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 Times

全球经济正在复苏

编者按:本评论以《全球经济复苏追踪指标》(Tracking Indexes for the Global Economic Recovery) (TIGER) 交互式路线图的研究和分析为基础,详见《金融时报》网站

查看布鲁金斯版本的交互式路线图 »

虽然存在陷入绝境的种种先兆,世界经济仍在悄悄自愈。

这并不是说复苏已经牢牢确立,也不是说风险所剩无几,但是,虽然 2010 年也有一些艰难时期,可需要记住的是,现在的经济境况看起来已经远胜去年。

为什么我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要准确了解世界经济的现状,我们需要查看大量的经济数据。我们从 G20 经济体收集了三类指标的数据:GDP记录的实际经济活动、工业生产、就业、进出口;全国股票市场指数、股市资本额、新兴市场与美国债券相关的债券利差等金融指标;以及企业和消费者信心指数。

通过利用统计技术合并来自这些变量的信息,我们把握了个体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脉搏。这就是“布鲁金斯学会—《金融时报》全球经济指数”的来源,我们将之命名为TIGER—全球经济复苏追踪指标

综合指数揭示了五大重要主题。首先,全球经济在 2009 年年中出现好转,之后持续走强。在 2008 年跌入负值之后,许多指标的增长率都出现了强势反弹。

当然,这些高增长率建立在较低基础之上,在这些指标的水平回到危机前的水平之前,还有很大空间有待弥补。例如,许多 G20 经济体的工业生产增长率都超过了危机之前的增长率,但是由于增长率在2008年急剧下降,工业生产水平仍未达到危机前的水平。尽管如此,复苏动力仍然明显增强。

其次,复苏过程较为坎坷。工业生产和贸易量的增长率强势恢复,但 GDP 和就业率的复苏却顶多只能称之为温和。就业增长常常是商业周期的滞后指标,而在 2010 年年初之前,发达经济体的就业增长非常微弱,现在才呈现出一些复苏迹象。所以,复苏非常缓慢,要扩大范围还尚需时日。

第三,世界金融市场的表现超过了主要的宏观变量。但在过去两个月间,由于欧洲问题的影响,金融市场有所下滑。这可能预示着金融市场还将经历更长的艰难时期,或者只是由于前段时间无端乐观的暂时阻扰。但无论如何,这都不利于复苏。另一方面,较为温和的金融市场表现从长期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第四,信心方面收复了危机最严重时期的部分失地。在先进市场和新兴市场,企业信心一直都在上升,但发达经济体中的消费者信心却被近几个月的低迷所阻。复苏的企业信心是一个积极信号,因为这可以促进投资。但是,如果消费者信心不足和极低的就业增长导致私人消费市场增长疲软,就可能会抑制复苏。

最后,相比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较晚感受到全球危机的影响,而且复苏也更为迅速。在主要的新兴市场中,中国和印度的复苏尤为强劲。

2010 年至今,发达经济体始终被一些问题所困扰,但新兴市场却一直在朝着强劲表现迅速前进。也许从长期结构来看,它们正在脱离对发达经济体的依赖。但是仅凭新兴市场并不能拉动全球经济。如果发达经济体的表现持续疲软,那么我们离全球经济持久复苏就还有漫长艰难的路要走。

当然,我们还没有彻底走出迷雾,还会有各种风险阻碍复苏。虽然很容易描绘出可怕前景,但我们仍然应该认识到,相对于前一年世界经济的绝境,现在已经出现了大量积极消息。现在还不到开香槟的时候,但至少不用再喝烈酒来自我麻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