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Delegates clap their hands as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1st row) arrives for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March 3, 2017. REUTERS/Jason Lee     TPX IMAGES OF THE DAY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TS119SN

布鲁金斯学者看“两会”

杜大伟, 李成, 齐晔, 胡敏, and Yu Ning

2017年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和3月5日在北京开幕。“两会”是观察中国的重要窗口,可以从中窥见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势。布鲁金斯学者也从个人研究领域出发分享了他们的“两会”看点。

杜大伟,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

我着重关注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中央银行、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领导的讲话,因为我对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存在一些疑问。中国经济正在积累大量债务。中国官员谈到了这一点。对此进行控制的唯一方法就是收紧货币政策、减缓信贷增长。此举或许会小幅降低经济增长速度。那目标增速是什么呢?此外,也有一些抵消增速降低的方法。我认为中国应该刺激消费。因此,我才要关注那些更为宏观的讲话——货币与财政政策以及结构性改革的细节是什么?(译自《中国日报》

李成,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资深研究员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今年是实施经济改革的重要一年——特别是对于十八届三中全会布局的深化经济改革而言。

正如我们所知,两会往往关注民生问题。我认为,深化经济改革反映了对于如何改善民生——特别是如何扩大中国中产阶级的广泛重视。

可以说,虽然有人担心一些政策没有得到全面贯彻,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国内消费提升了;服务业环境充满活力;大学生创新创业公司广泛出现,特别是在上海、深圳、北京和其他主要城市。这意味着至关重要的发展。

如果顺利,进一步实施或深化改革会有更多积极的消息,而这会为一些项目的加速推进开辟道路。(译自《中国日报》

齐晔,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中国的能源转型和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要同时解决高效、低碳、清洁三个问题。能源强度、碳排放强度和清洁能源比重是检验能源转型的关键指标。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中国的能源强度下降5%,清洁能源比重提高了1.7%。计算表明,碳排放强度更是下降7%。中国能效和碳生产率提高的速度以及清洁能源比重上升速度,在中外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十二五”期间,中国超额完成能源强度和碳排放强度的规划目标,同时,清洁能源比重也大幅超过规划目标。“十三五”开局之年延续了能源加速转型的势头在节能、低碳和清洁化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进展。可喜的是煤炭消耗无论数量还是比重进一步显著下降,使中国经济稳步跨入后煤炭增长时代。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上,中国不仅将超额实现哥本哈根协议目标,更为实现巴黎协定目标打下良好的基础。

胡敏,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非常驻资深研究员

我比较关注两会有关能源环境气候变化等相关议题的讨论,过去的几年间,每年都有很多代表提出关于环境能源的提案议案,而过去几年我们也看到包括《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订工作、《环境保护法》和《环境保护税法》的不断通过和实施,相信今年相关的讨论仍然会很激烈。另一方面,作为宏观经济的核心战略,同时也对环境能源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议题,包括去产能、经济结构调整、城市发展等也是我关心的重要领域,这些可以说是比直接的环境末端治理更加重要的议题。我很高兴地看到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节能减排数据,也很认同现在政府的稳健从容的经济激励方式,这在未来将对绿色经济转型的整体表现带来长期良性效果。

俞宁,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主任、研究员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三农问题的学者,我为习近平总书记扶贫“不要脱离实际随意提前”指示中的务实精神喝彩,也非常认同以“授之以渔”为主的“五个一批”扶贫攻坚部署。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要求进一步实施的“五个一批”,包括“发展生产脱贫一批”、“异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前四者旨在改变致贫环境,实现机会公平,鼓励贫困人口发挥主观能动性改变命运;最后一项则将通过转移支付脱贫的政策限于确有需要的人群。这样的设计契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能极大减少人们担心失去福利而自掘的贫困陷阱。具体制度设计中,我们也应认识到工程师思维是不够的,因为人不像钢筋水泥,他们会针对制度改变行为,而引导这些行为往往是制度成败的关键。扶贫攻坚能获益于公共政策研究者更深刻的思考。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