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tsai_ing_wen005
Order from Chaos

两岸关系不是单行道

距离台湾地区候任领导人蔡英文的“5·20”就职典礼还有不到四周时间。政权交接所带来的重大未知是,蔡英文和大陆领导人是否能够找到一条双方都可接受的道路,维持两岸关系现有的水平和氛围。一方面,蔡英文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另一方面,大陆领导人不断呼吁蔡英文,应当提供体现其善意的可靠保证。如果这一分歧在“5·20”后难以弥合,两岸关系就有可能恶化,问题只是会恶化到何种程度了。

“你是或者你可曾……”

争论的焦点在于,蔡英文是否同意大陆看重的两项原则,是否会像北京公开要求的那样,坚定明确地支持这两项原则。蔡英文再三表示,她的两岸政策就是“维持现状”。然而,北京并不会轻易买账。

第一项原则是“九二共识”,即大陆和台湾之间就“一个中国”达成的共识。第二项原则是大陆所指的“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即“两岸同属一中”。截至目前,虽然蔡英文愿意正面暗示这两项原则,但她却从未明确接受过它们。

蔡英文的模棱两可或许在于,大陆的要求对她来说是一粒“毒药”。她是民进党的党主席,而25年前民进党曾明确提出建立“台湾共和国”的目标,也就是事实上的“台独”。虽然这一目标至今仍是民进党的纲领,但是岛内目前只有微弱多数认同这一目标。并且,台湾面临着许多其他紧迫的问题。蔡英文应当给公众这样一种印象,她的首要任务就是解决这些燃眉之急。

但是,如果蔡英文接受了大陆所说的稳定两岸关系的先决条件,她就会疏远民进党党内的忠实信徒。(有些人也许会说:“当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但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北京想要蔡英文的明确声明,因为它需要确保蔡英文及民进党不会寻求“台湾独立”。但事实上,摆在蔡英文面前的是在其政策目标和维持其忠实的政治基础间的强制选择。这其中存在一个明显的不对称,即:北京公开要蔡让步,而蔡却未公开要北京让步。

在明确和模糊之间

北京的坚持有一些讽刺意味,因为“九二共识”本来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虽然大陆和台湾大体同意“一个中国”的原则,但是它们对“一个中国”却有着不同的诠释。马英九在2008年上台时虽然公开接受了“九二共识”,但是他常常声明,他理解的“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既然北京认为“中华民国”在1949年起已不复存在,所以它允许马英九模糊了事。与此类似,虽然两岸双方都意欲维持“现状”,但是它们对“现状”的定义则互不相同。

北京现在公开要求蔡英文做出高度明确的表述。出于政治和事实上的原因,蔡英文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容纳了“九二共识”及其核心意涵,但是她对于还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其两岸政策的立场而感到局促。

两岸双方能在明确和模糊之间找到互相可接受的空间吗?如果以北京强硬坚持的态度来看,大概不会。大陆领导人或许了解,蔡英文无意为了两岸关系而疏远其政治基础,所以,他们的策略就是把门槛设置得极高,到了她不可能接受的地步。北京没有理由让蔡英文和民进党的日子好过——它希望蔡英文和民进党的权力流失愈快愈好。

如果在下个月蔡英文就职演讲后,两岸的僵局仍然持续,那么,大陆政府可能因其不遵守要求而制裁台湾当局。比如可能叫停在经济和其它领域的官方交流,减少赴台大陆游客和学生的数量,设法挤压台湾的国际空间,使台湾现有的“邦交国”导向大陆,等等。

如何建立信任

作者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两岸双方正在幕后进行对话。如果确实如此的话,其内容也许更为务实,氛围或许更加温和。同其他大陆官员的公开表述相比,与台湾方面正进行对话的大陆官员或许已经准备好容忍蔡英文更大的模糊空间。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场对话,它也不太可能成功。就算大陆和台湾达成“5·20”后的谅解,它也不能够保证双方的相互调适得以维继。两岸双方正处于建立信任的起点,而非终点。截至目前,北京对于蔡英文的意图有着深深的不信任感,它要求蔡英文所做的事先声明是两岸僵局的根源。

两岸双方可以经由以下两种模式消除不信任感。一是,北京要求蔡英文明确遵守其所坚持的原则,因为对两岸关系而言,这是“维持现状”的基本要件。这一模式是单向互动,即大陆提出要求,期望蔡英文做出调适,对促进合作互动而言,这不算是一个好模式。二是双方的互惠模式,即逐步建立信任和信心,通过言行表达善意。虽然渐进主义不能保证长期的和谐,但是它却极有可能取得成功。

A how-to guide for managing the end of the post-Cold War era. Read all the Order from Chaos content »

Get daily updates from Brook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