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贝德

中美之间不存在“安全困境”

【财新网】(记者 沈乎)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特别顾问贝德(Jeffrey Bader)5月14日在上海表示,他不认为中美之间存在“安全困境”。如果中美掉入这个陷阱或困境,将是很不幸的。

贝德在“鲍大可–奥克森伯格中美关系讲座”前的吹风会上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中美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过去40年历史中惟一可以被视为潜在安全问题的事项就是台湾,但目前北京和台北将台湾问题处置得非常好,台湾海峡的紧张关系显著下降。很多人写文章揣测中美之间的对抗关系,如崛起的中国对美国的意义,中国是否觊觎成为第一名,美国是否因为中国成为第一或觊觎第一而心怀怨恨。

“第一名如何,谁是第一名,这些文章更多地出现在体育版上,而不是头版。”贝德风趣地说。“亚太地区非常大,足以容下我们两国,容下我们所有的国家。”

“有人说,下一个重要的博弈就是中美矛盾,我没有看到中美之间,像上世纪美苏一样展开全球对抗。我担忧双方都有些人认为这是个争夺第一名的零和博弈。我认为那是个非常不幸的隐喻,这么想对双方来说都是危险的,我没有看到支持这种思维占据主导的那种利益冲突。”他说。

贝德曾任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首位主任,并于2009年1月至2011年4月期间出任奥巴马政府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在奥巴马首届任期内,他是亚洲事务的重要幕僚。他现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

奥巴马首轮任期之初,曾推出被外界称为“再平衡”的战略,提升了亚洲事务在美国外交战略中的比重。此后,中美在亚洲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变化。

“(再平衡)的目标不是针对中国,而是整个亚洲。全球来看,亚太是个经济增长很快的地区,是个充满活力的地区。全球影响力正从其它地区转向亚太地区。”

“美国任何明智的亚洲政策都具有两个元素,其中之一就是和中国保持建设性和积极的核心关系,另一个是和美国的传统盟国及伙伴保持良好关系。这两者缺一都是不明智的。奥巴马执政的前四年中,花了很多时间在东南亚地区修复与建立关系,看上去好像我们排除了中国做了这件事,但这并非初衷。”贝德说。“我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届任期内,总统将与国务卿克里一起高度关注中国,会有说服力地证明,美国政策不是针对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