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记录在案

中国梦和中国治理

编者注: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和上海社会科学院承办的“中国梦的世界对话”国际研讨会7日在上海开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李侃如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题为《中国梦和中国治理》的大会演讲。演讲全文原文刊登於中国网

中国梦和中国治理

我们这次会议讲的是“中国梦”,今天的演讲人都已谈到,这个梦的覆盖面非常广泛,是习近平主席在一年前提出来的。说明中国要克服历史上的一些屈辱,成为一个富强国家,然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研究中国已经很多年了,在过去150年间,很少有中国人没有这样的梦想。因此,要理解中国梦,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看一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情况以及会议决议。这样我们就更能理解中国领导人的意图,及其面临的关键任务。也就是说为了实现中国梦,中国社会和中国政治制度将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我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明确提出了以下六大主要方面,这也是中国梦的主要内容。当然别人看到的重点可能与我的观察不同。第一是对经济发展利益进行更加公平的分配,包括缩小城乡差距,这样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就会有同样的生活机会。第二是要建设生态文明社会,进一步关注并解决大气污染、水污染、温室气体排放等主要的环境问题。第三是要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这样才能推动居民消费,实现创新和效率驱动型经济的发展,并减少对出口和投资驱动型经济的依赖。第四是加强政府机构服务能力建设,提供必要的社会服务,以应对未来20年中国面临的挑战,而这些服务是中国快速老龄化过程中迫切需要的。中国的人口变革是人类历史上速度最快的变革,因此中国现行政治体制能够提供的公共服务也需要做出重大改变。第五是减少政府对经济活动的行政干涉,这样到2020年市场就能够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第六是维护国内社会稳定,这么多重大的变革都需要有国家政策来指导,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就是一个关键。根据决议,一方面,中国要继续加强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制度,另一方面还要采取措施,加强党内作风建设,并且提高中国共产党的社会治理能力。

上述六个方面,范围很广,深思熟虑,并且令人瞩目。但是,实现上述目标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例如,中国必须应对如下挑战。

现在来谈谈我自己对六大方面的主要感想。我是作为一个局外观察者来谈论这些观点的。

第一个挑战是人口结构的转型。中国在今后20年间会发生人口结构的极大逆转,即从现在每5个工作人口养活一打人口,20年之后会变成只有两个人来养活其他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转型有这么快,因此对中国的影响也将是深远的。虽然中国经济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就人均水平而言还不是富裕国家。所以中国将是历史上第一个人口老龄化后,还没有达到人均富裕水平的国家。

 第二个重大挑战是资源短缺。在我看来,中国面临的最大资源短缺就是可用水。如果用国际对比的视角来看,中国的各种物理资源和自然资源,除了煤炭外,基本上都属于人均匮乏的国家。这种资源匮乏会给中国带来很大挑战,也让中国实现经济梦想时会面临困难。

第三,中国正在进行信息技术革命,这一革命带来了飞速的变化,这种变化对统治阶层和国家治理的影响有着无法回避的未知性,这很有可能会对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作者

李侃如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外交政策项目和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

中国面临的第四大挑战是,中国是历史上唯一同时进行着世界上速度最快、规模最大的城镇化和市场化的国家,而且,全球化、以及非国有行业的增长和信息革命,所有这些巨大变化都在中国同步发生。由此出现和社会紧张,社会压力无所不在。如何应对所有这些变化对于中国的未来,对于实现中国梦的愿望都至关重要。我们知道,所有这些变革都会对社会造成不稳定因素,都会带来紧张的压力。我们都想实现梦想,但是怎样实现梦想是很困难的。在历史上,我们从未看到过哪一个国家同时进行或者经历过这么多的重大变化。我非常敬佩中国一点,就是你们认识到了该做一些什么,然后就会采取积极行动。

 中国面临的最后一项重大挑战是,由于上述的快节奏和多层次变化,导致人们对社会道德和价值观的看法不一。我一直在研究中国历史,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社会道德和价值观是中华文明至关重要的方面。最近的变化节奏是如此之快,在我和一些中国朋友交流时,他们往往会表达出这种忧虑,有些人直言不知道现在中国社会的道德是什么。社会道德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以及中国领导人面临的重大挑战。中国现代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的政治制度非常有能力,而且非常注重功用和实效,并且在过去成功应对了很多重大挑战。我提出中国面临的前述各项挑战,并不意味着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而是为了表达以下的观点:即实现中国梦的道路绝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困难。

