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金斯学会

警钟在北京敲响

中国人口状况的变化将会对其经济增长、社会稳定以及政治统治带来挑战,并将为今后十年的经济增长与社会治理模式设定新的任务。

2011 年 4 月 28 日,中国国务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其于 2010 年 11 月进行的最新一次人口普查的第一轮数据,揭示了不少非常重要的现实,其中一些很出人意料。

几组最为重要的数据证实 了中国的人口增长率已确实放缓并将会长期持续走低。在 2000 至 2010 年间,中国人口的年均增长率为 0.57% ,其水平仅相当于上一个十年的 1/2 或中国刚开始控制人口增长的 1970 年代初的 1/5 。

新的篇章

三十年前,也即 1980 年,中国颁布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激进的一项控制生育的政策,规定每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小孩。三十年过去了,这项政策的成效已超出了预想。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一对夫妇在其一生中期望生育子女的数量)已位于世界最低之列,其总和生育率仅为 1.4 ,低于发达国家平均 1.7 的水平。尽管中国的人均收入仅相当于发达国家的 1/5 或 1/6 ,但其生育率已远低于美国、英国和法国(它们都在 2.0 左右),且与意大利、德国、日本、俄罗斯和西班牙持平。

在生育率下降的同时,中国的人口持续在全国范围内流动。基于将流动人口定义为“离开户口所在地 6 个月及以上的人群”(不包括那些不在户口所在地区但仍在同一城市的人群),此次普查结果显示中国的流动人口有 2.21 亿。自 2000 年以来,流动人口的规模已激增 83% ,而同一时段内总人口的增长只有不到 6% 。这批以史无前例的规模流动的人口已成为了中国近年来经济腾飞的巨大推动力。

经济增长和人口流动还一起促使中国达到了另一个历史里程碑。普查数据表明现已有 49.68% 的中国人口为城镇人口,也即一半的中国人口在城镇。因此, 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是中国历史上城市化速度最快的十年。在这十年内,中国的城镇人口增加了 2 亿多,增幅达 13.45% ,乃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

 


治理一个高度流动的社会


一个颇令人吃惊的结果是,中国的人口流动及迁移造成了一种“中空”的现象。像重庆、四川、贵州、湖北、安徽和甘肃这样的省市,人口流失非常严重,然而位于珠江三角洲的广东和位于长江三角洲的浙江则分别经历了 21% 和 16% 的涨幅。大概会令中国的某些政策制定者失望的是,西部大开发战略并未在过去十年中帮助贫困的省市留住劳动力,反而是那些最大城市的人口增长最为迅速:天津增长了 29.3% ,上海增长了 38% 。而北京,尽管政府试图采取严厉措施来控制人口增长,还是有 42% 的增幅, 为全国之最 。只要明白人口都会自动向拥有最多资源和机会的地方聚集的道理,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北京的人口增长会如此之快了。

快速流动并城市化这个新的人口特征正好折射出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内经历了影响深远的经济和社会转型,也给中国政府带来了新的挑战。基于当前的流动人口已占到总数的 1/6 ,且人口之间的联系更多的是依靠互联网而非居住地,政府对人口的管制正变得越来越困难。与此同时,建立一个全国性社会保障体系的需求已日益紧迫且显而易见。对于中国来说,建立并改善全国性的、无任何群体歧视性且可跨地区转移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障体系已迫在眉睫。

远快于之前所认为的人口老龄化进程也会对经济、社会及政治产生重要影响。持续的低生育率再加上加速的老龄化进程 – 在一个虽然经济总量增长迅速但人均水平依然相当低下的国度 – 不仅会对劳动力供给构成压力,还会对政府及家庭供养快速增长的老龄人口的能力提出挑战。目前超过 40% 的中国中年夫妇都只有一个子女,到 2030 年,劳动人口和退休人口( 60 岁及以上)的比例将从 2000 年的 6:1 降到 2:1 。政府在兑现其对人口由于老化而应享受的权利和服务的承诺方面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即在增加受惠人福利的同时降低纳税人应享有的权利,同时也会是对其满足人民广泛预期的能力的考验。


给北京的政策制定者敲响警钟

然而,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却长期采取“鸵鸟政策”。近十年来,相关学者不停呼吁废除早已不合时宜的计划生育政策,因其不但给家庭也给政府带来了巨大成本,且在近二十年来生育率持续低于更替水平(每个女性生 2.1 个小孩)的状况下,继续坚持这项政策只会有害无益。

学者和公众也一直在要求政府加速取消户籍制度以及重整支离破碎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体系,两者都与流动性很强且迅速城市化的人口状况日益相悖。然而这些声音只引致了注意而非行动,甚至有时会遭到审查和打压。很有可能最高领导层从其下属机关那里得到的都是错误百出且相当具有误导性的信息,例如认为人口状况而非经济表现是引发失业的源头等等。但是反应缓慢已使中国浪费了太多宝贵的时间。

北京的领导人想必在上周的普查数据公布之前已对结果有所了解进而有所准 备 。他们大概对相较于十年前有所上升的性别比 – 当前的男女比例为 118:100 – 感到失望。但他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可采取有效措施来应对日益到来的老龄化社会的时日已不多。就在普查数据公布的前两天,中央政治局委员在中南海集体上了一堂“人口课”,这绝非巧合。在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晚上,胡锦涛主席在全国性的电视节目上要求继续稳定低生育率,但同时并未对改进计划生育政策提出明确建议。而在中国的邻国俄罗斯,其总理普金不久前刚宣布了一项耗值 530 亿美元的计划,旨在 2015 年前提高该国生育率。与其相比,中国的这一举措显得过于保守。中国应吸取俄罗斯在此方面的经验教训,该国一直以来旨在提高生育率的努力都收效甚微。

通常来说,人口普查的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新闻价值,其结果也基本都在意料之中。然而,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国最近一次的普查结果却恰恰相反。近 1000 万人口普查员工作的成果已给中国的领导人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