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过往活动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与金融政策:研究与辩论

摘要

中国当前宏观经济面对的挑战是什么?是价格还是制度?我们对四个宏观存在什么样的误解?清华布鲁金斯主任肖耿教授将通过对汇率、顺差、竞争力、以及资产泡沫等来分析中央银行的困境、中国投资结构与机制的优劣之处以及有关当局要怎样提高剩余资本与劳动力的使用率问题。同时,提出解决中国宏观经济目前的困境的对策、以及中国金融所需要的改革。

一、对当前四个宏观经济问题的理解
肖耿教授认为,人民币升值、贸易顺差、生产竞争力、资产泡沫是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1. 人民币升值主要与价格水平相关
肖耿教授指出,汇率实质上是反应一个国家相对于另一个国家的价格水平。在看一个国家的价格水平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汇率能够将中国的物价和美国相比较。从这个角度来讲,人民币升值和贬值实际上最主要的是中国的价格水平相对于美国或其它国家的价格水平的调整。对于美国人来说,中国的通货膨胀或是人民币的升值都会使美国在中国的购买力减低,所以关于升贬值,应该和整个中国的价格水平相对于美国的价格水平这个层次上面来讨论。目前,整个中国的消费水平相对于美国,确实是很低的,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价格水平应该要提高。而这个提高的速度,是由中国的生产力水平的增长来决定的。并非一味的在国际压力之下调升人民币的币值。
2. 经常项的剩余代表中国资本的出口
经常项的剩余就是出口超过进口。尽管人均资本存量极其低,中国实质上却保持着资本过剩,并将过剩资本出口到人均资本非常富裕的美国,为其过度消费融资。对于一个有丰富的剩余劳动力的国家,中国显然是需要资本来为其剩余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为什么不用自己过剩的资本来雇佣自己过剩的劳动力呢?答案很简单,但却往往被忽视。中国将剩余劳动力与剩余资本有效率地结合使用来创造增加值的制度阻力太大,也就是剩余劳动力和剩余资本之间的交易成本很高。更确切地说,阻挠资源更有效配置的根源在于资本市场及其它生产要素市场效率不高,比如存在高度扭曲的价格,包括负的实质利率及能源和原材料的价格管制。因此经常项的剩余,其实是代表中国没有竞争力,特别是金融行业中没有竞争力,没有办法通过金融把剩余劳动力和剩余资本结合起来。 

显示活动记录全文 »

与会人员


活动日程

详情

2008年5月29日

7:00 PM - 9:00 PM EDT

清华大学 中国北京

Map

了解更多信息

Brookings Office of Communications

86-10-6279 7363