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hinese staffers adjust U.S. and Chinese flags before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rade negotiations between U.S. and Chinese trade representatives at the Diaoyutai State Guesthouse in Beijing, Thursday, Feb. 14, 2019. Mark Schiefelbein/Pool via REUTERS - RC16D7D1C040
Order from Chaos

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能被缓解吗?

本周,特朗普总统将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日本的 G-20 峰会会谈。媒体关注的是两位领导人能否重启贸易谈判,或者至少暂停“贸易战”。但是本次会谈关乎的远不止贸易谈判。整个中美关系现在都处于危险的螺旋式下降中。这次的特习会会可以稳定局势吗?

很遗憾,不太可能,因为中美关系的几乎每个方面都存在危机。更危险也更让人担忧的是,中美政府都越发把对方看作是全面竞争对手。以下是中美关系众多冲突领域中的几个:

Paul D. Gewirtz

Director - Yale’s Paul Tsai China Center

Potter Stewart Professor of Constitutional Law - Yale Law School

Nonresident Senior Fellow - Brookings Institution

贸易战:当下的“贸易战”对中美都在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已生效的大额关税、承诺即将生效的大额关税、失败的谈判在两个国家都公开被政治化了,所以中美达成协议将会非常困难。

科技竞争:中美科技领域的竞争日益激烈,双方都认为高科技将决定未来世界经济和军事力量的主宰。中方领导人认为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等行为展现了美国沉重打击中国经济的决心。(美方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意味着华为必须获得美国政府允许才能从美国公司购买零部件。)美国政府则有很多人希望中美经济可以脱钩(decouple),从而保护美国的利益,尽管这样做可能会带来根本性影响。

台湾局势:台湾是中美关系50多年来最敏感、军事上最危险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现在再次引人忧虑。美国国防部最近的一份报告把台湾放在了“国家”一栏,背离了“一个中国”原则。另一方面,中国高层官员在谈到“统一”大陆和台湾时,也用了“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这样听起来更强硬的语言。

亚太地区的军事化:中国日益强大的军事力量,以及它对南海各种自然地貌的占领、开垦和军事化让美国加强了巡航以及“航行自由”行动,增加了军事冲突的风险。(中国的这些行为被联合国仲裁庭认定违反国际法。)危机管理程序的削弱让意外和独立事件更容易升级。

意识形态冲突:中美双方公开的意识形态“喊话比赛”更频繁了。美国方面,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Shanahan)最近称中美关系为“地缘政治竞争”,竞争双方“对世界秩序的愿景一个自由,另一个专制”。美国外交部一位高层官员则称中美关系为“文明的冲突”。中国的威权领导人也更直接地批评美国的“霸凌”以及美国民主中的不平等和混乱。此外,中国领导人还加强了中国共产党对国内的政治管控、放缓了自由化经济改革的脚步、更加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最让人不安的是,中国在新疆以“再教育”名义拘留了大量维吾尔人。

签证战:中美都在拒绝对方国家访客的签证,这种做法削弱了中美间“人与人交流”对双边关系起到的的稳定作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阐述了美方拒签的一个理由。他说中国的间谍活动、对美国政治的影响活动都是“全社会”的行为,所以每个访美的中国人都有嫌疑。而中国对外国访客的恐吓也更加频繁。中方出人意料地拘留了几位加拿大旅客,至今仍未释放。

国际制度冲突: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都在挑战过去70年提供世界稳定的国际制度,尽管双方挑战国际制度的方式不同。此外,中美也在不断挑战对方在现有国际制度中所扮演的角色。国际制度正迅速被削弱,且没有任何一方为调整或加强现有制度做出了显著努力。

以上只是一些具体例子。更深层的问题是,中美政府对对方的认识有了根本的转变。美国政府官员现已公开称中国为竞争对手,一个企图削弱美国力量、替代美国在世界领导地位的竞争对手。中国领导人在公开场合的用词比较缓和,但他们也认为,美国(至少在特朗普任内)是中国的敌人,企图削弱中国的力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样的认知已经变成了“自证预言”——两国的行为都反映了他们对对方的认知(即“对方是有敌意的”),而这样的行为又强化了另一国的敌意。

如果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再不缓和,中美双方的基本态度还将变得更糟,世界格局将会发生变化。中国会更靠近俄罗斯,而中俄结盟本身就是不稳定且危险的,尤其是当美国和它盟友的联系在减弱时。其他被牵扯进中美竞争但又不想选边站的国家很可能会面临困境。

中美关系不能再螺旋式下降、越变越糟了。不过中美关系真的能被改善吗?

当然。政策和政府行为都是人实施的。结构性因素影响历史,但决定历史走向的是人类能动性(agency),而非“命运”。不过,掌权者最终会做出恰当还是灾难性的选择,又是另一回事了。尽管中美双方都有很多声音提到系统性因素和历史大趋势,但我们必须意识到,中美关系的未来由中美两国人决定,且“两国”代表的不只是两国领导人或两国政府。中国和美国社会都在激烈讨论中美关系,而中美关系也是不断变化的。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正不断加重的敌意只是政府与政府间的。两国社会各界人士其实对中美关系有更多更复杂、甚至是有建设性的思考。不过这类有建设性的观点虽然在美国有很多且受到社会尊重,但通常都被边缘化了。很遗憾的是,美国媒体也多半只关注最强硬、最高调的声音,常常错误地把它们当作美国社会对中美关系新的共识。

