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 labourer carries honeycomb briquettes at a coal processing factory in Shenyang, Liaoning province. REUTERS/Sheng Li/
文章

中国进入新增长阶段 煤炭驱动型增长终结

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资深研究员齐晔与英国国家学术院院长、世界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勋爵等人在25日发表《自然-地球科学》杂志刊文,指出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与煤炭消费增长的脱钩,中国煤炭消费的峰值或已提前到来,中国经济正积极在走向绿色增长新阶段。

改革开放后的30多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成为世界经济史的奇迹。这一奇迹是在大规模化石能源消费基础上建立的。煤炭消费量从2000年的13.6亿吨上升到2013年的42.4亿吨,年均增长率高达12%,2015年消费量占到了全世界消费总量的50%左右。可以说,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是一种典型的煤炭驱动型增长。大量的煤炭消费是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影响重要根源。

一般认为中国煤炭消费或在2020年至2040年间达峰。但是,2014年,中国煤炭消费下降了2.9%,2015年则继续下降了3.6%,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保持了较高速的增长。这一现象标志着中国经济增长已经与煤炭消费增长的脱钩,中国煤炭消费的峰值或已提前到来。

在过去的35年里,煤炭的使用驱动着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煤炭所占能源消费总量平均高达75%。近年来,煤炭消费增速逐渐放缓,单位GDP的能耗强度比起“六五”期间下降超过65%,能源结构中煤炭的比重也降至2015年的64.4%,是中国现代史上的最低点。

中国已经可以做到在保持经济稳步增长的同时减少煤炭的使用,原因有两点。第一,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能源消费需求增速下降,经济结构趋于优化,经济增长与煤炭消费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1991年至2010年,中国的建筑业与制造业的年均增长率达到12.6%。然而,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制造业造成的冲击,加之国内房地产市场也趋于饱和,建筑业产能严重过剩,“十二五”期间,制造业与建筑业增长率下降了8%。2015年,电力、钢铁、水泥三大高耗煤行业的煤炭消耗分别下降了6.2%、3.2%及8.2%。与此同时,低能耗的第三产业增长迅速,在经济中所占比重也超过了50%。这说明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渐渐远离了高碳排放、高能耗的增长模式,走上了可持续、包容性更强的发展道路。

第二,空气污染治理与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加快了煤炭在能源结构中比重的下降速度。从2006年开始,政府在历次五年规划里加入了空气污染物和能源强度等指标。减少使用煤炭是完成这些目标的重要手段之一。此外,清洁能源的使用使电力行业里煤炭的比重从2007年的83%降到2015年的72%,煤电能效也有大幅改善。

近两年煤炭消费的下降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大势使然。首先,经济增速的放缓和第二产业比重的下降是中国新常态的基本特征。纵观世界历史,发达国家都经历过一段在高速增长后经济缓慢增长的阶段。当城市化和工业化达到一定的阶段,第三产业也将取代第二产业成为一个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次,为了完成中国在巴黎气候协定里承诺的国家自主贡献,即在2030年前后碳排放达标及清洁能源比重达到20%,中国政府持续加大在非化石能源领域的投资和建设,其投资规模占世界总量的1/3。第三,中国正展开新一轮以能源、通讯、高科技制造业为主导的“工业革命”,能源技术的进步将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经济增速的放缓和经济结构的转变,以及能源结构的优化将继续促使煤炭消费稳步下降。

历史上,煤炭消费的达峰是一些发达国家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以英国和美国为例,他们先经历了由煤炭时代到油气时代的转变,并开始逐渐进入清洁能源时代。中国正在积极地终结煤炭时代,缩短自己的油气时代,提前走向清洁能源时代。与英美两国相比,中国在一个更低的发展阶段完成了煤炭消费的达峰。以购买力计算,中国的富裕程度比英美煤炭达峰时分别低10%(1956年)和75%(2007年)。考虑到中国的工业化程度、庞大的人口、以煤为主的资源禀赋,如此迅速的达峰与有效的政策引导关系密切。

煤炭驱动型增长的终结并不意味着煤炭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事实上,煤炭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仍将在中国能源结构里扮演主要角色。然而,中国经济的增长和民生的改善将不再依赖煤炭消费的增加。中国煤炭达峰将是人类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作为世界上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中国的煤炭达峰不仅是全球碳排放达峰的必要前提,也是国际减排努力的重大转折。

齐晔、斯特恩等人《中国的后煤炭增长》一文刊登在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出版的《自然-地球科学》网络版上(下载全文),另外三名作者分别是邬桐、芦佳琪和Fergus Green。论文全文将在下周岀版的杂志上刊出。

作者

J

Jiaqi Lu

Research Assistant - Brookings-Tsinghua Center for Public Policy

更多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