步缩短,其他国家用100年积累出来的老龄化问题,中国只用了50年。而且在中国,伴随老龄化社会出现的是大量独生子女家庭。因此,除了给政府收入和支出带来压力外,老龄化还对中国的传统家庭结构带来巨大影响。

王丰说,人口的成长需要时间,应对老龄化带来的问题不能等,“如果等到所有问题都发生的时候再来处理”就已经晚了。他提出,要想确保老龄化的中国走向富裕,加大在教育方面的投资是个不错的起始点,但要做到这一点,政府、社会和家庭的参与缺一不可。

“尽管抚养人口和被抚养人口的比例在变化,但如果每个工作者的生产效率能更高,就能增加个人收入和政府财政收入。提高劳动生产率首先涉及的就是教育投资,”他解释说。

加大教育投资还可以为老龄化社会到来储备人力资源。王丰说,老龄化社会到来以后,中国会需要更多医护人员,但现在中国的家庭护理和家政服务往往“不分家”,家庭护理人员缺乏相应的专业培训。

王丰说:“应对老龄社会是个长期性的挑战,不是一下子就能有一个结论。我们应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创新。”

作者

王丰

前布鲁金斯专家

加州大学尔湾校区社会学教授

复旦大学讲座教授

王丰认为,中国目前的养老、医疗等保险还不是一个全国统一的制度,覆盖面亟待提高。只有减少“后顾之忧”,才有可能鼓励国民不再存下一大笔钱养老防病,而是将其用于消费。

中国政府目前正在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并开始试点新农保制度,但城镇非就业老年居民仍然没有基本养老保障制度,同时各项社会保障制度之间还缺乏顺畅衔接的机制,补充性的社会保障制度发展也相对缓慢。

王丰说,除了在制度上拾遗补缺外,还应鼓励制度创新和推动技术进步。他举例说,在医疗方面,就可以根据老龄社会的特点,推动长期护理保险作为医疗保险的补充。除此之外,还应鼓励技术进步,将医疗费用降下来等。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