十八届三中全会规定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经济改革任务,但还是没有讲到政治改革。因此,在一些西方人看来,这是一个经济的全会,而不是政治的全会。但是,我并不认同这种看法。我认为,为了实现八届三中全会所要求的经济变革,可能会要求政治制度作出重大的改变。我不想在这里讨论中国要不要实现多党制的问题,而是讲真实的中国政治制度运转,这是政治学家眼中非常严肃的话题。目前,中国政治制度的一个现实是:中国共产党参与了政府和经济的运行,包括学术讨论和社会政策制定,中国共产党这种角色的覆盖面和深度都是其他西方国家中没有的。

三中全会决议阐明了一系列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的改革任务,在很大意义上来说,这个决议触及的话题让我们想到目前的运行机制反映了当前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运行情况。为了实现下一步改革,党和政府也要做出一些变革。比如说,决议强调加强市场力量在资源配置和优化上的决定性作用,同时还需要加强司法制度的作用,以便能确保基本社会权利和公平。此外,还要加强所有权的保护,以便改进责任的分配,比如保护自然资源的责任。而且还要进一步减少腐败行为,改革官僚体制,同时党内纪律检查的力度也要加强。此外,中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也有所变化,以创造一个更有效率、更公平和可持续地经济和社会结果。前几年,中国中央政府已经赋予地方政府以更多决策权和更多的灵活性。为了增加GDP,为了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为了获得晋升机会,大批基层中国官员在过去几十年中把激励机制发挥到了极致。现在我们又面临着不同任务,因此激励机制也要有相应的改革,因为政府官员的政绩是受激励机制影响的。

中国有大量县市政府机构,与之相应的是大量行政官员。如何改变他们的激励机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会要求进行大量的实验,并且还要有其他一些重大改革,这些改革是前所未有的。所有这些在三中全会的决议中都有体现,要实现这些改革任务,中国共产党就要继续进行改革。中国共产党就是目前中国政治制度的中心,这一政治制度的运转也反映了党本身的运作。为了改变政治制度,党内也必须要进行重大改革,这样人们才能够分清主次,知道如何来实现中国梦。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重大挑战,要改变党内的重大制度,也要对目前政治制度中的权利分配进行重大改变,激励机制也要作出相应的重大改变。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目前正在逐步推出的新政策,以及这些新政策会如何推动中国梦的实现。我经常和中国的同行朋友们交流,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十八届三中全会和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有很大相似之处。

现在西方国家有这样一种认知,那就是认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使中国走上了平稳发展的新道路。我认为这个看法有些误解。我认为邓小平的天才之处就在于,他清楚地知道中国必须要走的大方向,但是他的天才更在于他知道如何管理这些改革中的政治因素。1978年-90年代中期的改革过程并不平稳,一些邓小平的盟友在重大问题上也有不同意见,所以有时候邓小平就会做出让步,或者等待下一个最有利的时机。这样,邓小平在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同时,并未中断现有政治制度的运作。所以我非常崇拜他的智慧,他确实导引中国进入了新阶段。

我认为这也是习近平主席目前面临的一大挑战,他的任务也是要管理好改革过程中的政治因素,因为出人意外的事情总是不可避免。在美国,市场虽然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市场也不一定产生你需要的结果。所以除了要应对金融危机等市场产生的问题之外,还要面临其他一些不良反映,这些不良反映可以是政治性,也可以是社会性的。对中国而言,要开展习近平主席所提出的重大变革,就需要应对党内的很多挑战,或者是改变一些战略,然后才能稳步前行。

总的来说,三中全会给了我们一个大致的未来发展方向。新的中国领导人阐明了他们对中国梦的理解,以及实现中国梦的主要因素。我认为,中国未来治理所面临的任务非常广泛,也没有办法来进行精确预测。如果中国政治制度本身不发生改变,其他任务的实现就会更为困难。我想最后指出一点作为结束语,那就是在不同领域的改革取得成功之后,这些成功本身就会改变环境,而发展环境又会改变制度,这是一个双向的作用力。所以,随着中国社会和经济转型的发展,它们将会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创造出新的必须要应对的现实。作为一个来自外国的观察员,我觉得关注中国发展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