美国国内那些对中美关系更细致、更深入的思考才是美国对中美关系真正的“新共识”。这个“新共识”是,中美关系已经发生转变,美国确实需要比以前做出更强烈的回应来增进自己的利益,但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中国看到了历史的转折点,因为中美之间的力量平衡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国,这个人口14亿的大国,变得更强大了。它威权的政治制度和国家领导的经济制度和美国的非常不同,而且中国使用自己新获取力量的方式也让人担忧。

中国和美国的利益常常不同,所以美国的确需要更频繁、更强有力地作出回应,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和价值观。例如,美国社会和民主、共和两党确实对中国经济政策的态度很一致——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政策并不公平。虽然很多人(包括美国商界)可能不同意特朗普总统的“关税策略”,但几乎所有人(包括美国商界)都认为美国需要对中国极为不公平、不对等的经济政策做出强有力的回应。(虽然美国商界希望政府对中国做出强有力回应、不再一味服从现有政策,但是美国商界的最终目的也只是和中国建立良好的经济关系、开展正当竞争,并非要建立中美间的敌意。)美国社会的另一共识是,随着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强,美国需要找到更新、更好的方式来阻击潜在军事威胁。最后,美国社会还认为美国需要坚定支持民主价值。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美国的敌人。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正在或应该与中国进行“新冷战”。我们不应把中美现在的关系与20世纪下半叶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关系类比。

“冷战”的类比并不恰当。中美经济互相依赖、双方都从中获利,而美国和苏联当时的经济联系并不有那么紧密。中美在各个领域都有大量人与人间的交流,而美苏当时并没有。苏联领导人曾对美国说“我们要埋葬你们”;苏联曾入侵和占领了许多国家。中国可能会是一个厉害的竞争对手,但它并不希望摧毁美国,并不对美国构成生存威胁,并没有入侵其他国家。中国领导人对中国的成就感到骄傲,但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在强势输出他们的制度,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在美苏冷战中,美国的策略是“遏制”(containment),其根本假设就是苏联终将自己垮掉。不过如果美国现在想“遏制”中国,有着14亿人口、正蓬勃发展的中国很难会自己毁掉。

与上述观点同样重要的是,中美急需加强合作,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对两国以及世界构成生存威胁的问题。在气候变化、核扩散、大范围流行病等问题上,如果人类真想做些什么,那么中美必须合作。(特朗普政府拒绝了巴黎气候协议和伊朗核协议,而这两项协议某种意义上都是中美合作的产物。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不认为这些中美合作取得的成就符合美国利益,不认为美方应该管理和中国的差异,以保护现在的合作。)中美将会有很多不同,且会在许多层面展开竞争。不过虽然局势会紧张、竞争会激烈,如果中美想要在关键问题上达成迫切需要的合作,美国必须有效管理中美之间的竞争关系。

美国面临的挑战是它能不能和一个强大的中国和平共处。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必须是美国的国内政策——美国只有解决了自己的经济和政治问题,才能以最佳姿态和中国竞争、继续成为世界的典范、对其他国家提供援助和支持(给其他国家一个接受中国援助之外的选择)。美国还应该和盟友及其他伙伴紧密合作,更好地克制、平衡、引导中国。

不过美国也必须直接和中国解决中国带来的挑战,与中国一起找到双方作为大国能和平共处的方式。什么样共存的条件可以保护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促进对双方都有益的中美合作?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外交挑战就是找到我们和平共处的原则、政策和规则——在经济、安全、国际制度层面都是如此。我们不应该在尝试之前就预判自己会失败。

今天的美国连外交手段都没有尝试。美国没有制定清晰的对华政策,没有和盟友一起制定和实施对华的合作政策,甚至连中美官方的常规外交现在都非常有限。此外,中国外交的边缘政策、含糊其辞、推脱阻碍本来就很难促成坦诚的外交互动,很难让外交互动产生实际价值。现在,可能实现的最佳情况就是让中美政府之外的专家以“二轨对话”的形式尝试展开深入交流。在非政府成员之间。这样的交流可以为日后政府之间的行动打下基础,尽管持久和根本性的政府外交在特朗普执政时不太可能发生。

那么本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总统的会面将会有什么成果呢?考虑到前述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我们不应该对会面抱有太高期望,尤其是在外交人员没有太多准备的情况下。即使是在“贸易战”这方面,由于中美贸易问题在经济和政治上对两国来说都已变得非常复杂,会谈很难带来具体进展。

我们能期待的最佳结果或许就是两位领导人延续他们是“朋友”的形象,为重启饱有诚意的贸易谈判创造更好的环境。如果任何一方在发言时表示他们“打败”了另一方,贸易谈判都不可能成功。如果领导人礼貌地称对方为“朋友”,且赞扬对方是为他的国家尝试争取了“最佳利益”的强大领导人,那两国外交官可能可以重启谈判,并可能会达成一个政治上可以接受、实际上对双方都有益的贸易协定。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一定会发生。的确,特朗普和习近平可能现在都不想和对方达成贸易协定了。即便协定谈成,中美关系也只有一个方面获得了暂时的稳定。任何一项协定的实施都将是困难的,而且必然会带来新的摩擦。更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在其他方面还有许多争议点。

中美两个超级大国并存所带来的挑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也必须找到两国和平共处的方法。

A how-to guide for managing the end of the post-Cold War era. Read all the Order from Chaos content »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