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and The Washington Post

债务忧患之下我们目前如何?

4号指数:过去五个季度

2008 至 2009 年间的信用紧缩最坏时刻业已过去,美国的经济活动从去年夏天起开始持续改善。但是,最近希腊的财政问题却引发了人们对全球信贷市场的严重忧虑。金融危机带来的最大教训是,信贷市场崩溃可能对更大范围的经济造成破换。在第四版“我们目前如何”指数中,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团队审视了过去五个季度的情况,确定了美国信贷市场的状态,衡量了长期财政失衡可能造成的负担。

美国家庭和企业的信贷可供量分配不均,反映出了整体经济状况。许多经营良好的大型公司都可以通过公司债券市场获得便宜的资金,同样,满足一定标准的家庭也可以获得低息抵押贷款。但是,许多高风险的购房者已经不能再得到便宜的抵押贷款了,小公司也仍然在为获得信贷而苦苦挣扎。

对大萧条做出的政策响应虽然降低了信贷市场的部分风险,但却带来了新问题。为了减缓市场商品服务需求的下跌,大幅度增长的政府借款部分弥补了家庭财富、收入和信用的损失。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上升到国内生产总值的 53%,预计到 2020 年会达到 67%。此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 2007 年年底的 9000 亿美元上升至 2.4 万亿美元,导致部分分析师开始担心通胀压力。

对外债拖欠的忧虑日益增强,为全球经济增长造成了障碍。希腊几近违约的情况使其国债成本急剧上升,并让人担忧这一情况将蔓延到欧元区其它国家,比如葡萄牙,或者至少要蔓延到西班牙。

令人欣慰的是,希腊的财政情况与美国的财政情况全然不同。希腊的债务占 GDP 份额更高,赤字更大,而且缺乏竞争力,其中部分是由于劳动力成本较高所致。希腊也使用欧元,因此不能通过调整汇率来弥补竞争力问题。希腊政府采取了艰难的财政紧缩计划,但就算能够获得外国实际援助,并且世界经济按照理想变得更强势,这项计划也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显出成效。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美国的竞争力仍然相对较高。虽然美国的债务占 GDP 的比率一直在增加,但仍然比希腊(截止去年为 86%)的水平低得多。美元的需求量高企,更有可能的,是其它国家对国债的忧虑提高了对美国国库券的需求,因此使我们的借贷成本保持在低水平。

即使针对希腊情况采取的大量政策响应在逐渐稳定的全球金融市场中取得成功,美国公共负债情况的不断加剧仍会带来长期影响。最基本的忧虑是这将最终导致利率更高,放缓资本形成,降低生产率,并最终造成经济财富减少。但是,过去两年的经济危机还给了我们更多教训。首先,政府必须做好准备,在私人商品服务需求走弱时介入,但是大量的长期债务将限制美国政府的能力,美国政府难以在经济危机中有所需要时进行响应。第二,在相互紧密联系的全球经济中,市场可能对高杠杆交易机构发出突然的惩罚性响应。2008 年的金融市场就经历了投资者信心的突然丧失,导致此类金融机构破产(还记得雷曼兄弟的案例吗?)

美国政府为仍在复苏中的国内经济提供了——并且应继续提供——重要的短期支持。但是,如果要降低未来发生金融危机的几率,我们就亟需显示出对长期财政力量的坚定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